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巴西:失色的金砖?

巴西与其后院:旗鼓相当的大选结果为何影响到邻国?

如所有民主选举一样,巴西选民在投票时很少考虑外交政策。但10月26日总统选举的影响力却不局限于巴西,整个地区都不能置之度外。在过去20年中,拉丁美洲大国突破了内向心态,开始扩大自身在周边国家的影响力。与经济一样,寻求连任的巴西现任总统——中左翼政党劳工党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与她的竞争对手——巴西社会民主党阿埃西奥·内维斯(Aécio Neves)在外交政策上也是相去甚远。

巴西的魄力是从上世纪九十年代社民党费尔南多·恩里克·卡多佐(Fernando Henrique Cardoso)执政时开始变得更强的,并在劳工党路易斯·伊纳西奥·卢拉·达·席尔瓦(Luiz Inácio Lula da Silva)在位的七年(2003-2010)中得以延续。二者很重视巴西、阿根廷、巴拉圭和乌拉圭共同建立的南方共同市场,也很重视与南美的关系,并且积极推进与亚非的联系。二者都对美洲34国自由贸易区持保留态度,卢拉更是将其终止。

但二者执政上也有差异,差异产生的原因之一就是巴西不断变化的形势。卢拉把重点放在“南南合作”以及与“金砖国家”的交流上。巴西与俄罗斯、印度、中国以及后来的南非共同组成了“金砖五国”。卢拉强调与拉美国家的政治合作,而与美国的合作虽然重要但却艰难,尤其是在他不顾美方反对坚持通过对话解决伊朗核问题之后。

除了与伊朗疏离,罗塞夫在其他方面基本都延续了卢拉的政策。她开门欢迎乌戈•查韦斯(Hugo Chávez)领导的委内瑞拉加入南方共同市场,而有评论家表示:现在的南方共同市场与其说是贸易合作,不如说是左翼政府的联盟。但南美整合的愿景因实行自由贸易的智利、秘鲁、哥伦比亚和墨西哥共同建立的太平洋联盟这一对手而黯淡无光。

罗塞夫主要外交政策的成就是成功举办了全球互联网峰会。她意图与美国改善关系的努力也因斯诺登棱镜门事件中的被监听而横生枝节。

总的来说,罗塞夫对外交政策没太大兴趣。Política Externa的编辑Carlos Eduardo Lins da Silva表示,罗塞夫对外访问的次数还不足卢拉首次执政时的一半,相应的被访问次数也减少了一大半。外交官表示罗塞夫没有时间关心曾经深孚众望,如今却深负众望的巴西外交部。连任之后,她会重新考虑访美,这一计划曾因棱镜门事件而被取消。巴西南美政策工程师、两任总统特别顾问马尔科·阿乌雷里奥·加西亚(Marco Aurélio Garcia)可能辞职。

社民党内维斯希望有更大动作的改革。他力图改变鲁本斯•巴博萨(Rubens Barbosa)所谓的巴西从世界利益链上分离的状态。他还将废除南方共同市场制定的任何与第三国家签订的条约都必须得到整个联盟同意的规章。如果阿根廷和委内瑞拉这些极端保护主义者反对,他很可能把南方共同体市场变成一个关税联盟。这种做法会推进目前龟速进展的与欧盟的贸易谈判,并且密切与太平洋联盟的关系。

如果内维斯当选,另一个不同将会是巴西近几十年推出的独立外交政策。在卢拉和罗塞夫时期,这似乎仅指“反美”。罗塞夫谴责美国发起的反伊斯兰国家行动,但并未明确反对俄罗斯占据克里米亚的行动。在巩固与亚非国家关系的同时,内维斯也会加强与发达国家的联系,发达国家是巴西制造业技术和市场的主要来源。对于南美洲国家,内维斯奉行“去意识形态政策”,而非与委内瑞拉、阿根廷和古巴结盟。

巴西不应该也不会变成美国的小跟班,内维斯的某些改革看似小修小补,实际却足以将加拉加斯、布宜诺斯艾利斯、墨西哥城以及巴西利亚之间的僵持局面,激发成为一场势均力敌的竞争。(杨曼玲/译)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