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安倍晋三想从美国那里得到什么?

 日本首相安倍晋三遇到了一个难题。自从2012年上台执政以来,他就一直拒绝接受宪法第九条,即“放弃发动战争的权利”的条款。

但他尝试得越多,民众就越是不信服。不过安培依然不屈不挠,并将在下周前往华盛顿,希望争取美国的支持,摆脱宪法的束缚。奥巴马总统和美国国会应当拒绝他的引诱。

 日本宪法的修订需要经过两个步骤。首先,修订决议必须得到国会两院三分之二议员的赞成。之后再经过一次特别的全民公决,如获简单多数赞成,决议便可通过。

 安倍的修宪决议跨过第一道门槛的可能性很大。他所领导的自民党,加上联合执政的公民党,已经占据了议会三分之二的议席,并且这一多数优势很有可能在明年的上议院选举中得到加强。安倍首相最近获得了压倒性的民意支持,但这主要归功于他的经济刺激计划,和扩张军队的雄心主张无关。一项最新的民意调查显示,只有23%的民众支持扩大军事行动,而反对的人数占到了68%

 为了避免在全民公决上冒险,安倍采取了一种迂回的策略。宪法第九条已经明确禁止使用武力威胁,之前的历届政府都将其理解为,日本自卫队只有当本土收到直接袭击时才可以还击。但是去年七月,安倍内阁却发布了一份“乔治·奥威尔”式的“重新解释”,授权自卫队即便在只有他国遭受袭击的情况下,也可以采取军事行动。根据这项新解释,对于任何“威胁到日本生存,以及对生命、自由和追求幸福产生威胁”的行为,日本可以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

 当安倍宣布其推动修宪的计划时,日本民众发起了自二十世纪60年代以来最大规模的街头示威游行。尽管安倍首相当时被迫退让,但他现在重启其修宪行动,并首次授权日本在没有国会批准的情况下采取军事干预。由于害怕另一波的民众反对浪潮,自民党的政治盟友公民党正在抵制这关键性的一步。

当两党在幕后讨价还价的时候,美国国防部长艾什顿·卡特登场了。在近期对日本的访问中,卡特宣布,国防部正在重新评估和日本的长期“防卫合作指南”。旧的指南是基于日本宪法制定的,其中规定日本自卫队只有在国家遭受直接袭击时可协助美军。但是根据一位“高级别官员”的说法,新的防卫指南发生了“很大、很大的变化。”

卡特的提议明显鼓舞了安倍置内阁反对于不顾的勇气。然而,日本宪法对于全民公决的坚持,是麦克阿瑟将军竭尽全力所构建的战后日本民主根基的一部分。如果今天五角大楼能够轻易地弃麦克阿瑟而不顾,那么美国国内的政客完全可以同安倍一道反对和平宪法了。

 

更为糟糕的是,如果卡特的干涉得逞,那会为将来树立一个可怕的先例。安倍领导的自民党已经提出了一份宪法修订案,其中规定,如果言论和结社自由“危害到公共利益和秩序”,那么政府将有权对其进行约束。如果安倍首相成功实践了如此激进的“重新解释”,那么还有什么能够阻止他继续尝试下去?

当前的五角大楼被众多的问题所困扰。卡特防长痛苦地意识到,美军在中东以及俄罗斯挑战欧洲的混乱中干预过度了。鉴于此种糟糕情形,美国正试图将处理远东地区长期威胁的重任部分交给日本。

无论这项军事战略有多大好处,都不应当逾越一些基本的承诺。应当承认,和平宪法是20世纪民主构建的一次成功实践。在和平宪法的帮助下,日本转变成为亚洲民主价值观的堡垒国家。在当下,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动摇这一成就的基石。

对于国防部如此鲁莽地“重新定义”美日联盟的行为,奥巴马总统应当予以告诫,让其住手。他应该坚持给予日本人民足够的时间,让他们能够对政府当前提议的合法性问题进行广泛的讨论。

安倍首相应当利用其在美国国会上即将发表的演讲,达到其他更富成效性的目的,而不是宣布自己在修宪问题上取得了决定性的胜利。(梁鹏/译)

 

布鲁斯·阿克曼是耶鲁大学法律和政治学教授,目前为柏林美国学院(The American Academy in Berlin)戴姆勒研究员。本文发表于赫芬顿邮报网站。

 链接:http://www.huffingtonpost.com/bruce-ackerman/what-shinzo-abe-wants-from-washington---and-why-he-shouldnt-get-it_b_7116292.html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