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危机中的欧洲

【开儒】德美间谍丑闻:默克尔的愤怒去哪儿了?

 近日,德国联邦情报局曾协助美国国家安全局进行情报刺探和窃听的丑闻被曝光,引发包括德国国内、欧洲相关政要和有关被窃听机构的强烈反应。根据目前的信息来看,监听的对象绝不仅仅只是针对恐怖主义,还包括了欧盟委员会高级官员、法国外交部和总统府的高级官员、奥地利政府机构等,另外许多欧洲的著名企业也榜上有名,包括空客所属的欧洲航空防务及航天集团(EADS)等。

其实,德美情报部门间的恩爱情仇早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它最早可以追溯到“9·11”事件之后。20011023日,时任德国内政部长的史理(Otto Schily)在华盛顿开会期间被告知,“9·11”事件的主犯曾住在汉堡。随后,一个美国调查委员会认定,在未能阻止“9·11”事件上,德国一样需要承担责任。时任德国总理的施罗德允诺了美方的“无条件团结”,这也为德美情报机构合作开启了全新的领域。之后,二者的合作关系陷入热恋期,也取得了不错的成效,比如说本·拉登藏身巴基斯坦的“关键情报”,就是德方给美方提供的。这种亲密的“基情”没过多久也公众于世了,根据斯诺登在德国《明镜》周刊的说法,美国国家安全局与“德国人睡一床被子”。


本拉登最后藏身之处

当然,当时德美情报机构的合作更多在于反恐事务上,并没有消息透露其对欧洲工业进行监控。且默克尔在2013年接受采访时也曾保证,没有德国企业受到监视,且美方未向德国企业派出经济间谍。更为重要的是,当斯诺登披露美情报机构在德展开大规模监听活动、尤其总理默克尔移动电话也可能遭监听消息后,德国还反应激烈决定派代表赴俄与其会面,调查美国监听事件,召集谷歌、微软等企业要求解释和提供信息等。而默克尔自己也曾严肃表示:“监视朋友是不可接受的,这也适用于德国每位公民。作为总理,我有责任确保这一点。”

那么,此次丑闻暴露,不能不说是狠狠地打了默克尔的脸。

为何在德国与美国严正交涉抗议后,德美的情报机构会出现这样的丑闻呢?默克尔的愤怒去哪儿了?由此看来,德美之间有关情报工作的“肥皂剧”还将继续,而背后所透露的德美之间微妙的关系,不可予以不重视。

德国作为二战的战败国,长期以来在外交政策上表现比较单一,主要遵循两个目标:与东德重新统一以及在欧洲一体化进程中推动和解。而要实现这一事关存亡的目标,德国需要做的只是维持与美国政府的密切关系,并主动与法国和解,与法国共同启动欧洲一体化进程,以应对超级大国不断上升的影响力。甚至在柏林墙倒塌后的一段时间内,德国为了融合东德以实现国家的完全统一,在对外政策上也一直比较收敛。新世纪以来,德国的对外政策在独立自主的道路上开始迈出步伐。欧盟一体化的持续推进,尤其是欧元区的持续扩大,使得德国强大的工业基础有了用武之地,积累了雄厚的国力;而2008年金融危机后,德国在欧盟中的经济竞争力进一步凸显,在外交上也屡屡呈现出强国的姿态。例如,历届德国政府已在一定程度上放宽了禁止德国参与海外战争的宪法约束。德国政府在科索沃战争中曾起到一定作用,还曾向阿富汗派出部队。此外,德国还曾参加非洲的维和任务和印度洋的反海盗护航行动。这一系列举动都可被看做德国追求外交独立性的大动作。近年来,德国的外交触角也逐渐伸向全球其他区域。德国增加了参与欧盟马里训练行动的士兵,派驱逐舰赴地中海支持销毁叙利亚化学武器行动,参与强化北约在东欧的布防,负责波罗的海地区的北约防雷部队……最为引人注目的是,面对极端组织“伊斯兰国”的恐怖行径,德国政府坚决予以打击,甚至于去年91日通过决议,决定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提供约300枚反坦克导弹及1.6万支冲锋枪等武器。突破了德国近70年的禁忌,为德国首次向战争地区输送武器。正如德国外长施泰因迈尔称,德国“已经准备好在国际事务中发挥领导作用”。


德国向伊拉克北部库尔德人提供武器以抵御ISIS

然而,此次德美间谍丑闻事件,却不得不让我们重新思考德国对美国的依赖关系。虽然德国在经济上的实力让其活得了更大的国际话语权和活动空间,但是在军事和国防安全上,德国的实力远没有达到一个强国的标准。据统计,1990年统一后,德国国防军战斗实力达到最高水平,当时不仅有东德和西德的军力,还有北约其他成员国军队若干。此后,这一切成为了历史。现在,不仅德国陆军和空军集团军战斗群已经解散,而且法国、荷兰、比利时和加拿大军队早已离开德国,英军也将在2015年撤离;2013年春季和夏季,美国“艾布拉姆斯”坦克和A-10攻击机最后一批回国。更为重要的是,德国对二战历史的持续反思,使得自身对于军事实力的扩展缺乏兴趣。德军多年不参与军事行动,也导致了自身的战斗力低下。这从去年一次军演中可以看出,德国在与意大利的军演中竟然完全处于下风,这很难让人相信这是二战时期那个让人闻风散胆的纳粹德国。因而,我们从中也可以理解德国在此事上的无奈。毕竟,在恐怖主义席卷欧洲的今天,德国要保证本土的安全,必须在情报工作上与美国保持合作,毕竟如果没有后者提供的情报,德国本土恐怕已经发生重大恐怖袭击了。


德国军演

此外,这件事难免会冲击德国政局和欧盟内部关系。据德国《明镜周刊》调查显示,德国总理府没有能够真正对联邦情报局起到监督作用。该杂志获得的材料显示,通过使用德国联邦情报局的设备与渠道,美国国家安全局大量监视德国和欧洲的目标,而总理府并未对此加以阻止。这一方面无疑让一直宣称保护德国利益的默克尔难以下台面,毕竟,默克尔支持率之高、当选时间之长的原因在于,德国民众相信默克尔一直是在坚定保护着德国人的利益,并为德国利益服务,而且此前默克尔也一直坚称“德国没有监控欧洲企业”;另一方面更让德国在全球事务上要一展宏图的势头受阻,因为这一丑闻已经引发德国执政联盟的分裂,而且也让欧盟国家间本已微妙的关系增添新的摩擦,德国能否成功做好“公关”,增强其在欧盟中的领导力,依然是个问号。

早在两年前的棱镜门事件中,默克尔就愤怒过一次,当时的愤怒让德国成为欧洲众多受害者的代言人。从现在来看,默克尔的愤怒有可能是应对斯诺登戳穿德美情报合作秘密的“危机公关”。不过可以确定的是,这一次,德美两国情报合作大白于天下,默克尔恐怕不是靠装聋作哑和“表演愤怒”就能掩盖得过去的。


默克尔当年的“愤怒”

对于中国来说,德国这次“情报门事件”是个好事,有助于我们认清德国仍然在许多关键方面依赖于美国的客观事实,有助于我们更为客观地评估德国在地缘政治上的自主性空间(比如其在斡旋乌克兰与俄罗斯冲突上的自主空间),以及德国领导下的欧盟相对于美国的独立自主空间。赤裸裸的真相令人不舒服,但早早消除幻觉,可以避免以后付出代价。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