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动荡中的乌克兰

【岳峙】乌克兰乱局中的美俄斗争

 

普京的宪政逆袭

长期以来,民主、自由和宪政是西方大力向非西方地区推销的普世价值观,动辄指责其它国家不民主、不自由、违背宪政原则。在今天的乌克兰,形势发生了逆转。一直被西方指责为独裁专制的俄罗斯总统普京成了宪政的坚定捍卫者。

2月下旬乌克兰的形势急剧恶化以来,人们都对俄罗斯的反应拭目以待。这个反应在索契冬奥会之后如期而至,普京也在34日第一次面对媒体,发表了他对乌克兰所发生的事情的看法。

普京开门见山地给出了他的结论,乌克兰发生了违宪政变和武装叛乱。因为,在他看来,乌克兰总统亚努科维奇是通过合法程序选举上台的国家领导人,即使对他不满意,也应当通过宪法规定的程序,解除其职权。

但乌克兰反对派采用了宪法规定的程序之外的方式,他们号召民众冲击并占领政府机关,再由议会宣布解除亚努科维奇的总统职权。更为严重的是,反对派还下令解散了宪法法院,并要求乌克兰总检察院对宪法法院的成员展开刑事调查。

众所周知,宪政能够有效运转的基础是人们对宪法和对程序的尊重。即使对执政的领导人不满,也应当通过宪法规定的程序采取行动,解除其职权。更进一步的原则是,参与政治的各派政治势力,在经过选举之后,如果在程序上没有瑕疵,就必须尊重选举结果,不能采用非常手段废除选举结果。

但在乌克兰,反对派显然已经迫不及待了。虽然亚努科维奇已经与反对派签署协议,同意回到2004年宪法,同意交出权力,进行大选,但反对派依然采取非常手段,逼走了亚努科维奇。

欧美将反对派的行动视为“民主”政治运动,支持了反对派的行动。但问题在于,上街参加反对亚努科维奇政府的运动,是否就能代表全体乌克兰人的政治诉求?如果说上街就能代表民意,就意味着为了民主而斗争,为何发生在巴黎和伦敦的多次大规模社会运动都被归类为骚乱,而不是民主?

和乌克兰一样,最近的泰国也正在发生类似的事情,而在去年的埃及也已经发生过了。一群自称为了民主自由而发起街头运动的人,号召民众上街,占领政府机关,夺取政权,却都无一例外地得到了欧美的支持。值得一提的是,就在阿拉伯之春席卷西亚北非的时候,沙特支持巴林国王镇压反对派运动,欧美却并未制止。

面对一群无视宪法和民主程序暴力夺取政权的人,究竟站在哪边,是站在民主和宪政这边,还是破坏宪政和民主的那边?这是今天必须回答的问题。普京已经给出了自己的答案,欧美又将如何选择呢?现实告诉我们,欧美的选择是站在破坏宪政和民主那边,坚决支持反对派,甚至不惜对俄罗斯发出了战争威胁。

这真是一个巨大的讽刺。由于乌克兰的政治动荡,欧美的宪政大旗突然落到了普京手里。

在如此严峻的政治考验面前,欧美并没有按照此前他们教导非西方国家时所说的那样做,而是选择政治上有利于他们的一边站队。这就意味着,欧美所信奉的并非他们原来所说的那套普世价值,而是赤裸裸的利益。如此,那些还在宪政的洞穴里憧憬着未来的人就该醒醒了,要看到欧美推销的宪政民主糖衣背后的政治算计。

主权与人权:美国的两根棍子

乌克兰的政治危机继续深化,目前的焦点集中于克里米亚的独立公投问题上。

311日,克里米亚议会通过了关于克里米亚与塞瓦斯托波尔市独立的宣言。这意味着克里米亚正在逐步走向公投。

在乌克兰政治危机爆发后,克里米亚即宣布,将于316日举行全民公投,以决定克里米亚独立还是继续留在乌克兰。克里米亚表示,如果公投通过,克里米亚就将以独立主权国家的身份加入俄罗斯联邦。同日,乌克兰议会通过了决议,呼吁美国与英国保障其领土完整。

对此,美国与俄罗斯的反应截然相反。

俄罗斯表示,克里米亚议会的这一决定“正当合理”,并宣布将尊重公投结果。俄罗斯认为,有科索沃公投独立的先例,克里米亚可以照葫芦画瓢。

但俄罗斯支持克里米亚公投的理由不止于此,不完全是复制科索沃的先例,更不是简单的支持民族自决原则,而是有着复杂的历史背景。

克里米亚原属奥斯曼土耳其帝国,1768年的第五次俄土战争中,俄国大胜,迫使奥斯曼帝国承认克里米亚“独立”。1783年,俄国女沙皇叶卡捷琳娜正式将克里米亚吞并,使其成为俄国领土。1918年,克里米亚成立了社会主义共和国,加入俄罗斯联邦,1921年又以俄罗斯联邦的一部分的身份加入苏联。1954年,赫鲁晓夫当政的苏联为庆祝乌克兰与俄罗斯结盟300周年,宣布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在当时的条件下,这无疑是苏联国内的行政区划调整。

1991年,苏联解体后,乌克兰与俄罗斯分别独立,克里米亚成为乌克兰的一部分,但由于其居民中近六成为俄罗斯族,因此克里米亚要求回到俄罗斯,并曾于19925月宣布独立。俄罗斯议会也曾通过决议,要求废除1954年将克里米亚划入乌克兰的法令,但遭到乌克兰反对。经过反复博弈和谈判,克里米亚作为自治共和国留在了乌克兰。

从这个意义上说,克里米亚之于俄罗斯,相当于琉球(今日本冲绳)之于中国。

有如此复杂的历史渊源,加上俄罗斯族在克里米亚人口中占近六成的比例,公投的结果是不言而喻的。而且,过去十年间,乌克兰政治上动荡不安,经济衰退不止,而俄罗斯则政治稳定,经济上已经在逐步恢复,对克里米亚而言,俄罗斯显然是更有诱惑力的选择。

但美国认为,科索沃是一个“不可复制的特例”。美国已经明确表示,将拒绝承认克里米亚公投结果。同样是要求独立,为什么科索沃得到了美国的支持,而克里米亚却相反?

众所周知,冷战结束以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在国际上一贯以人权卫士面目出现,以人权高于主权为名,干预他国内政。但这次美国似乎拿错了剧本,在全世界面前公然从人权一边跳到了国家主权一边,高调宣布要维护乌克兰的领土完整和国家主权。也就是说,美国似乎又承认主权又高于人权了。

那么,究竟是人权高于主权,还是主权高于人权?实际上,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从来没有固定的标准,而是随时做两手准备,哪个对自己有利,就支持哪个。即使是美国高唱人权高于主权、支持民族自决权、在台湾、西藏等问题上频频干预中国内政的1990年代,加拿大的魁北克、西班牙的加泰罗尼亚和英国的苏格兰等西方国家内部出现的区域独立诉求也从未得到过美国的支持。

至于中国,则早就领教了美国的这两手。一百年前,美国提出在华“门户开放”政策,其中一个重要的前提就是保证中国的领土主权完整,不被列强瓜分,这时候主权高于人权;但当中国终于走出百年泥沼走向统一的时候,美国却在台湾、西藏等问题上频频作梗,这时候人权又高于主权了。

换句话说,主权和人权不过是美国干预他国内政、打压对手的两根棍子而已,哪个更能打击对手、更有利于美国以最小的代价获取最大的利益,他就会举起哪个。因此,无论美国举起的是捍卫主权完整还是保护人权,世人首先需要考虑的都是其政治动机是否可以,不要误把美国当成国际雷锋。

美国应学会自我克制

2月下旬以来,乌克兰局势恶化的速度超出了人们的预料。随着俄罗斯的强势介入,和欧美的激烈反应,形势变得更加错综复杂,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

就目前的形势看,俄罗斯的介入在情理之中,也在人们的意料之中。乌克兰与俄罗斯唇齿相依,历史渊源深厚,又有大量俄罗斯人生活在乌克兰境内。正如普京所说,乌克兰之于俄罗斯,不仅是邻邦,更是兄弟和同志。

3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自乌克兰局势恶化以来,普京第一次面对媒体,表达了他的看法。从他的表态看,正如中国古人所说,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俄罗斯绝不会善罢甘休。用普京自己的话说就是,现在的问题不是他为什么会如此强硬,而是他为什么会退让到现在的地步,坐视乌克兰的形势恶化至此。

而对欧美来说,乌克兰更多的是战略价值,即使得到乌克兰,能够获得的实质性利益也十分有限。对欧洲而言,一个经济衰退已经持续多年的乌克兰无疑是个沉重的包袱,就算能够如愿以偿地加入欧盟,欧盟内部也未必有足够的能力消化。对美国,价值就更小了,除了能够削弱俄罗斯,推进北约的前沿阵地之外,几乎没有更多的价值。

既然如此,欧美为何如此强硬呢?近年来,利用意识形态宣传,在他国支持反对派,以“民主”的名义发动反政府运动,制造政治动荡,迫使对欧美存在潜在战略威胁的国家陷入混乱,这种手法世人屡见不鲜。从阿拉伯之春到泰国的反政府运动,再到如今的乌克兰,莫不如此。

欧美虽然姿态强硬,但目前可出的牌并不多。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泥足深陷,金融危机又大伤元气,此时军事介入乌克兰的可能性很低。欧洲的情况也比美国好不了多少,也不太可能给已经获得政权的乌克兰反对派什么实质性支持。因此,在俄罗斯的强大压力之下,乌克兰反对派政权究竟能坚持多久,能走多远,现在需要打上一个大大的问号。

唯一值得同情的是乌克兰的普通民众,在经历了长期的经济衰退之后,近年来经济形势刚刚稍有好转,如今的政治动荡又来了,更加雪上加霜,普通民众的生活将更加艰难。

正如中国的经验所证明的,对一个国家而言,发展是硬道理,稳定是硬任务。没有稳定的政治社会局势,经济发展就无从谈起,普通民众的生活水平也就无法改善。在埃及、利比亚、叙利亚、泰国和如今的乌克兰,都能够证明,民主只是一小部分人制造政治混乱的借口而已,并不能切实解决普通民众的基本生活需要。因此,美国如果真的希望乌克兰局势好转,真的是为乌克兰普通民众着想,就应该克制其扩张冲动,改变其冷战思维,放弃将战略前沿推进到俄罗斯家门口的企图,充分理解俄罗斯与乌克兰的历史渊源和感情,尊重俄罗斯作为一个具有重要国际影响力的大国的战略利益,不要对俄罗斯在乌克兰的行动反应过激,而应当与俄罗斯携起手来,帮助乌克兰恢复秩序。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