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动荡中的乌克兰

【潘妮妮】测评:《乌克兰革命Ⅲ:无止境的街头》

 

继处女作《切尔诺贝利的橙色栗子花》和前作《逆袭的天然气女王》之后,在业界有一定影响力的系列游戏《乌克兰革命》最近推出了第三部作品,名为《无止境的街头》。老实说,我认为推出这弹新作是制作商脑子进水的行为。就我个人而言,觉得系列第一作《切尔诺贝利的橙色栗子花》的确算是很有特点。《栗子花》是当年制作公司“剧变”系列的其中一部,尽管在销量上不太起眼——当时,《苏维埃:分裂的红色大地》不论销量和口碑都是一枝独秀,而逻辑结构严密的《波兰:基督的工会》和残酷血腥又迷团重重的《布加勒斯特之枪》等也因为具有突出特色而备受关注——但是我认为在当年系列的硬核游戏风格中,《栗子花》的小清新风格走在了时代前列,别出心裁地使用了养成兼战略游戏的形式,非常细腻地再现了一位美丽的中产阶级乌克兰少女成长为环境保护组织的负责人,再投身到街头运动的策划、组织中,最终与无数和她一样接受了“公民”思想熏陶的人、组织一起,推翻了反角“舞弊总统”,迎来“民主春风”的过程。游戏中我最喜欢的细节设置就是当女主角的革命事业需要资金时,她可以去游戏中设定的“基金会”募捐,而为了获得捐款,游戏玩家必须自行撰写游说台词。真是托这个设定的福,我阅读了大量的“公民社会”作品。而在游戏最后的CG中,橙色的丝带和“Так! Ющенко!”的旗帜飘扬在独立广场上,而美丽照人的女主对着屏幕外的我们说“看,这是公民社会的胜利!”的时候,情窦初开的男生们在宿舍里哭做一团。“美丽的少女与公民革命都是正义的”,这个观点也永远铭刻在了我心中,至今认为该作难以超越。尽管,据说,这个CG之后其实还有一个隐藏片段,表现的是女主角在革命之后和政治家联合把NGO改组成了政党参加议会选举,陷入她曾经厌恶的无休止的政治斗争然后美人迟暮的景象。但是对于这种段子,我坚持相信都是好事者编出来毁童年的。

而到了系列第二作,《逆袭的天然气女王》就根本是巨大的失败。可能是第一作小清新风格的受众实在有限——毕竟游戏玩家还是以男性为主——《天然气女王》采用了黑暗现实主义的风格。开场的动画就是乌克兰国会,整个画面灰蒙蒙的,议员坐在里面全垂着头看不清脸,整个画面内只有女主角——一位天然气寡头,游戏主线就是她从反对派当上总统的过程——的设定颜色鲜艳,光彩照人。我当时已经开始在编辑部负责一些测评工作,出于对《栗子花》的美好记忆主动玩了《天然气女王》,一看开场动画就吐血三升,这么阴暗的风格谁要玩谁还有革命激情啊!我压着怒火请教了主创,这个家伙说了一堆歪理,我复制如下:

“在前作中,之所以‘公民社会’的作用能够那么耀眼,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在搭建‘乌克兰革命’系列的运行框架时,就有意识地削弱了传统政治结构的作用。说细点,就是我们有意识地弱化了政党政治的作用。你也知道,这个企划是挤掉了‘苏维埃’项目才有的,因为‘苏维埃’项目中议会政治的元素比较强,所以我们偏向总统制,议会只有倒阁权没有组阁权,总统不从党团中来,而是直接与公众发生联系。从公民社会的理念看,我觉得这是更好的。不过后来,你也懂的,系统按照这个逻辑运行事情就超出了我们的控制。在我们策划第二部作品的时候,发现由于缺乏‘政党’这个利益传输和集中的机制,‘国家’单元的利益很难到达‘个体’单元,‘公民社会’这个机制已经运行不起来了,剩下的就只有经济恶劣状况下的乌合之众了。所以,第二作换女主角也是逼不得已的事情。至少……我们还是把她设定的挺漂亮,不然怎么好获得‘民众’支持呢,哈哈。”

终于我还是耐着性子玩了这部作品,从头到尾都是朴素又绝望的现实主义情绪。与第一作的纯洁不同,女主登场就已经人到中年老谋深算,在经济上的成功促使她参加政治来维持和增值财务,每一次总统选举、经济改革、大针方针调整,她都在场,制作者大概觉得一个女性的独角戏太无聊,又加入了两个男性角色,尤**和亚**维奇。刚开始的时候还挺有意思,女主角需要用各种资源手段联合尤**对抗亚**维奇,有那么一阵我还真被复杂的政治斗争给吸引了。但是到了后面,制作者貌似黔驴技穷,居然开始用排列组合方式从三个角色中轮流抽两个人组队对抗另一个——就不能有新的参与者吗我去!——而且给出的手段选项越来越逗,甚至还包括为了获取政权支持,一次性向国民发放百分之八十的国家预算这种选项……玩到这里我关掉了主机。再美丽的寡头终究是寡头,在她金发的照耀下,欧洲的粮仓露出被吸干的灰色,我的女神,我的公民社会,不知道正在黑漆漆的机器中的哪个角落。这游戏恶评如潮,都是活该。

尽管有诸多感伤,但由于当时我正和其他大多数人一样沉迷于另外两个游戏——格斗游戏《克里姆林宫二人转》和家庭益智游戏《购遍世界:安东诺夫设计局与黑海船厂》——所以感伤了一阵,也就事不关己随她去吧。

但是现在他们居然还敢出第三作?!

不管怎么说,出于职业精神,还是必须奉上SAMPLE的测评报告。游戏的背景设定还是相当的中规中矩:又一个寡头总统下台了,因为他代表乌克兰东部亲俄的工业资产阶级利益,违背了经济凋敝的乌克兰西部渴望加入欧盟获取工作机会和福利待遇的愿望,于是,游戏中乌克兰人民就又上了街。实话说,光凭这用了一次又一次的背景设定就觉得《乌克兰革命》这个系列算做不下去了。当年“剧变”全系列游戏中,《俄罗斯大帝》、《捷克复兴》、《波兰工会》等不管销量口碑如何,总算还是试图做出自己的特色,也多多少少有进步或者有进步希望,唯有《乌克兰革命》系列还在吃老本。

开场动画就让我气不打一处来。你这根本就是照搬的《中世纪战争》的开场画面好不好!漂亮是很漂亮,大片是很大片,一截图就是一桌面,但是拜托,现在21世纪谢谢,你乌克兰可是设定的当年欧洲粮仓现代化的工业国家,工业国家民众的斗争应该是什么?我想,应该有工会斗争,为了工作权利和合理的生活质量;应该还包括治理我们生活的环境;应该还包括争取一个好的社会秩序。据说在发达的工业国家,政治应该是稳定有延续性的,有合理的组织结构,有理性的政治协商,等等。这才是“工业化”之后的情景,而我分明记得《乌克兰革命》的设定中乌克兰是一个现代化的工业国家。但是《乌克兰革命III:无止境的街头》中的“革命”设定是什么玩意儿啊?一帮子血气方刚的年轻人,对于他们的共同认同与诉求,游戏设定也只是很简单地给出一句“自由,人权,欧盟”,我觉得这个操作界面很不友好。

“要知道,街头革命是天赋人权”,系统再次简单地告诉我,“你必须更好地表达你的革命性,才能获得经验值跟需要的资源”。这个意思,我是否可以理解为,从《栗子花》到《无止境的街头》,“革命”的理由已经从明确到模糊,《栗子花》的女主角投身环保运动,工业污染问题的明确关怀促使她参与到政治行动中,她对抗的“专制政治力量”是“苏维埃”的遗物。而游戏系统的矛盾之处在于,正是在“苏维埃”的“专制政治力量”的运行下,才有了大规模的工业建设和工业问题,而正是在“专制力”的秩序稳定之下,才存在针对环境治理问题的协商和公民行动的萌芽。我觉得游戏平台在一开始设定的时候,就没有很好的处理这个问题,留下了一个巨大的BUG,是这个系列游戏最大的遗憾。

《天然气女王的逆袭》对乌克兰政治生态的设定,使得“革命”只剩下了形式。在全球化条件下,一个既缺乏稳定的议会政治,又缺乏权威压制的国家,寡头总是说跑就能跑的,特别是寡头本人就是政治权威的情况下。于是“革命”就只剩下感情宣泄,剩下谁比谁更“革命”,也就是更“极端”的问题。我看了一下游戏列出的行动可获得的革命经验点数:

砸车:15点;砸民房:15点;砸公共建筑:20点;参与拖倒列宁像:30点;与警察肢体接触:20-50点;杀死警察:100点;占领政府大楼:30-100点;解雇前政府雇员:500点;在广场狙杀造成更激烈的对抗:1000点;等等。

由于懒得练级,我让系统推荐给我一个战斗力高的组织来战斗,系统推荐我一个叫“右区”的组织,点开简介看到纳粹旗,吓晕过去。仔细看了下文字:极右翼民族主义组织,主张清除乌克兰俄罗斯族,向车臣恐怖分子发出邀请共同对抗俄罗斯……看到这里,我关掉了主机以保护我残存的智商和节操。这游戏大概真的应该改名叫《中世纪战争:乌克兰》。

第二天我问同事对该游戏试玩的感想,伊回答说他为了用尽量快的速度增加革命经验值,采用了解雇政府武装警察部队——据说因为解雇理由填写“镇压人民”还获得了系统的额外经验值奖励——解除军队内亲俄派职务、以及削减内务部门工资等措施,经验值倒是蹭蹭地往上涨,但是一会儿系统就报告说警察军队倒戈俄罗斯,系统压力过大,频频向他发出要不要删档重来的提醒。“当然系统还给我了另外一个选项,”同事说,“让我在twitter尽量多收集赞,赞收集得越多能够动员的军队和预备役就越多。”听完这番话我不禁骂了句脏话。

这些意见,我们都如实反馈给了制造商,但是到底他们内部会怎么处理我们还不太清楚,因为据说现在他们公司上下都在全力投入新的企划,而这弹作品全世界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游戏迷都在期待,甚至已经有狂热的粉丝叫嚣着要超越经典名作《世界大战:法西斯的末日》,这部作品就是继好评如潮的《车臣》和《格鲁吉亚》之后的《阻止普京III:决战克里米亚(又名:奥巴马的决断)》。各大媒体的目光也已经被吸引过去了,至于《乌克兰革命》在到来的这个市场冬天会怎么样,关心的人似乎不太多。

我想这游戏倒不是最糟糕的,最糟糕的是一觉醒来,发现自己其实不是在玩游戏,而现实如同终场动画里呈现的一样,是一条冬天光秃秃的没有止境的街。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