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易明】中美关系大辩论:退避三舍,靠边让路还是把握时机?

  

 

     作者简介
    
  

易明(Elizabeth C. Economy) 是对外关系协会C.V. Starr高级研究员及亚洲研究中心主任。她是中国国内与对外政策、中美关系研究方面的专家,著有获奖图书《一江黑水:中国未来的环境挑战》。本文转载自CFR.org与Forbes Asia。

译者注:该文缩编可见于http://www.lwinst.com/index.php?m=content&c=index&a=show&catid=68&id=9123    



易明


中美关系乃当今世界最为重要之关系。三篇近期完成的论文试图展望这一关系下个阶段的演变。

 

 

亚洲安全近来是颇为热门的研究领域。这是件好事。该区域面临大量引发动荡的威胁:中国南海和东海的岛屿争端,一些东南亚国家治理能力薄弱,朝鲜意图和能力的持续不确定性,等等。这些全都是长期且持续的挑战,因而,关于如何处理这些议题的想法越多越好。

 

 

然而,中美关系及其对区域安全的意义所获得的关注是其他议题无法比拟的。很大程度上,该议题可归结为美国主导时代的终结与否。若已终结,下个阶段应是何种样态,而中国该如何调整?若没有,美国应如何维持其在该区抿作为根本安全保障者的角色,而中国又当如何适应?

 

 

三篇富有见地的近期报告/论文试图应对这一问题:第一篇是由我的外交关系协会(CFR)同事Robert Blackwill和卡耐基基金会(Carnegie Endowment)学者Ashley Tellis合作的“修正美国对华大战略(Revising U.S. GrandStrategy Toward China)”;第二篇是澳大利亚前总理陆克文(Kevin Rudd)所作的“习近平治下中美关系的未来:迈向为了共同目标的建设性现实主义新框架(The Future of U.S.-ChinaRelations Under Xi Jinping: Toward a New Framework of Constructive Realism fora Common Purpose)”;第三篇是卡耐基基金学者Michael Swaine所作的“超越美国对西太平洋的主宰:对稳定的中美力量平衡之需要(Beyond AmericanPredominance in the Western Pacific: The Need for a Stable U.S.-China Balanceof Power)”。尽管陆克文和Swain的分析很大程度上是相容的,但每篇文章都采取了不同的进路并得出了不同的结论。Blackwill和Tellis明显是在寻求为美国在亚太地区继续主导绘制一份路线图。相反,陆克文和Swain则主张,考虑到美国的承诺与国内政治的现实,以及中国的意图和持续增长的能力,此等努力并不现实,甚至有害。陆克文和Swain二者均希望中美两国可以为了更大的长远利益而牺牲近期利益。不过,陆克文为美国分配了大得多的让步责任,而Swaine在呼吁双方相互包容时则更为持平。

 

 

之前,我对陆克文的报告最为期待。我听说,这位前总理在很多场合发表演讲,并一直因其洞见而给听众留下深刻印象。在其报告中,陆克文担负起了调停人的角色——努力弥合“任一边(中或美)可能存在的私下或半私下的对另一边的叙述”之间的鸿沟。尽管中美两国的政策制定者表面上都是该文预设的受众,但该报告在很大程度上是为美国受众准备的——为美国人阐释中国和中国的视角并为华盛顿提供建议。



陆克文

 

据陆克文称,能否在窗口存续期间尽可能创造性地运用这一空间取决于美国。尽管这是个诱人的叙述,但陆克文并未说明他为什么这样认为。此外,让读者存疑的是,当他宣称中国将会更加积极地参与基于规则的全球秩序改革并将带来一个“新的、直率的中国声音”时,陆克文也未说明他为何这样认为。若这位总理能够解释一下这样的声音是否意味着更多的防空识别区或者更多的亚投行甚至两者都有,将会是有益的。不同情况对该区域的意涵有很大差异。

 

 

陆文中还有一些令人恼怒的说法。陆克文开篇就宣称,中国经济将继续茁壮成长,他指出:“抱歉,但总的来说,中国经济模式或许是可持续的。”这是一项蹩脚的宣告,它假定美国人想要中国经济崩溃——事实上,这是极少数美国人所期待的。(美国人真正想要的是能提供公正、开放的贸易与投资环境并繁荣兴旺的中国经济。)

 

 

尽管读来大胆有趣,但陆克文关于习的任期以及与美国出现重大新合作——前提是美国要抓住时机——的潜在可能的分析最终显得单薄,因为难以找到证据来支撑它。习很可能有达成宏大交易的政治资本,然而陆克文对他的信任并无根据,他是否想要进行这样一项交易也不清楚。

 

 

中国对于在更加区域性的安全问题上表态缺乏明确兴趣,这使我最初对BlackwillTellis报告的中心主题颇有共鸣。正如BlackwillTellis所指出的那样,当下的中国领导层几乎没有提供任何线索——不论是言辞还是行动——来表明中国不会以取代美国成为地区霸权作为其最终目标。然而,此报告对中美寻得共同立场的任何可能性都持毫不妥协的强硬态度,这又让我对之失望。其中内置了一项预设,即中国必然想要取代美国——不仅仅是当下的这一政权。这种对于中国政治和利益的决定论式理解忽略了该国内部正在进行的辩论以及出现新的理解的可能性。

 

 

(跟陆克文的报告一样,)这篇文章的建议也长达许多页,且在大多数情况下,它们代表了美国一贯的策略。BlackwillTellis将当前的对冲策略(hedging strategy)从其对密切接触加有限遏制的强调翻转为遏制加有限接触。很大篇幅致力于强化我们和盟国的军事与经济关系。然而,有时仍然难以理解遏制与接触将如何完全协作——举例来讲,“同意增加建立双方安全互信的措施”,与此同时,美国建立起一种新的技术控制体制并对中国的实用商品全面征收关税,以回应北京的网络攻击。不过,不论这篇报告有何不足,对于许多当今的中国经济和安全行为对美国利益带来的挑战以及直接回应这些挑战的必要性,它提出了适当的警告。



Michael Swaine

 

最后,我认为最为低调的一篇——发表时做的宣传最少——最为发人深省和令人信服。Swaine对中美两方视角进行了颇为持平的评估,并正面处理了北京和华盛顿之间因为“与维持亚洲持续安定与繁荣之要求相关的预设和信条相互冲突”而存在的问题。他还指出了一些非常具体的潜在合作领域,包括朝鲜半岛、台湾地区以及海上领土争议的处置,接着,他进一步规划了真实的进程该如何通过多种协调来实现。举例而言,他建议美国停止对台军售以换取北京不会对台使用武力(除非出现台湾在法理上宣布独立的情况)的可靠承诺以及其对于统一将是和平的且必须囊括台湾人民之同意的接受。对Swaine的分析或他开出的药方,读者并不一定完全认可,但在一篇简短得多的文章中,他将读者更深更远地带入了对于当前挑战的理解以及可能的解决路线图。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