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网络主权与网络战争

【竞超】老大哥在看着你:美法官要求微软向政府提交海外存储的用户信息

北京时间81日早间消息,美国一名法官周四(731日)判决称,微软必须将保存在爱尔兰数据中心的客户电子邮件和其他帐户信息提交给美国政府。这一判决引起了隐私保护组织和主要科技公司的关注。

这是美国公司试图避免美国搜查令覆盖美国国外数据的第一起诉讼,双方围绕该行政命令展开的争论观点十分鲜明。美国政府方面主张这是一个政府能否掌握数据的问题,他们将行政命令中提及的用户电子邮件记录视为“商业记录”,而根据1986年电子通讯法规,微软有义务将其存储的数据在必要时提交给政府,不管存储地在何处——今年4月联邦法院的裁定有力地支持了这一主张。而对微软公司来讲,这些用户电子邮件记录当然属于用户隐私信息,因此适用美国宪法第四修正案之规定,若美国政府执意要求微软提供相关信息则必须得到授权;更重要的是,微软公司认为美国政府行政命令适用于储存在海外服务器的用户电子邮件记录这一行为本身存在管辖权异议,该“海外搜查令”不能在国外执行——对此,包括苹果、AT&T、思科等在内的多家公司向法院提交了简要陈述,表示支持微软公司的立场。尽管当前的判决结果不利于微软方面,该公司已经发表声明称将上诉,坚决抵制美政府的“海外搜查令”。

在斯诺登事件后,美国政府是否有权要求服务商提供存储于海外服务器的客户信息,成为高度敏感的话题。事实上,美国国家安全部门的权力触手早已伸向了各大服务商存储的用户信息。在斯诺登事件曝光之前,苹果等几家服务商就曾以有偿的形式向美国政府提供用户信息,今年3月黑客组织“叙利亚电子军”曾披露微软灰色营收文件,其中便包括了微软向FBI提供用户资料的收入,每次发票的金额高达数十万美元。有过之而无不及,美国国安部门还试图通过“棱镜”监视项目绕过服务商,在其不知情或默许的情况下“偷盗”用户信息。近日,又有美国多家媒体披露,取“棱镜”而代之以“肌肉发达”项目,美国国安局依照法院命令开始向服务商“要”数据,实与“明抢”无异。在国家安全的名义之下,美国政府行使的权力已经远远超越于我们所熟知的以国境线为边界的主权权力概念,也正是通过行政命令要求服务商提供储存在海外的用户信息这类行动,美国宣示了自己的网络主权以及自己作为网络世界霸主的地位。然而,在这场移动互联网时代美国政府和服务商的博弈之中,究竟是代表“原子世界”的作为网络规制者的国家政府,还是代表“比特世界”的作为网络运行者的服务商更胜一筹,仍是一个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由保护个人信息安全引出的移动互联时代国家政府与互联网巨头之间关系问题已经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问题,立法者以传统物理世界秩序想象网络空间秩序,试图用原子式的立法回应比特式的问题,但效果往往不尽如人意。切实保护个人信息绝不是单凭某个或某几个隐私保护组织和主要科技公司抗议和抵制,而更关乎网络主权和国家治理。当下,我国正积极立法规制运营商、物联对用户信息的披露行为,努力保护个人信息,维护网络信息安全。值得注意的是,立法者在规制互联网信息安全时既应考虑到如云计算、远程信息处理、虚拟货币等客体,更应转变现有的思维方式,将传统的国家主权与新兴的网络主权综合考虑,积极参与确立网络主权-法权秩序的国际合作,既警惕美国这种以国内行政之名行国际规制之实的行为,也要防范服务商滥用存储用户信息现象的出现。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