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乔治·弗里德曼】帝国反击战:德国和希腊危机

 

随着过桥贷款和第三轮援助协议分别被欧洲委员会、德国和希腊的议会通过,希腊危机似乎可以告一段落了。希腊人妥协了,得到了急需的贷款;债主们也可以宣布维持了纪律。接下来,希腊就必须履行协议,开启早就说好的改革,坐等经济走出衰退。只是,在包括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在内的多方看来,前景依旧很不乐观。美国政论作者,乔治·弗里德曼(George Friedman)就在《地缘政治周刊》(Geopolitical Weekly)上发文,指出德国强迫希腊接受条件苛刻的援助协议本身,就有严重的负面政治影响。

时间倒回到七月上旬,当时,希腊和债主的谈判破裂,刚刚违约了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一笔还款。此时的希腊面对一个两难局面:接受援助协议,以经济复苏的长期前景为代价,拯救濒临崩溃的银行业,获得贷款;或者是拒绝协议,然后独自忍受短期经济崩溃的剧痛。所以首相希普拉斯召集全民公投,希望打开局面。正如希相所希望的,希腊民众对债主的条件说不。在接下来的谈判中,希相就可以说,希望得到更加宽松的条件,这是人民的意志,是经过公投确认了的。

接下来,作者认为,作为债主中话语权最大者,德国被置于一个很尴尬的位置。首先,德国面对的是希腊的汹汹民意,而且还是经过公投这一民主程序确认的。如果德国选择给希腊更宽松的条件,这就意味着希腊债务的负担更多地从雅典转嫁到欧盟——也就是德国——身上。这是德国不愿意的,因为其当初开启欧洲一体化进程、设立共同市场和单一货币区的目的,就是为了促进自己的经济增长。分担他国的财政问题,会在事实上损坏德国利益,与促增长的初衷相违背。再说,妥协本身就意味着,某个国家可以通过某种办法,比如公投,来迫使德国给出自己想要的条件。希腊以后是不是可以经常这样做?其他南欧国家是不是也可以?恶例不可开。

其次,而此时一怒之下把希腊踢出欧元区,或者只是“暂时”退出欧元区,也是不可取的。希腊退欧(Greexit)会引起严重的经济和地缘政治后果。作者认为,这会让欧元区变得可以退出,会引起其他国家特别是经济困难的南欧国家效仿。共同市场也势必受到波及。届时德国将发现自己重新置身于一个关卡林立、关税高企的欧洲。鉴于目前德国贸易高度依赖欧元区和欧盟市场的现状,共同市场的任何动荡都会对德国利益造成严重影响。

既然妥协和希腊退欧都是不可接受的,德国就只剩一个选项,就是强迫希腊接受更加苛刻的协议。而这就是713日到17日发生的事情。德国人志得意满,希中堂灰头土脸,而希腊民众则用燃烧弹来表达自己的愤怒。在这次对希腊谈判中,德国成了债主一方实际的主导,而又如此强硬果决。用作者的话来说,德国高举德国优先性(German primacy)、德国国家利益和德国意志的旗帜,击垮了对手。一个在欧洲居于统治地位和中心地位的德国,再一次浮现在世人面前,而且这个国家有能力也有意愿,通过单边行动,把自己的意志强加给他国。一个幽灵,德意志第二帝国和第三帝国的幽灵,仿佛再一次徘徊在欧洲大陆上空。

这并不是德国领导人想要的,却是德国行动的客观结果。因为希腊付出的,不仅仅是远期的经济前景和短期的福利而已。作者认为,如果希腊没有公投,德国迫使希腊政府屈服,还只是国际谈判的传统日常而已。但是粗暴压制一个民主国家由全民公投这一民主程序确认的民意,就是对国家主权的公然侵犯。现在,希腊政府不得不按照德国债主的意志,而不是本国国民的意志,来实行改革、私有化或其他的事情。德国让希腊政府在压力下接受协议,实际上就是把政府和选民至于对立面;要求希腊在一个欧盟的监督机制下行事,而这个机制无疑将会是德国主导。这样,希腊形同受到外国统治(foreign governance)。很难能看到希腊人民能从中得到什么好处,所以作者总结说,希腊交出了主权,得到了贫困。希中堂如今真可谓丧权辱国,而德国人也坐实了侵略者的罪名。

让事情的恶劣性变得更加严重的,就是德国的单边行动。作者不断强调,德国是欧盟的实际主导者,主导了这次谈判,所以作者使用德国而非欧盟来称呼债主。在谈判过程中,德国人跨过了两条红线。其一,欧洲一体化的组织基础,德法合作,被破坏。事实上,法国、意大利等欧洲大国都对此协议不满。其二,最终协议实际上成了德国单边行使力量的结果。二战时期,包括希腊的多个国家被置于纳粹德国铁蹄之下,欧洲人民对德国任性的恐惧,可谓深入骨髓。所以在这次希腊危机中,德国的种种任性之举,在欧洲人民眼中就成了“帝国反击战”的现实主义戏剧,德国银行家化身纳粹军官,脚步声响彻整个欧洲。

所以这样的一个结果,就令人很不满意了。希腊不得不割肉赔款,惨不忍睹。而且这种形同卖身契的协议,能不能执行下去,还是个问题。毕竟民怨沸腾,无助复苏,其能久乎?对德国来说,而且正如上文所言,被透支的,是二战之后形成的和平友好的国家形象,是德国的政治资本。作者谈到,德国领导人主观意愿也许不是如此,可是在如今的局势下,也不能控制局面。欧洲一体化进程也遭遇挫折。这次希腊危机,集中反映了一些欧盟和欧元区的结构性矛盾:贫富差距,近乎无解的债务问题,等等。德国的做法开了一个坏头:有严重债务问题的国家会被逼卖身还债,希腊就是榜样。对于法国在内的欧盟国家再说,欧洲一体化的一大意义和目的就是能够让德国融入欧洲,能够和平崛起,从而带动整个欧洲的发展。今天的结果可谓与之背道而驰,旧帝国的幽灵仿佛被唤醒,让欧洲各国不寒而栗。其实,能够做出一个让各方都不满意的协议,还是很有水平的。估计唯一获利的,就是躲在德国背后那些放债发别人国难财的金融资本集团了吧。

 (原文链接:https://www.stratfor.com/weekly/empire-strikes-back-germany-and-greek-crisis)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