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专题研究 > 巴西:失色的金砖?

经略编译| 巴西左翼政权的终结

巴西首位女总统迪尔玛·罗塞夫(Dilma Rousseff)和她所领导的左翼政党——巴西劳工党,正在面临着严重的政治危机。4月11日,巴西国会众议院弹劾委员会以38:27的投票结果通过了针对罗塞夫的弹劾建议,众议院将很快启动弹劾程序。反对派对罗塞夫的指控是,她涉嫌在2014年谋求二次连任时违反了预算法,还卷入了一场巴西石油公司的巨大贪腐案。

政局的动荡,让巴西面临的经济困境雪上加霜。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412日发布的最新一期《世界经济展望》报告预测,今年经济将萎缩3.8%,跌幅与去年相同。4月11日,巴西央行发布的《焦点调查》报告显示,金融市场分析师预测,巴西今年经济将衰退3.77%。尤其糟糕的是,今年里约热内卢将举办奥运会,这是南美大陆第一次承办奥运会,各方对此颇有期待。但从现在来看,巴西政要们已经完全无心于奥运会了。 

在新世纪的开端,巴西经济一度引领风骚。劳工党领袖卢拉在2002-2010年期间领导这个国家,经济保持了很高的增长率——哪怕是在2010年卢拉卸任的一年,巴西仍然保持着7.5%的增速,仿佛丝毫都没有受到欧美金融危机的影响。作为左翼领袖,卢拉致力于改善下层民众的生活境况,扩大政府财政开支,让大量底层民众跻身于中产阶级行列,在国内外都赢得了很高的声望。 罗塞夫作为卢拉的接班人,顺利地赢得了2010年大选,接任总统。作为前任总统,卢拉也一直持续地为罗塞夫出谋划策。

罗塞夫与卢拉双剑合璧,为何仍然无法抵御巴西的经济下滑和政局的动荡?巴西这是怎么了? 著名英国历史学家佩里·安德森(Perry Anderson)日前在《伦敦书评》(London Review of Books)杂志上撰文《巴西的危机》(Crisis in Brazil),分析了巴西的当下局势,本刊在此对其论述要点作出概括。 

 

经略编译807.png

W020150908394025974082.jpg

发表在《伦敦书评》上的《巴西的危机》及其作者佩里·安德森

在经济上,巴西在卢拉时期的繁荣,其实具有一定的偶然性。如同普京和查韦斯一样,卢拉赶上了全球经济繁荣的好时候,石油、铁矿石、铜矿石等大宗初级产品畅销。2010年,卢拉第二个任期结束之时,初级产品在巴西出口中的比例从28%升到了41%;2014年,在罗塞夫的第一个任期结束之时,初级产品占到了出口的一半。出口的繁荣带来的是政府财政收入的阶级攀升,这成为卢拉和罗塞夫扩大社会福利的基础。但是,资源产品“来钱太快”,同时也带来了“资源的诅咒”,制造业因为成本过高而难以生存,在巴西的产业结构中不断萎缩。而卢拉和罗塞夫并没有采取措施调整经济结构,扩大制造业的比例。随着2008年金融危机带来的影响逐渐显现,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不断下跌,巴西与俄罗斯、委内瑞拉这些国家一样,迎来了难过的日子。

出口既然不振,卢塞夫试图通过刺激消费,拉动内需。她增加了最低工资,通过各项项目给予穷人以现金支持,银行释放大量消费信用。其结果是,到罗塞夫2014年连任时,利息支出已经占到了巴西家庭支出的五分之一,已经很难有进一步刺激消费的空间了。巴西2014年经济增长率仅有0.1%。为了重新推动经济,罗塞夫在其第二个任期中任用芝加哥大学训练出来的经济学家,推动紧缩政策,减少社会福利支出,紧缩公共信贷,增加税收,出售国有资产。这些政策导致了其支持率的进一步下降。支持率下降,并不仅仅是因为经济的萎靡不振,大量原来支持罗塞夫的选民认为她背叛了自己的社会基础,采用了她的政敌的政策。

同时,巴西的宪法结构本身存在着巨大的缺陷。巴西采用了美国式的总统制,但其议会的选举方式,却没有采用英美的多数制,而采用了欧陆议会制国家盛行的比例代表制,而这导致的结果是议会中政党林立,很难形成具有掌控力的大党。卢拉总统刚上台的时候,他所领导的劳工党在议会里控制席位不到五分之一。总统制政体最怕的就是陷入宪政僵局:立法权和行政权掌握在不同的政党手里,双方相互否决,要改变僵局,只能等待其中一方的任期结束,重新选举。而在议会制政体下,议会可以通过不信任案来推翻内阁,行政权一方面也可以解散议会,提前大选,总统制下没有这些手段,总统要赢得议会的多数支持,只能与议会中的政党做交易。一个常见的做法,是让出一些内阁位置给议会里的其他大党,组成联合政府。但这样的代价是,执政党很难坚持自己原来的政纲,在路线上只能与原来的合作者妥协。

卢拉刚上台的时候,坚决坚持自己的政纲,面对不合作的议会,他采取的手段是收买议会里的小党派,这样就不需要他出让内阁中的要职给他们。但这种做法在2005年被揭露,人称“大额月度津贴”(Mensalão)丑闻,这导致卢拉丧失了不少中产阶级支持者。次年,卢拉连任总统,但为了获得议会的支持,他被迫让民主运动党(PMDB)进入其内阁,分配给该党一系列要职。罗塞夫继承了这个执政联盟。但民主运动党本身是个比较腐败的党,组建执政联盟之后,即便卢拉和罗塞夫努力控制本党的腐败,也很难监督其执政盟友的腐败,而其执政盟友的腐败,却会在很大程度上影响他们的声誉。正是在这样的一个执政联盟之下,发生了巴西石油公司贪腐案。

巴西石油公司在其顶峰时期贡献全国GDP的10%,其市值高达全球第四。该公司的腐败一直都有,但在2005年“大额月度津贴”(Mensalão)丑闻爆发之后,巴西改革了自身的反腐制度,而反对派则利用这个新的反腐体系,来对执政联盟发动攻击。2015年,巴西司法部门针对此案开展多轮被称为“洗车行动”的调查,查出涉案金额高达40亿美元,至少有三个政党与石油公司的贪腐相关:劳工党的执政盟友民主运动党,进步党以及执政党劳工党。 民主运动党一贯腐败,进步党则是以前的军政府势力的余绪,反对派并不在乎这两个党的腐败,而是抓住他们所发现的执政党的腐败大做文章。

而巴西的司法系统有着政治化的传统,根本不是不偏不倚的。反对派控制的司法调查组不仅自己经常违反正当程序,而且与媒体沆瀣一气,经常喂料给反对派控制的媒体,使得执政党的贪腐成为一个长盛不衰的媒体议题。 

3月16日,卢塞夫紧急任命前总统卢拉出任内阁部长,其用意在于借助卢拉这位领袖曾享有的高涨人气,来挽回政府的支持度。而卢拉出任内阁部长,也可以借助豁免权,暂时摆脱司法机关对于其涉入石油公司案的指控。3月18日晚,巴西联邦最高法院一名大法官裁决中止政府对卢拉的任命,认为这一任命存在帮助卢拉逃避司法调查的目的巴西政府还可上诉,再由联邦最高法院11名大法官投票作出终审裁决。这桩官司,还会持续一段时间。 

如果对罗塞夫的弹劾成功,副总统泰梅尔(Michel Temer) 将在罗塞夫的剩余任期中担任总统。 早在3月29日,泰梅尔领导的民主运动党就宣布退出执政联盟,看来是为弹劾罗塞夫做准备。泰梅尔如果成功上位,他的民主运动党就能与最大的反对党社会民主党以及另外一些小党结盟,在议会中占据多数席位,这样就可以解开行政与立法对立的僵局。但是,佩里·安德森质疑,考虑到全球经济不景气的现状,以及巴西自从军政府结束以来很低的投资率,巴西的前途很难乐观。 

安德森感叹,随着巴西左翼政权的落幕,一个政治周期结束了。在过去的十几年里,这片大陆既产生了反抗新自由主义的社会运动,也产生了相应的左翼政权。但现在,这些左翼政权一个接一个走向了终结。2008年以来,社会反抗层出不穷,然而却未能产生建筑其上的左翼政权。巴西左翼政权终结了,从全球范围来看,目前还没有真正的接力者。 

(冉秉鸾/译)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