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伊万诺夫】伊核问题谈成了,解决乌克兰问题还会远吗?

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极为紧张之际,伊朗核问题达成了协议。这更加使人们为乌克兰感到遗憾,因为为解决乌克兰危机而形成的“诺曼底模式”,远不及伊核问题六方会谈取得的成就。

乌克兰危机的三个层面


过去半年,乌克兰问题一直占据着全国报纸和电视新闻的头条,无数国际谈判和研讨会进行激烈讨论。这些讨论通常是高度情绪化和过于夸张的,讨论的所有参与者都清楚,乌克兰危机真正落幕还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乌克兰还面临着无数考验。


严格意义上说,所谓 “乌克兰危机”固然有乌克兰国家内部的问题,即国内反对派引发的危机。但更重要的是,这一危机还涉及了三个层面的国际关系:俄罗斯-乌克兰层面、俄罗斯-欧洲层面以及最重要的俄罗斯-整个西方这一层面。




在乌克兰危机的各个阶段,俄罗斯、欧盟、美国等三方主要势力共同努力,试图找到一个妥协性方案解决危机,从而缓解乌国内矛盾,恢复政治、社会和经济稳定。但遗憾的是,这种共同推动实质上并没有迈出一步。相反,在乌克兰危机的催化作用之下,围绕当今国际政治和未来国际秩序这类重大问题,俄罗斯与其西方伙伴出现了愈发严重的原则性分歧。


零和博弈


既然已经错失良机,就不必再抱怨过去。重要的是面向未来,寻求解决问题的可能性。比如,国际上就乌克兰问题达成共识的几率究竟有多大?寄希望于俄方与西方达成和解是否现实?几种主要国外力量能为解决乌克兰争端做出多大贡献?


无论在俄罗斯还是西方,大部分评论者对这些问题全部做出否定回答。在他们看来,东西方之间的矛盾由来已久;在可预见的未来,两者关系恶化不可避免;由此他们断定,今后在乌克兰问题上虽然可能会达成一些战略安排和临时协议,但这并不会改变东西方之间整体对抗的模式,以及二者关系中“零和博弈”的本质。




当前,全世界应当做好思想准备,认识到乌克兰冲突将会持续多年,而且冲突带来的恶性后果将会对乌克兰自身,对俄罗斯、欧洲甚至整个世界带来持续影响。


但是,面对这一局面,各方并非别无选择。历史经验告诉我们,即使出现最复杂的情况,也往往可以在最后关头找到解决问题的出路。这就需要各方利益相关者的耐心和必要时让步的意愿,不久前关于伊朗核问题达成的协议就是一个很好的例证。


对立并不妨碍达成协议


国际六方与德黑兰方面就伊朗核问题达成的协议,是近年来国际政治事务中最显著的成就之一。如果该协议真正能够得到执行(而不是成为政治阴谋的牺牲品),那么它的价值就不仅仅在于解决了伊朗核问题,更在于为在核不扩散领域实现国际合作、在中东和其它地区打击极端主义,以及解决当前世界的其他紧迫问题,提供了可能性。




那么,可以将伊朗核问题的解决作为解决国际关系问题的普遍范例吗?不得不承认,通过六方会谈解决问题是一种独特的现象,很难将其直接套用到解决其他国际政治争端上。


值得注意的是:关于伊朗问题的协议,是在俄罗斯与西方关系十分紧张的背景下达成的。为避免会谈崩溃,谈判各方竭力使谈判摆脱这种消极背景的影响,努力引导各方在原则性问题上保持共同立场,促使伊朗核问题圆满解决。这就是我们为什么说,共同的政治意愿、对目标的清晰认识、参与者高度的专业精神和深思熟虑,以及谈判过程中的一贯性和连续性等等所有这些要素,都使得谈判在最困难的国际形势下取得了成功。


“诺曼底模式”不及“六方会谈”


乌克兰及其周围危机仍在持续,在这一背景下,解决伊朗核问题的成功范例尤其值得关注。但是,应对乌克兰危机而形成的“诺曼底模式”,在很多方面相较于伊朗和六方会谈都显得逊色不少。在“明斯克会谈”中,并不是所有的参与者都显示出了要达成一致的强烈政治意愿,各方也缺少明确的谈判目标和直接的解决措施。他们不愿意承认对方的利益,不愿做出一定妥协让步。西方与俄罗斯之间的宣传战甚至在协议的准备和执行期间也没有暂时停止的迹象。


当下,有越来越多的国际势力,如乌克兰的邻国、政治军事组织,被卷入到乌克兰危机这一悲剧性的政治漩涡里。同时也吸引了大量新的国际政治冒险者、犯罪分子和投机者参与到这一事件中来。


我们明显看到,乌克兰越来越缺乏独立解决问题的政治实力。排除国际上的积极参与者,乌克兰已经无法将自己从危机中解救出来。西方政客常常对这一问题视而不见,而这恰恰会在无意间使危机不断深化,最终危及到乌克兰的国家根基。




在这种情况下,走出乌克兰僵局的途径只有一个,那就是提高有志于解决危机的国际参与者的协商能力与合作水平。这涉及到会谈过程本身的工作强度,涉及到讨论问题的体系,也牵涉到“明斯克会谈”的每一个参与者。只有这样,才能为乌克兰摆脱危机、并在未来新的欧洲安全体系中找到其定位达成国际共识。这个过程是一系列正面和负面因素互相影响的过程,需要国际社会积极参与。


也许,会有人怀疑这些措施不足以缓解乌克兰僵局。他们以有可能出现的复杂局面作为借口,从而削弱未来解决危机的可能性。


但实际上,在和伊朗进行的六方会谈之中,这种怀疑论观点就曾经层出不穷,但是针对伊朗核问题的谈判并没有因此受到阻碍。因此,有必要从一开始就加入到怀疑者的行列中来,对乌克兰危机能否解决提出质疑吗?


(出处:http://daily.rbc.ru/opinions/politics/10/08/2015/55c8b9349a794702696a2c6d)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