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危机中的欧洲

黄禹洲 | 难民危机:默克尔女士,我们真能搞得定吗?

 

 

尽管只有一半的“狂风”侦查机能够正常起飞,德国联邦议会还是顺利批准了派出超过1000名士兵打击“IS”的军事计划。对于近期支持率不断下降的德国总理默克尔来说,此举不仅彰显了德国对法国的支持,更被看作是走出当前执政危机的机会。当然,正像外界指出的那样,此次行动是“一项危险的使命”,担负了相当大的政治和军事风险,行动如果出现重大纰漏,反默克尔的各方势力肯定会借机大做文章。巴黎恐袭发生之后,原本还只是脑洞大开的“难民伪装成恐怖分子混入欧洲”一夜间就突然变成了现实,默克尔的口头禅“我们搞得定!”(wir schaffen das!)被打上了一个大大的问号。

 

恐怕默克尔首先得搞定的就是自己的执政联盟了。就是否设置难民数目上限问题,巴伐利亚州州长、执政联盟成员基督教社会联盟主席泽霍费尔就严厉批评默克尔的难民政策,甚至以向宪法法院起诉为威胁,要求默克尔取消其“难民友好”政策。如果说泽霍费尔只是执政联盟的“友军”,那么默克尔的内政部长、基民盟的“本党同志”德迈齐埃的一系列言论,则更暴露出了政府内部四分五裂的状况。此前,德迈齐埃公开宣布德国政府准备恢复《都柏林协议》,按照该协议抵达德国的难民将会被送回到最初抵达的欧盟国家。但是就在德迈齐埃宣布这项决定一天之后,总理府却表示“并不知道、也未参与”恢复《都柏林协议》的决定。一时间德国舆论大哗,基民盟的执政伙伴社民党主席加布里尔讽刺基民盟是“左手不知道右手在干什么”。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德迈齐埃在接受德意志广播(Dradio)采访时,又宣称德国将只给予难民辅助性保护(Subsidiärer Schutz,即不能得到基本难民权利或日内瓦难民地位公约认可,但却仍然可以被允许留在德国),并且不能申请家庭团聚(Familiennachzug)——德迈齐埃的表态其实就是等于说,这些叙利亚人不是“难民”,而是“非法移民”。



 

这里就涉及到德国政府对难民资格认定的几个区分。首先,德国联邦基本法第16条规定了“避难权”,但是联邦基本法只是模糊地规定了“受到政治迫害的人有权利申请避难”,具体的适用需要考察《移民法》的限制。《移民法》规定,凡是通过“安全第三国”来到德国的人都不再有权申请避难,而德国的九个邻国按照法律都是“安全第三国”,这些“安全第三国”作为“难民缓冲区”使得德国在本次难民潮之前基本与难民绝缘。但是现在的问题是,因为匈牙利等国未履行欧盟规定,让众多难民在没有登记的情况下直接过境进入德国,德国也就失去了缓冲区,按照法律这些“难民”都应该被遣返回“安全第三国”。其次,根据德国111日生效的新《移民法》,巴尔干地区的阿尔巴尼亚、科索沃和黑山被列入“安全来源国”,这些地区的庇护申请将肯定被拒,而且也会加快对他们的遣返速度。最后,这里也牵扯到《日内瓦难民公约》对难民的定义,即《公约》定义的难民是“政治难民”,而不包括战争难民、经济难民,是否将战争难民视为是《公约》保护的对象也是人权活动分子和右翼争论的焦点。

 

基民盟内部觊觎总理大位的各方势力也已蠢蠢欲动,作为媒体最为属意的人选、财政部长朔依布勒已经与默克尔唱起了对台戏,公开喊出“真是够了”,并且形容难民潮是“一场雪崩”,说出了许多德国人想说而不敢说的真话。值得注意的还有党内另一位女强人、取代德迈齐埃当上第一位女国防部长的冯德莱恩。冯德莱恩政治风格向来我行我素,通过时不时与默克尔针锋相对她也为自己赢得了不少人气,尽管之前爆出了论文抄袭丑闻,但是如果在军事行动中表现不错,相信也会有不少人劝进这位七个孩子的母亲。吊诡的是,内院起火的默克尔却得到了自己的左翼反对党的支持,包括绿党在内的左翼向来热衷政治正确,标榜“欢迎难民”的普世人权立场,他们大赞默克尔顶住了自己执政联盟的压力,捍卫了“开放民主制”的价值。



 

而默克尔的欧盟盟友们似乎也不是那么好搞定。自难民危机爆发以来,默克尔一直强调难民危机的解决需要整个欧盟团结起来共同应对,但是欧盟各成员国似乎并不那么买账,保守的匈牙利总理欧尔班称难民问题纯粹是德国问题,因为难民们“只想去德国”。默克尔要求欧盟各成员国公平分配难民名额,但是该方案却迟迟未有进展,巴黎恐袭发生后,波兰新政府甚至表示拒绝接受欧盟的难民分配方案。面对相互扯皮的欧洲盟友,忧愁的默克尔又把目光投向了接纳了250万难民的土耳其,承诺给土耳其“更多的钱+放宽签证”,有求于人的欧盟诸国本来已经尽量降低了批评埃尔多安的调门,结果不曾想到他击落俄罗斯战机,背后捅了普京一刀,在本已一团乱麻的叙利亚局势上实实在在火上浇油了一把。

 

当然,最难搞定的还是巴黎恐袭之后的欧洲安全局势了。就外界关于政府内部是否已经产生内部分裂的质疑,默克尔1113日现身德国电视二台的另一档政治脱口秀,霸气地声称“一切尽在联邦总理的掌握之中”。但是颇具讽刺意味的是,节目播出不到90分钟,震惊世界的巴黎恐袭就发生了,《南德意志报》就评论说,“没人还有那种某个人能够掌握一切的感觉了”。恐怖阴云很快就笼罩在德国上空。1117日晚,内政部长德迈齐埃一脸疲惫地出现在汉诺威的新闻发布会上,宣布原定于当晚进行的德国队与荷兰队的足球友谊赛由于“充分的理由”而取消。这位同时深陷德军G36突击步枪“质量门”和德国联邦情报局涉嫌帮助美国国安局刺探欧洲企业和政府机构“情报门”丑闻的内政部长,由于在新闻发布会上拒绝透露此次事件的所有细节,称关于“这些回答的部分只会令公众感到不安”(Teil dieser Antworten wird die Bevoelkerung nur verunsichern),遭致了舆论一片嘲弄,德国网民纷纷表示德迈齐埃先生当内政部长才“真正令人不安”。网民的吐槽归吐槽,“令人不安”的反恐局面就现实地摆在那里。迄今德国未遭受到重大恐怖袭击的原因,基本可以归结为运气(之前在多特蒙德和科布伦茨火车站,因为恐怖分子操作失误炸弹未能引爆),尽管已经投入了大量的防控力量,但是德国政府也承认,“完全防御”未来的恐怖袭击事件几乎是不可能的,反恐专家施泰因贝克在接受《每日新闻》(Tagesschau)采访之时就指出,巴黎暴恐只是“一个更为严峻时代的开端”,欧洲人必须做好未来还会发生更多恐怖袭击的心理准备。圣诞与新年将至,喜欢喝着“Gluehwein”又唱又跳的德国人得在全副武装的警察眼皮底下逛圣诞市场了。

 

今年堪称德国的“丑闻之年”,即使没有难民危机,一系列丑闻的爆发也足以严重打击德国民众对默克尔执政的信心。除了上文提到的“G36质量门”和“窃听门”,“世界杯申办门”和大众“尾气门”又愈演愈烈。默克尔上台之初的一大民心政绩就是06年德国世界杯的成功举办,结果在本轮国际足联的反腐行动中,饱受争议的俄罗斯和卡塔尔世界杯贿选还没坐实,倒是自诩“反腐先锋”的德国人先被揪出了把柄,德国足协被查出在世界杯申办过程中开设了670万欧元的贿选账户,此案牵涉到了包括“足球皇帝”贝肯鲍尔、德国足协主席尼尔斯巴赫等多位足坛要员,这个“德意志夏天的童话”眼看着就要破灭了。默克尔还得忙不停给大众汽车“尾气门”灭火。众多证据业已表面,大众之所以如此胆大妄为跟德国政府的包庇纵容密不可分,但是无奈汽车产业是为德国提供了七分之一就业岗位的支柱产业,默克尔在访华之时也得为依赖中国市场的汽车巨头们背书,宣称尾气门“没什么影响”,试图保住“德国制造”的声誉。凭借着德国经济的强势,默克尔在乌克兰内战危机、希腊债务危机中成功地树立起了德国在欧盟的领导地位,当时这位“欧洲女皇”在德国人心目中自然享有至高的威望,但是谁曾想转眼就开始谈论默克尔以怎样的姿态下台,政治的变幻无常确实颇让人感概。仔细考察,这一切的发生其实绝非偶然。关于默克尔的执政风格,德国著名历史学家沃尔夫鲁姆曾经如此予以评价,说她只会“让所有有争议的问题不了了之”,换句话说默克尔是和政治稀泥的高手。遇事默克尔总是静待观察局势的走向,然后采纳多数人的意见,也就是所谓的“先观察、再决定”。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决定弃用核能以及向“欢迎难民”的突然转变算是默克尔鲜有的政治独断,但这两项不计后果、考虑不周的决策都后患无穷,也根本暴露了善于骑墙的默克尔并没有什么真正的政治理念,正如前总理施罗德所言,“默克尔有心,但是没有计划”(Frau Merkel hat Herz, aber eben keinen Plan)。



时任德国世界杯组委会正副主席尼尔斯巴赫与贝肯鲍尔(右)

 

默克尔的黄昏将至,那么“后默克尔”时代的德国真能搞得定吗?这个问题的解答取决于德国如何思考这个问题。很遗憾的是,大部分德国人的思考总是给人以进行麻痹而没有切中本质的印象,要么停留在伪善的人权话语上,要么就充满了仇视难民的种族情绪。默克尔说,友善地接待难民是德国人的待客之道,这话当然有为自己一时冲动洗地的嫌疑,但是对于饱经战火洗礼的人们来说也是一个安慰,这提醒我们不能将自己置于右翼反难民的种族主义话语下,这与我们追求一个更为公平与正义的世界的理念不符,这些流离失所的人们终归是旧秩序下的受害者,而右翼所渴求的不过是永久固化这套内里是剥削逻辑的秩序。但是我们也要批判那种人权话语的伪善,因为它同样是自以为站在更高文明层次上的自我伪饰。归根到底,作为不公平世界秩序获益者的德国根本没有认真去或者说敢于去思考,隐藏在问题表面背后的霸权主义与宗教极端主义之间的联系。因为缺乏这样一种根本上的思考,所以也无怪乎欧洲某些人在巴黎恐袭之后,仍然以那种虚伪的“道德优越性”自居指摘中国的反恐行动——这些人丝毫没有认识到欧洲今日动荡局面实际上就是拜这种“道德优越性”所赐。如果这种双重标准的虚伪继续横行,那么我们就真要怀疑,德国是否真能搞得定了。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