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土耳其:走向新奥斯曼帝国?

【宋笛】通向总统宝座之路:埃尔多安与土耳其道路

 

 

 810日结束的土耳其全国总统直选上,已担任土耳其总理11年之久的埃尔多安以51.79%的得票率获胜,成为土耳其第12届总统。他也是2007年修改宪法以来,土耳其历史上首位赢得全民直选的总统。而在此之前,土耳其总统人选均由土耳其议会协商所决定。埃尔多安将于828日就职。

埃尔多安披荆斩棘,才打开通往总统宝座之路。2003年,在葛兰的支持下,埃尔多安成功当选为总理。2007年通过宪法修正案,总统不再由议会选举,而是由选民直选,任期由7年缩短为5年,但可连任一届。2010年土耳其修宪公投通过了新的宪法,削弱了军权和司法权。2011年,土耳其军方高层“大换血”,总参谋长以及陆海空三军司令被重新任命。在代表世俗势力的军方被清洗、压制后,宗教势力之间的矛盾开始主导土耳其政局。面对葛兰运动越来越大的威胁,埃尔多安采取了越来越强硬的措施。2012 年,土情报总长哈坎菲丹被检察官办公室贸然提审和总理办公室被窃听之后,埃尔多安指责司法部门发动“阴谋政变”,并开始将矛头对准“葛兰运动”。2013 年至2014年初,逐渐对在警察与情治、反恐、检察、司法系统中势力庞大的“葛兰运动”势力进行清洗。

此外,库尔德问题也是埃尔多安通往总统宝座之路上的重要障碍。2004年库尔德人拒绝停火后,埃尔多安领导的正发党政府展现出了一定的高姿态,尽管土耳其政府对库尔德武装分子进行了围剿,但在国内并没有实行不利于库尔德民族的政策。相反,在2005年,埃尔多安总理表示,土耳其和库尔德民族之间应借助民主和共同的信仰纽带解决冲突,独立的库尔德代表可以以民主社会党的身份回归议会。同时,土耳其政府还致力于在经济和社会等方面改善库尔德民族的生活状态。由埃尔多安领导的正义与发展党在竞选宣传活动中提名萨拉丁为总统候选人,在很大程度上实现了对库尔德精英的“统战”。但如何迫使库尔德工人党武装放下武器,解决长期困扰土耳其社会的库尔德民族分裂问题,仍有待于进一步考量。

在外交上,近年来埃尔多安也体现出了更大的独立自主性。首先是不再积极寻求加入欧盟。土耳其1987年申请加入欧盟,1999年才获得候选国资格,200510月开始入盟谈判。亲美的土耳其申请加入欧盟,背后当然有美国向欧盟里“掺沙子”的意图,但更重要的是,这符合凯末尔以来土耳其精英们“脱亚入欧”的意识。埃尔多安一开始也积极组织入盟谈判。但自从欧债危机爆发以来,欧洲经济不振,土耳其经济却蓬勃发展,埃尔多安对加入欧盟也日益不敢兴趣,将注意力转移到周边地区的经略。其次是大力发展多边外交,越来越多地体现出相对于美国的独立性。2013年,土耳其成为上海合作组织对话伙伴国,埃尔多安甚至在与普京会谈时进一步提出成为上合成员国的请求,引发美国主导的北约的不满。20139月,土耳其方面宣布打算与中国企业签署合同,购买中国“红旗-9”远程防空导弹出口版FD-2000,引发美国和北约官员警告。但中土合作至今仍在深化:20147月,中国承建的安卡拉至伊斯坦布尔高铁通车;中国的“新丝绸之路”计划也得到土耳其的积极回应。第三是积极在中东地区发挥影响,塑造地区领袖形象。埃尔多安在色列袭击人道救援船事件(2010年)、以色列攻击加沙(2014年)中均言辞谴责以色列,甚至用了“国家恐怖主义”、“种族灭绝”这样的词汇。“阿拉伯之春”爆发以来,埃尔多安坚定支持埃及的穆斯林兄弟会,反对埃及军方政变;支持叙利亚的逊尼派穆斯林武装推翻阿萨德。有人评价说,埃尔多安推行的是“新奥斯曼主义”,试图对原属于奥斯曼帝国的周边国家施加影响。  

埃尔多安在竞选中多次表示,一旦他当选为总统,将强化总统权力,将使用现行法律赋予他的全部权力,修改宪法,建立完整的总统制政体。集党政军大权于一身的艾尔多安将有更多的权力资源来推行自己的政治路线。如果埃尔多安的战略规划得以实现,将克服凯末尔以来军队盖过文官政府、亲西方精英凌驾于信仰伊斯兰教的普通民众的状况,超越“自宫式的现代化”(甘阳语),走出一条土耳其特色的伊斯兰民主之路。这种民主立足于绝大多数民众的伊斯兰信仰,比起沙特的君主专制+瓦哈比主义更为现代,比伊朗的伊斯兰民主更具包容性,与世俗文化之间的关系更具亲和性。在复兴党所代表的世俗主义的阿拉伯民族主义遭遇全面失败之后,埃尔多安所追求的政治模式有可能对整个中东地区产生一定辐射力。

 

对中国而言,埃尔多安这位政治强人并不是一位“全天候”的朋友。20097·5事件之后,埃尔多安曾发表对中国极不友好的言论。土耳其也庇护了不少“东突”分子。“泛突厥主义”在土耳其国内有深厚群众基础,为获取国内政治利益,埃尔多安很容易祭出这件武器。对此,中国不得不防。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