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危机中的欧洲

如果教皇失去欧洲

天主教会曾经是近代社会急剧变迁中的保守堡垒,但今非昔比。

 7月26日,法国一座天主教堂发生人质劫持事件,年逾80岁的神父惨遭割喉杀害,“伊斯兰国”(IS) 宣称对此次事件负责。这在法国进一步引发了对涌入欧洲的穆斯林难民的恐惧。然而,次日,天主教皇方济各前往波兰出席世界青年日活动,一方面对宗教暴力表示痛心,另一方面,鼓励人们敞开心胸接纳外来难民。

波兰教徒欢迎这位教皇的热情,远逊于对出身于波兰的教皇保罗二世的热情。波兰教会和教徒与新教皇的分歧主要在两点上:第一,波兰教会十分富裕,但方济各要求各国天主教会保持谦卑和贫困,这是断人财路;第二,教皇要求天主教徒欢迎来自中东和非洲的难民。早在2015年9月初,教皇就发表演讲,希望欧洲的每个教区,每个宗教团体,每个修道院,每个庇护所都接纳一户叙利亚难民。教皇以身作则,3月24日走访意大利的难民收容中心,为11名寻求庇护的年轻难民和1名工作人员洗脚;在4月16日,又从希腊莱斯沃斯岛带12名叙利亚难民回梵蒂冈,这些难民都是穆斯林。

波兰法律与公正党执政的现政府是在2015年10月份议会大选之后上台的,在反对移民问题上,远比公民纲领党执政的前政府更为强硬。2015年9月22日欧盟内政部长会议在布鲁塞尔表决在欧盟内部分摊12万难民的方案时,公民纲领党执政的波兰前政府投了赞成票。根据这个方案,波兰接收难民的人数从最初的2659人增加到11946人。波兰时任总理科帕奇表态称,波兰可以接收更多难民,但欧盟应确保不能演变成为失控的移民潮、不能让欧盟国家边境失控、加强难民身份审查防止危及接收国安全。

不过,随着2015年10月波兰议会大选中法律与公正党的胜出,出身于相对亲欧的公民纲领党的科帕奇总理在9月份的表态,很快被疑欧的法律与公正党新内阁颠覆。该党主席雅罗斯瓦夫•卡钦斯基(Jaroslaw Kaczynski)过去曾公开表态,称穆斯林移民威胁波兰的天主教生活方式。11月14日,在巴黎恐袭案发生之后,波兰宣布停止实施欧盟推进的难民分配计划。次日,波兰新任外交部长维托尔德·瓦什奇科夫斯基发表讲话,称要避免出现欧洲派军队去叙利亚,而成千上万叙利亚人在柏林大道或其他欧洲城市里喝着咖啡的情况的出现,欧盟可以将涌向欧洲的叙利亚难民训练成部队,然后回到叙利亚“解放”他们的国家。

波兰新政府的一系列内政举措,导致了波兰与欧盟关系的进一步恶化。新政府推动的新媒体法规定由政府任命媒体高管,推动的宪法改革将波兰宪法法院的有效表决方式从简单多数提高到三分之二多数。欧盟认为这些改革违反了欧洲的基础价值观。在此背景之下,波兰新政府的表态日益强硬。 2016年4月,波兰欧盟事务部部长康拉德•希曼斯基(Konrad Szymanski)表示波兰拒绝按照之前的承诺接收7000名难民,并称他相信整个欧盟的难民重新分配计划已经“死亡”。2016年5月上旬,法律与公正党的党主席卡钦斯基表态反对欧盟近日推出的“成员国每拒绝一名难民需缴纳25万欧元罚款”这一规定。

从波兰政府的这些表现来看,我们不难想象其对新教皇的疑虑态度。波兰执政党要捍卫天主教生活方式,而天主教世界的最高领袖却要求教徒向穆斯林移民敞开心胸,这让那些保守主义的教徒进退两难。照办吧,又担心引进难民的社会后果无法控制;要公开批评教皇吧,有违教会的基本法。最后大部分人只好闷声不响,表示保留意见。

一个政党内部有路线斗争,天主教会内部也是如此。前任教皇本笃十六世是一个保守派,批判“解放神学”是打着神学旗号的政治学说,反对用避孕药和避孕套,拒绝任命女性为神父,禁止离婚后再婚的天主教徒参加圣餐仪式,禁止新教徒参加天主教徒的圣餐仪式。2006年9月12日,教皇发表演讲时引用15世纪拜占庭帝国皇帝曼努埃尔二世的说法,称伊斯兰教先知穆罕默德的部份教导是“邪恶与不人道”的,他下令以利剑传播教义,带来邪恶,在伊斯兰世界引起了轩然大波。

现任教皇方济各则和本笃十六世相反,在经济和文化政策上都持左派立场。方济各当选教皇之后多次发表演讲称,资本主义经济是劫掠穷人的经济,其本质无异于“谋杀”,并呼吁对全球金融体系进行改革。方济各在美国国会发表演讲时,将美国天主教工人运动家Dorothy Day与林肯相提并论——这位天主教徒推崇卡斯特罗的革命战友格瓦拉。教皇数度和古巴领袖卡斯特罗兄弟谈笑风生,并谴责美国对古巴的封锁政策。因此,一些评论者认为方济各从本质上是个披着天主教外衣的马克思主义者。 

在道德与文化上,方济各是历任教皇中最同情同性恋者的一位。2013年7月29日,他发表演说称,同性恋者不应该因为性倾向而受到歧视和排斥,必须在社会中获平等对待。但对于“同性性行为有罪”的教义,方济各尚不敢作出突破。他还建议重新思考女性在教堂中的角色,即女性是否能担任牧师的问题,而这正是本笃十六世绝对反对的。教皇也调整了本笃十六世对于避孕的态度,在2016年2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在受寨卡病毒影响的国家内,人们应当接受避孕药,以防止新生儿感染该病毒。 

综合考虑经济和道德两个方面,我们可以说,方济各放在欧洲,算得上一个典型的左翼政治家,只不过由于教义的约束,他无法走得像欧洲文化左派那样远。和乌尔班二世、英诺森三世等倡导“十字军东征”,持剑征服“异教徒”的中世纪教皇相比,方济各的宽容与温和,可谓无以复加。

不过,这种宽容和温和,对于欧洲到底意味着什么,现在还不好说。最大的问题是,当你宽容的对象是不宽容的,并利用你的宽容扩展自身的势力,你的宽容究竟意味着什么?教皇的宽容与爱,是否能够感化潜伏在欧洲各地的那些恐怖主义者?是否能保持欧洲白人的生育文化,保持一定的人口出生率,实现世代更替?是否能保持天主教在欧洲人口中的影响力和活力? 

不过,我们可以放心的是,天主教是个普世宗教。它在欧洲发展壮大,其未来却未必需要在欧洲。全世界天主教徒12亿,欧洲所占比例四分之一都不到,世界上天主教徒最多的国家其实并不在欧洲,而是像巴西、墨西哥和菲律宾这样的拉美和亚洲国家。美国——一个传统上的新教国家,由于拉丁人口的大量涌入,已经成为第四大天主教国家。在天主教的起源地,天主教信仰却已在持续衰落之中,信徒在人口中的比例持续下降,许多教堂因为缺乏信徒而被出售,改建为餐馆、会所甚至清真寺。

从上面的图表来看,即便天主教徒占人口比例在欧洲与拉丁都有所下降,但在北美、亚洲、撒哈拉以南非洲都有非常显著的增长。即便欧洲变成欧罗巴斯坦,方济各也可以在其他的大陆上找到自己的布道之地。我们也可以期待一个黄皮肤的菲律宾人或者黑皮肤的刚果人成为未来的教皇,或者亚非拉的某个城市取代梵蒂冈成为天主教的中心。

对于属世的文明史来说,这意味着地动山摇式的剧变,但对于一个普世的救赎宗教来说,这只是意味着教会的工作方式发生了细微的变化,无损于上帝的荣光。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