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动荡中的乌克兰

朱东法 | 乌克兰天然气缘何一夜之间摆脱对俄依赖?

美国-欧盟能源委员会5月4日在华盛顿召开会议,会议期间,美国与欧盟联声支持乌克兰的能源改革,改革包括能源涨价、采购途径多元化及能源安全等,此项改革的重头戏是使乌克兰摆脱对俄罗斯的能源依赖。

1.jpg

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费代丽卡·莫盖里尼和美国国务卿约翰·克里

对此,媒体上流传着一个段子,如下:
 
“美国务卿克里表扬乌克兰,说:…在我们的帮助下,乌已经逐渐摆脱对俄天然气的依赖程度,去年冬天,乌从欧洲进口的天然气数量高于从俄进口量…【这尼玛~叫玩政治?!这叫玩弱智好么?!宁买最贵的,不买最便宜的…对每年有十几亿立方米需求量,差价十几甚至几十美元那就是巨额!老美给补差价不?!】”

这个段子透露出一个令人吃惊的事实:去年乌克兰从欧洲进口的天然气数量高于从俄罗斯的进口量。
 
这是真事,2015年乌克兰从欧盟进口的天然气的确远超从俄罗斯进口的天然气,我们来看一下我国驻乌克兰经商参赞处给出的数据:
 
2015年,乌克兰从欧盟进口天然气103亿立方米,占比63%,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61亿立方米,占比37%。而2014年的数据是,前者占比26%,后者占比74%。
 
乌克兰之所以能在一年之间把数据强掰成这样,其背后有什么神力吗?
 
首先我们能很明显看到的是,乌克兰2015年天然气消费量比2014年降低了21%,这除了在困难时期勒紧裤腰带一致抗俄这一原因外,还因为乌克兰由于内战(要知道其工业主要集中于动荡的东部地区)其工业遭到创伤,导致对能源的需求量降低。

其次,就是段子中提到的美欧帮助乌克兰进行能源改革。在帮助乌克兰尽快摆脱对俄天然气依赖方面,美欧主要做了两件事。一是协调各个国际金融组织向乌克兰提供贷款。二是协调某些欧洲国家向乌克兰逆向输气。
 

乌克兰获得的贷款主要用于偿还经常被俄当作大棒的对俄能源欠款以及增加天然气储备。去年乌克兰在常规储备之外大幅增加了其天然气储备。德国公用事业巨头莱茵集团早在2014年就向乌克兰输入了其在欧洲各地天然气储备中的一部分,可以说为了帮乌摆脱俄罗斯的能源紧箍咒,欧盟很早已经开始布局。

2.jpg

为了帮乌摆脱俄罗斯的能源紧箍咒,欧盟很早已经开始布局。

 

2015年9月份,欧盟俄乌各方在布鲁塞尔针对乌克兰天然气问题达成了协议,其中一条很重要的条款是乌克兰可以享受到周边国家同等的价格优惠,如俄罗斯对波兰出口天然气时的优惠价。但是俄乌之间的“斗气”并未因此平息,相反,乌克兰在欧盟的帮助下启动了一项可谓是费尽周折的计划,即大幅减少从俄进口天然气,改为从东欧邻国逆向进口天然气。之所以称为“逆向”,是因为这些东欧国家的天然气也是进口自俄罗斯。

那么乌克兰都从哪些东欧国家逆向进口天然气呢?

我们来看一下乌克兰国有油气集团给出的数据:2015年乌进口天然气总计164亿立方米,其中,自欧洲进口103亿立方米——经斯洛伐克进口97亿立方米,经匈牙利进口5亿立方米,经波兰进口1亿立方米。
 
这里要明确的一个问题是,俄罗斯对乌克兰以白菜价供应天然气是建立在俄乌具有战略伙伴关系基础上的,俄乌之间层出不穷的天然气冲突开始于2004年,这恰恰是乌克兰爆发颜色革命走上“疏俄亲欧”道路的开始之年。可以说,发生了2004年、2013年两次反俄亲欧性质的革命之后,俄罗斯已不可能再给予乌克兰很大的天然气优惠。而乌克兰去年之所以选择斯洛伐克、匈牙利、波兰这三个逆向输气的邻国,是因为这三国在进口俄罗斯天然气方面享受着俄方优惠,这样,乌克兰在逆向进口时就会有比较低的价格基础。我们从今年1月份俄罗斯和欧盟对乌克兰出口天然气的定价上(俄方定价212美元每千立方米,欧盟定价200美元每千立方米)可得知,乌克兰从欧盟进口天然气的确比从俄进口便宜。所以说媒体段子中的某些吐槽有失事实依据,笑点没有挠到痒处。

3.jpg

俄罗斯对乌克兰以白菜价供应天然气的前提是俄乌具有战略伙伴关系,但发生了2004年、2013年两次反俄亲欧性质的革命之后,俄罗斯当然就不可能再给予乌克兰很大的天然气优惠了。图为在距离乌克兰首都基辅130公里的天然气泵站,一名乌克兰工人正在工作。

 

另外,我们知道,美国已经超越俄罗斯成为全球第一大天然气生产国,其页岩气革命正在突破现有国际能源格局,而且美国的出口页岩气已经在欧洲市场登陆,且乌克兰也签署了相关进口协议。在全球油价大跌的浪潮中,天然气的价格也受到了冲击,这些因素都让乌克兰这一天然气进口大国觉得自己很快将处于买方市场的主动局面之下,乌石油天然气公司总裁科波列夫称:“能源市场近年来发生了巨大变化,变得更有弹性,因为有许多新玩家加入到了博弈中。现有近10家供应商希望对乌供气,这使乌克兰可从不同卖家那里购气。”基于此,乌克兰迫不及待地想在朝夕之间摆脱对俄依赖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4.jpg

美国的页岩气革命导致天然气价格大跌,这让乌克兰觉得自己很快将处于买方市场的主动局面之下,于是乌克兰迫不及待地想摆脱对俄依赖就更加顺理成章了。

 

最后值得一说的是,俄乌之间关于天然气的口角中少不了的一个话题是乌克兰经常以雁过拔毛的方式窃取俄罗斯的天然气。欧盟国家从俄罗斯进口天然气的80%都需要过境乌克兰,这就给了乌克兰“揩油”的便利,而每当俄罗斯追究的时候,乌都以“管道技术缺陷导致天然气泄露”的理由不认账。乌克兰这次很有志气地大幅减少了对俄天然气进口的同时,有没有很有霸气地大幅增加对俄天然气“揩油”,我们就不得而知了。
 
当然,我们也有足够的理由质疑乌克兰以这种奇葩方式摆脱对俄天然气依赖的可持续性,别的不谈,此策略中有一致命之处就是,如果俄罗斯采取反制手段,对乌克兰东欧邻国实施出口涨价或出口限制,欧美与乌克兰又该如何应对?或许到时候欧美只能寄希望于乌克兰“宁要欧美的草,不要俄国的苗”的革命精神了!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