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动荡中的乌克兰

朱东法 | 白云苍狗乌克兰,撤换总理只等闲

 

20142月,伴随着乌克兰事件走向高潮的标志性事件——亚努科维奇被逼下台的发生,一段电话录音被曝光,录音内容关乎乌克兰总理一职的任命,而通话双方却都是美国高官。录音中,美国助理国务卿维多利亚纽兰同美国驻乌克兰大使杰弗里派亚特讨论乌克兰局势时说,亚采纽克是乌克兰新任总理的最佳人选。于是就在当月,能操一口地道流利英语、狂热主张对俄开战的年轻人亚采纽克成了乌克兰的新任总理。

 

两年后的又一个2月,亚采纽克曾经的盟友、广场革命后与其一同风光无限地踏上乌克兰权力顶峰的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猝不及防地对其逼宫,敦促他赶快下台,理由是改革不力。在经过一轮议会对政府不信任案投票后,这位山穷水尽疑无路的总理勉强地站稳了脚跟。然而短短两个月后,亚采纽克终于在各方压力下宣布辞职,从总理的交椅上黯然离去。

 

乌克兰的政局总是如此这般地天上浮云似白衣,斯须改变如苍狗”,靠“广场革命”上台的这届政府的这场激烈内讧让人不得不想起当年靠“橙色革命”上台的尤先科政府的那场更为精彩的内斗闹剧。

 

当年,尤先科靠着西方鼎力支持,并以打悲情牌的方式骗取人民信任,登上总统宝座之后,并没有把精力用在治理国务、兑现对选民的承诺上,而是工于政斗。其第一个大动作就是将尖刀捅向昔日的战友、时任乌克兰总理的季莫申科。为达目的,其甚至不惜请出死对头亚努科维奇担任总理。然而,因为政治理念严重冲突,尤先科又将亚努科维奇从总理座位上轰走,把季莫申科请了回来。不久,尤先科又与季莫申科彻底闹掰。

 

在独立之后,乌克兰经过几番折腾后,其政党和议会格局急剧碎片化。我们看到,乌国总统几乎都是以微弱优势当选,且其议会(包括地方议会)内无一政党占据半数以上席位。政党之间、寡头之间、政党与寡头之间、总统帮与总理帮之间甚至总统帮内两个政客之间,都在进行着你死我活的斗争。

 

如果排除外界,单从乌克兰政坛内部来观察乌政局乱象的话,我们很有必要知晓如下事实:

 

现任乌克兰总统波罗申科系乌克兰糖果商,“如胜糖果集团”创办人和亿万富豪,他的“如胜糖果集团”是乌克兰最大的糖果企业,其本人被称为巧克力大王

 

本届政府除了总统,其财政部长内务部长经贸部长农业部长能源工业部长等政坛大鳄都是或百万或亿万的富商。

 

“天然气公主”季莫申科拥有年营业额超百亿美元的天然气贸易公司。

 

亚努科维奇领导的“地区党”是由包括乌克兰首富拉赫梅托夫在内的首都地区和东南部地区大企业富豪组成的豪强俱乐部。

 

我们知道,大资本家只为利润服务,由经济寡头操纵的政治领导阶层不可能将国家和人民的利益置于第一位。亲欧美的波罗申科之所以起事反对终止签署与欧盟的联系国协定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企业深受关税同盟壁垒的冲击。亲俄的亚努科维奇之所以在斗争中被动挨打,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其财主乌克兰首富阿赫梅多夫因害怕西方的制裁而临阵倒戈。

 

因此,我们可以说乌克兰政局乱象的内部因素是经济寡头对政治的严重锈蚀,乌克兰的国家利益和人民福祉都惨遭资本的绑架。

 

除了政治格局的严重碎片化,我们能看到的乌克兰政治的另外一大特征是独立性的丧失和依赖性的加强。乌克兰学者 Михаил Вольтник分析称,当前乌克兰的经济主要依赖外部援助,国家已经丧失了独立自主制定内外政策的能力,西方为了保证乌克兰能持续偿还债务利息,已经把持了乌国家预算的制定权,从而方便从预算中攫取资金。

 

20年来,乌克兰接受的光美国的援助资金就多达50多亿美元。美国在提供援助的同时,往往附加一些政治条件,乌克兰更是不惜以聘请具有美国国籍的财政部长这样的妥协来获得援助。(在美国的援助资金中,有8.15亿美元专门用于“发展乌克兰民主与交流计划”,该计划在乌克兰资助建立了数以百计伪装巧妙的“非政府组织”,为“颜色革命”打下了深厚的基础。)

 

然而,无论是当年的反俄先锋、拥有一个曾任美国国务院助理国务卿助手的美国裔妻子的总统尤先科,还是曾经参与过车臣战争南奥塞梯动乱及乌东炮轰平民区事件、当初因在对俄问题上积极主战而被欧美青睐的总理亚采纽克,当他们的主张和作为不再符合欧美的意图时,他们都将面临被欧美弃之如敝屐的命运。

 

乌克兰没有认清的一大现实是,欧美的对乌政策只是其对俄政策的附属品,当欧美专注于遏俄时,必然会不择手段地拉拢乌。而当欧美需要与俄达成某种妥协时,那么在牺牲乌利益一事上也将丝毫不会眨眼。由于俄罗斯通过出兵中东等一系列外交举措撬动了本来因乌克兰事件而板结的外交格局,欧美俄之间现时正在进行地缘政治利益的交易。在这一各方寻求妥协的时局下,依然狂热主张欧美协助乌克兰对俄宣战的亚采纽克必然会大量丧失其政治资本。

 

可以说,现在的乌克兰已经跌进了一个漩涡,这个美女成灾的国家孤注一掷,充满幻想地投入到了居心不良、始乱之必将终弃之的欧美的怀抱,为得到欧美的肯定,进行着一系列昏庸颟顸的改革,而这些改革又进一步剥夺了其自主权,削弱了其国家治理能力,导致国家机器的操纵权易手异国。如此这般,乌克兰即便拥有面积居欧洲第二辽阔国土,也只是大国刀俎间的一片肉而已!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