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土耳其:走向新奥斯曼帝国?

【孙力舟】砍树引发的土耳其乱局

一场酝酿了11年的环保风暴——
砍树引发的土耳其乱局

 

       6月17日,土耳其的反政府示威人士在该国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游行,遭到警方镇压。


  
  6月30日,土耳其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再度爆发抗议集会,这样,土耳其的大规模抗议运动已经持续了一个多月,导致3名抗议者和一名警察死亡,多人受伤。各国媒体对这波抗议运动的起因,通常解释为土耳其现任总理埃尔多安的专断倾向破坏民主、侵犯公民自由,或者是埃尔多安政策的伊斯兰化趋势与现代土耳其的世俗化传统相背离。但是,国内较少有人注意到,这次引发土耳其乱局的导火线,其实是肇始于环保人士反对砍树。因此,有论者称土耳其的这次危机为“大树革命”。


  
  
盖奇公园的树被砍


  
  这次抗议运动的导火索,是土耳其政府在该国最大城市伊斯坦布尔市中心的塔克西姆广场强行推进改建计划,砍倒了盖奇公园的几棵树。历史上,此地曾是一座气势宏大的城堡式建筑“哈里尔帕夏炮兵营地”(又称“塔克西姆兵营”),兵营由奥斯曼帝国苏丹塞利姆三世于1806年下令修建。1921年,兵营被改建成体育场,1940年又被全部拆除,修建成目前的绿色公园。此后,盖奇公园受到了土耳其绿地保护条例的保护。

 

  2011年9月,公园所在的贝伊奥卢区通过议会决议,为恢复历史风貌,要重建“塔克西姆兵营”。根据规划,新建筑的底层为购物中心,楼上为豪华公寓。此计划一出炉,立即遭到土耳其环保组织的反对。

 

  6月2日,英国《经济学人》杂志将土耳其抗议运动称为“大树革命”,这个说法迅速在互联网上传开。“大树革命”的意思是,抗议由保护大树而引发,部分抗议者的诉求主要是环境保护。

 

  一些从事环境研究的学者和城市规划专家也加入抗议者行列。6月8日,土耳其的全国骚乱出现了“形象代表人”——伊斯坦布尔技术大学城市规划系学者锡达·桑戈尔。面对防暴警察喷出的胡椒喷雾,身穿红裙的桑戈尔淡定面对,她也因此成为全球反政府示威的“标志性人物”。

 

  在抗议运动中,环保团体一直很活跃。6月12日,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邀请“绿色和平”在当地的负责人希拉尔·阿特吉前去对话,但阿特吉因为此前警察的暴力镇压而回绝。


  6月14日,“塔克西姆团结论坛”(由各个抗议组织组成)发言人说:“由制止砍伐盖奇公园的树木而产生的抵抗运动,已与伊斯坦布尔人民乃至全国人民对执政11年的正义与发展党产生的愤怒结合在一起。”言下之意是,这次乱局的缘起虽然是砍树,但民间的不满与愤懑已经压抑了11年,在这种不满里面,环境问题是一大诱因。

 

  亲土耳其政府的“政治、经济和社会研究基金会”研究员乌夫克·乌卢塔什也认为,在塔克西姆广场示威的有两派人:一派是为了保护盖奇公园的环保人士,他们也是最先发起示威的人群。而另一派常与警察发生冲突,主要是左派政党。

  显而易见,抗议运动中的对立双方,都认为运动带有强烈的环保诉求。


  
  土政府被批助长环境破坏


  
  6月7日,“绿色和平”在其网站上发布了环保人士拉提夏·列别特的文章,称“盖奇公园事件唤起了人们对多年以来环境破坏的觉醒”。此前,在土耳其全国很多地方都出现过针对破坏生态的开发项目的抗议活动,但往往遭到警方的镇压和逮捕。

 

  例如,黑海岸边的格兹就曾爆发抗议煤矿开发的行动,但土耳其媒体基本不提此事。

 

  列别特认为,尽管土耳其的可再生资源(太阳能、风能和地热能)丰富,埃尔多安总理却在国际协定中承诺大规模推进不环保的火电建设,无视本国对环保的规定。还有,在土耳其全国2/3的人反对核电的情况下,埃尔多安还计划建造斯诺普和奥库与两个核电站。为此,土耳其还修改了有关建设规划的制度,不要求核电业提供环境影响的评估。


  列别特的文章还称,土耳其有5%的国土被列为“生态保护地”,限制随意开发。但是,政府正在推动议会通过《自然与生物多样性保护法》,新法将允许政府在没有适当理由、不进行公共辩论的情况下,废除某一地区的“生态保护地”资格。


  
  联合国批评土耳其水电开发


  
  据美国中央情报局数据,土耳其2012年的人口已高达约7945万,而且该国的中位年龄(将全体人口按年龄大小排列,位于中点的年龄)仅为28岁,因此仍能维持相当长时期的快速增长。土耳其虽然地处中东,但缺乏石油资源,目前每年花费约250亿美元进口能源。

 

  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曾宣称,土耳其应发挥水电潜力,在境内所有河流上修建大坝以满足能源需求。因此,土耳其政府对水电项目的审批很宽松。目前,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已有超过20个水电项目在建。一座座大坝拔地而起,确实对解决土耳其的能源短缺发挥了作用。土耳其环境与林业部部长表示,2012年1月至7月,土耳其水电供应已占该国电力总消耗的30%。环境与林业部认为,未来8年内,土耳其的水电生产能力有望提高一倍。

 

  但是,一些水电项目因为迁移当地居民、破坏植被而受到环保团体的尖锐抨击。目前,已经有约200万名土耳其居民为水电项目“腾地方”。不少水电站承建商获得授权,可以迁移水电站规划地区的村民,征收私人土地,砍伐国有森林。土耳其的游牧民族(主要是库尔德人)反应强烈,他们谴责政府只知道建水坝,而忽视了民族文化传统和生活习俗的保留。

 

  2011年,联合国曾发布了一份批评土耳其水电开发计划的报告,指责土耳其不顾居民和生态的利益而“恣意妄为”。

 

  作为大规模城市化和工业化的所在地,土耳其当前的城市改造、绿地保护、发展核电水电火电,都引发了大量的环境与社会问题。值得警惕的是,类似矛盾在中国也同样存在。如何未雨绸缪,防止环境问题引发社会动荡,显然是值得认真思考的问题。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