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动荡中的乌克兰

【金弘宇、刘捷】乌克兰危机的剩余价值

 


   乌克兰已经成为东欧流血的伤口,而且至今没有止血的迹象,它所牵动的大国博弈依然惊心动魄。基辅铁心“一路向西”,乌克兰东部离心离德,美国、欧盟与俄罗斯始终保持着介入乌克兰内政的抓手,并借助乌克兰问题,打击对方。这场危机无法结束,是因为其剩余价值还远远没有被榨取完。  

 

   危机起源于“向西”还是“向东”这个撕裂乌克兰社会的问题。乌克兰东部与西部族群构成不同,只有调和路线才能缓和乌克兰东西两部分的矛盾。亚努科维奇正是因为与俄罗斯走得太近,因而遭到亲西方的乌克兰西部势力的激烈攻击。将亚努科维奇撵下台的乌克兰西部势力决心转向西方,引起了以俄罗斯人为主的乌克兰东部的独立狂潮。经历过几个月的危机,尽管基辅当局已经处于主权债务违约的边缘,财政危机毫无起色,政府执行不力,政客不被信任,街头呛声频仍,其“一路向西”的步伐毫无停止的迹象。

 

   亲西方的基辅政权内部仍有激进温和之分,并以“府院之争”的形式体现出来。总理亚采纽克对俄强硬的外交路线较符合美国利益,总统波罗申科则比较顾及欧盟利益,对俄罗斯愿意作一些妥协。在11月乌克兰议会大选中,总理亚采纽克领导的“人民阵线”得票22.14%,超过总统波罗申科领导的联盟21.81%的得票率,成功实现连任。新政府成立后,“府院之争”必将延续,亚采纽克必将牢牢抓住预算资金的控制权,而波罗申科将加强强力部门。由于乌克兰当下是议会制政府,对俄强硬的亚采纽克对基辅的外交路线将具有更大的影响力。

 

   基辅的新内阁不仅由亲美总理领导,其阁员甚至有3人是货真价实的外籍人士:美国人纳塔莉·山亚列西科出任财政部长,格鲁吉亚人亚历山大·克维塔什维利出任卫生部长,立陶宛人艾瓦拉斯·阿布罗马维丘斯出任经济发展和贸易部长。这并不是因为基辅本地无人可用,其用意,之一在于利用外国人的无党派身份,在总统与总理的“府院之争”中作为缓冲,其二进一步体现新政府亲西方的特点,更便于争取西方的援助。

 

果然,新一届政府上台后不久,乌克兰“向西”的步伐进一步提速。1223日,乌克兰议会通过法案,去掉了2010年前总统亚努科维奇提出的《对内对外政策原则法》中关于“乌克兰保持不结盟地位”的条款,增加了“为达到加入北约的标准而深化与北约合作”的条款。此举是为乌克兰加入北约铺路。此前,在925日,总统波罗申科就宣布乌克兰将在2020年申请加入欧盟。众所周知,美国在北约中具有主导地位,但还做不到主导欧盟事务。

 

东部方面,战火继续燃烧,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乌克兰、欧洲安全与合作组织、俄罗斯)9月份达成的停火协议几近一纸空文。据称,117日乌克兰军方7日政府军与反对派之间爆发了26场战斗,军方称一次性击毙了约200名民间武装分子,这可能成为近两个月以来单场战斗中伤亡最大的一次;122日,受俄罗斯援助的民间武装对乌克兰东部顿涅茨克机场再次发起猛攻。

 

乌克兰军方与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从129号开始进入“寂静日”,双方克制武力使用;同日,在中断近6个月后,俄罗斯恢复向乌克兰输送天然气。后一件事情似乎可以表明,前一件事情也少不了俄罗斯的积极推动。12月下旬,乌克兰问题三方联络小组与乌克兰东部民间武装的代表一起,就停火问题开始了新的磋商。无疑,基辅是否收敛其加入北约的渴望,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谈判的结果。

 

欧盟方面,一方面希望美国放宽页岩气对欧出口限制以增加其能源多样化供给;另一方面扩大制裁、堵塞俄罗斯企业融得新的美元和欧元资金的渠道。整体来看,与俄罗斯经济千丝万缕的联系总让欧盟的制裁无法不打折扣,德国、法国仍是俄罗斯与乌克兰的润滑油。据德国民调显示,40%的民众认为对俄制裁是错误的,66%的民众认为西方的制裁改变不了俄罗斯的政策。鉴于欧盟28个成员国需要的进口天然气中,有15%都需要过境乌克兰,1024日,德国总理默克尔敦促乌克兰与俄罗斯达成天然气款项支付协议。法国总统奥朗德因“西北风级”两栖攻击舰交付的利益问题于126日访俄,与普京商讨如何缓和乌克兰局势,这也是自危机爆发以来访俄的最高级别的西方领导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并不看好乌克兰,于129日警告西方,若想为饱受战火摧残的乌克兰纾困还需150亿美元资金,唯有如此,才能让乌克兰避免财政崩溃。但是,欧盟与俄罗斯,握手可以,言和路远。这一方面源自俄罗斯一直将乌克兰看作是战略底线,但是西方显然不会在此问题上让步;另一方面美国主导下的制裁俄罗斯政策不会松动。

美国一方面积极降低对俄依赖度,使得制裁对其造成的负面影响降至最低;另一方面继续坚持对俄制裁,大国较量仍在持续。美国能源合作委员会于123日与欧盟商讨能源合作以提高欧洲与乌克兰能源安全,认为美国页岩气未来出口欧洲前景乐观,肯定了TTIP(跨大西洋贸易和投资伙伴关系协定)的作用。1211日,美国国会参议院通过“支持乌克兰自由”法案,声称将在2015财年划拨3.5亿美元向乌提供反坦克炮和穿甲弹等武器装备,并赋予美国总统向乌提供军事设备的权力。同时,美国将对俄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俄国防产品出口公司等大型公司施加新的制裁措施。

 

如果说有什么事情能够让硬汉普京也感到无从下手的话,那想必就是近期卢布和油价的双双下跌了。从年初以来,卢布跌幅超过50%。受此影响,俄罗斯不得不动用外汇储备缓解卢布贬值。穆迪认为俄罗斯有能力使用外汇储备来偿还其总额约1300亿美元的债务,然而对于仅剩3610亿美元外汇储备(截止至121日)的俄罗斯而言,这无疑是一场灾难。同时,俄罗斯的通货膨胀率也渐渐失控,俄央行对于2014年通胀率4.5%的预想如今已成泡影,俄罗斯财长称今年俄罗斯通胀率将升至11.5%。卢布跳水的背后是美欧制裁和国际油价下跌的双重推动作用。俄方称,2015年国际油价维持在每桶96美元才能让俄罗斯维持财政平衡,而美国能源信息署则预测石油均价大概会维持在每桶77美元。对于俄罗斯而言,油价下跌除了直接增大其财政压力外,还导致市场对于卢布的信心迅速下降,一度涌入俄罗斯市场的热钱迅速撤离,加速本国资本的外流。最直接的后果是,俄罗斯已经丢失其第八大经济体的地位,其经济总量已经与位列第13位的西班牙相当。

 

对于俄罗斯而言,其在乌克兰问题中的底线在于乌克兰东部地区的战略空间。俄罗斯已经无法让乌克兰作为一个整体在俄国与西方之间充当缓冲,只是通过吞并克里米亚“抢救”出黑海的制海权,但显然缺乏吞并乌东部的资源和能力。如果乌东部地区有可能实现高度自治,俄罗斯完全有理由接受欧盟抛出的橄榄枝,以减小欧美国家压力制裁导致的经济压力。美联社称,普京在与奥朗德的会谈中态度“超预期的温和”。乌克兰问题的降级也符合欧盟的利益,毕竟,与俄罗斯长期对抗给欧盟带来的经济损失是显而易见的。

 

然而对于美国而言,乌克兰问题的剩余价值还没有被榨取完。乌克兰问题的长期化将有助于加深其与欧洲盟友的捆绑,也能将俄罗斯的精力消耗在东欧,以削弱其在其他地方与美国争夺利益的能力。乌克兰问题也为进一步打击俄罗斯的“经济战”、“金融战”提供了很好的理由。尽管俄罗斯经济最近的困境不能被简单地归结为欧美制裁的结果,国际油价的下降是更为关键的因素,但美国很好地利用了客观形势狠砸卢布,并初步尝到了甜头。而基辅现政权从一开始就具有很强的部族性,其本身就是乌克兰东西族群对立的恶化者。在陷入内外交困之后,其对美国援助的渴望也更为强烈,更容易作出“饮鸩止渴”之举,配合美国的战略意图。  

 

在美国咄咄逼人的攻势下,俄国已经受到经济上的打击。对于普京而言,经济话语权的弱化意味着他必须在军事和外交上下更大的功夫,俄罗斯很有可能借助对克里米亚的控制继续向西方世界炫耀肌肉以谋求主动权,而这又将进一步导致乌克兰问题无法在短期内彻底解决。

 

美国挟持欧盟对俄罗斯步步紧逼,迫使俄罗斯转向东方寻求支持。在今年5月《中俄东线供气购销合同》签署之后,11月的北京APEC峰会期间,中俄双方又签署了围绕天然气领域的24项协议。而此前中俄还同意将继续研究建设欧亚高速运输走廊。但俄罗斯并不将宝完全押在中国身上。普京与121日访问土耳其时宣布,因受欧洲阻碍,俄罗斯放弃南溪项目转而与土耳其展开合作,此举严重刺激了东欧诸国。而后,普京又于12月访问印度,普京表示俄印两国正合作筹备俄北极大陆架开发和扩大液化天然气供应项目。同时,俄罗斯与越南强化了在军购、金兰湾海军基地上的合作,并商议建立自贸区。

 

对于中国而言,乌克兰问题使得中国在俄罗斯与西方之间左右逢源,国际油价下跌更是能够缓和经济增速的下滑,卢布贬值也使俄罗斯更加依赖于来自中国的帮助,再加上中国即将开始原油期货交易,插手国际原油市场,势必会在中俄关系中取得更大的主动权。一个保持一定国力却又始终有求于中国的俄罗斯,对于中国的发展是最有利的,因为一个虚弱的俄罗斯无法帮助中国分散来自西方的压力;但同时,如果俄罗斯对中国没有任何依赖性,中国就无法确定能得到俄罗斯的帮助。俄罗斯的支持对于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以及推进国际关系民主化的努力非常重要。因此,中国虽客观上从乌克兰危机中获益,却需积极维护与俄罗斯的战略互信,没有任何理由介入乌克兰问题,主动榨取乌克兰危机的剩余价值。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