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布伦特·克兰】云南边境冲突与中缅关系的未来

 

 

文章来源:http://thediplomat.com/2015/01/kachin-and-chinas-troubled-border/

 

随着缅甸政府军与克钦独立军冲突升级,缅甸局势引发了越来越多的关注。2015214日,布伦特·克兰Brent Crane)在日本网络杂志《外交官》(The Diplomat)发表了评论文章“克钦与中国的动荡边境”(Kachin and China’s Troubled Border),讨论了克钦冲突对中国地缘政治的影响、中国在克钦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以及中缅关系的最新走向。经略编译组现将其摘编为中文,以飨读者。

 

 

克兰认为,由于中国与克钦在地理、民族和经济等方面的紧密联系,克钦冲突必然会对中国的地缘政治产生巨大影响。首先,克钦邦的地理位置紧邻中国,特别是克钦独立组织(Kachin Independence Organization,简称KIO)的总部拉咱(laiza)与中国仅有一河之隔,所以克钦冲突必然会对中国的边境稳定造成直接影响。其次,中国的景颇族与主要信仰基督教的克钦族原本是同一个民族,边境线并没有割裂他们在日常生活中的紧密联系。例如,一位景颇族司机生活在中国盈江,但他的两个儿子却在拉咱的学校上学。再次,克钦邦早已与云南省建立了长期贸易关系;自从持续了17年之久的停战状态于2011年被打破之后,拉咱对从云南进口的中国物资的依赖程度更是与日俱增;中国货币与缅甸货币同时在拉咱流通;因为政府军拦截缅甸信号,拉咱的手机也只能使用中国网络。

 

中国在克钦冲突中所扮演的角色并非始终如一。直到2012年,虽然猛烈的交火曾导致炮弹落入中国境内发生爆炸,但中国仍然坚持了不干涉原则。然而,201212月到20131月,克钦冲突显著升级,数以千计的难民涌入,克钦与云南之间的经济活动被迫中断,而中国的能源项目也受到威胁。中国必须对这些问题做出迅速而妥善的回应。除了一些必要的军事措施之外,中国更多地采取了外交手段。外交部副部长傅莹飞往缅甸与缅甸总统吴登盛会面,戚建国上将也于同一天飞往缅甸参加一个战略安全磋商会议。中国还创设了一个名为“亚洲事务特使”的新职位来应对缅甸问题,并任命前任驻菲律宾大使、中国驻联合国代表王英凡担任此职。克兰尤其强调中国于20132月初为缅甸冲突双方安排的双边会谈,他站在西方的政治立场对中国表示批判,认为“这是中国第一次公开主持一场主权政府和境内反政府武装之间的会议,违背了中国长期坚持的不干涉别国事务的准则”。

 

前德国墨卡托中国研究所(MERICS)研究员、前国际危机集团(International Crisis Group)研究员秦立文(Qin Liwen)表示:“对于中国而言,克钦一直是一个是非之地。一方面,与克钦保持特殊联系对中国有益,因为它能成为中国与缅甸中央政府谈判时的筹码;但是,中国如果过于支持克钦人,又必然会陷入麻烦,所以平衡各方关系实乃一场微妙的游戏。”首先,中国在缅甸东北部经营着大规模的能源获取项目,多数是水电站,还有一对穿过克钦以南的掸邦的油气管道,这些项目大都易受破坏。因此中国因此必须在这个动荡不安的地区谨慎行事,避免引发克钦独立军的攻击。其次,中国与克钦邦之间的紧密联系,很可能影响中国与缅甸中央政府之间的关系。2011年,在克钦村民以及环保人士的激烈抗议之下,总统吴登盛搁置该项目,这种妥协在缅甸军政府的统治历史上闻所未闻。克兰认为,密松水电站被关停是中国对缅政策的分水岭,这表明中国不能再“不顾缅甸当地民情而擅自行事”。随着缅甸政府的“民主化”和靠向西方,中国必须及时调整对缅策略,以免重蹈覆辙。

 

克兰同时指出,在动荡几年之后,中缅关系已经开始改善。中国总理李克强于11月对缅甸的访问,以及缅甸中央政府对中国领导的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公开支持,都是关系缓和的标志。但克兰预言中国将重回缅甸事务:“作为投资者的中国很可能迟早不得不重新介入克钦邦的事务,不论它是否愿意。”

 

这篇文章对中缅关系的分析有一定见地,但仍有值得商榷之处。第一,文中到处隐含着对所谓“帝国主义中国”的意识形态式批判,读者在阅读时务必对此保持警惕。因为缅甸冲突事实上已经威胁到了中国最基本的国家安全和区域最基本的和平稳定——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缅甸炸弹频频落入中国。313日下午,缅甸军机炸弹落入云南临沧市耿马县孟定镇大水桑树村,酿成了中国平民49伤的惨剧。由此观之,中国针对缅甸冲突所做出的一系列回应并非干涉他国内政,而是试图用和平的方式解决争端,这不仅是捍卫中国国家安全的必然要求,而且是维护区域和平稳定的应有之义,体现出了中国作为一个大国的责任和担当。

 

第二,作者的意识形态批判削弱了本文的学理深度。作者认为缅甸政府暂停密松水电站项目的原因是中国“不顾缅甸当地民情而擅自行事”从而引发民众抗议,这其实是把“表象”当作“实质”——当然,作者或许是有意为之。最近几年,中国投资的项目在缅甸每每遭到民众大规模抗议,而缅甸政府也屡次以民众抗议为说辞,来阻碍这些项目。除密松水电站以外,2012年,莱比塘铜矿项目也被迫停工,直到今年才全面复工;2014年,中缅皎漂—昆明铁路工程计划也宣告搁浅。自2011年起,中国在东南亚扩大投资的同时,在缅甸的投资却连续三年大幅下滑。

 

这些现象背后最主要的原因,其实是美国力图打破中国在东南亚的战略布局。缅甸是中国未来能源战略的关键环节。为了阻止缅甸进一步靠向中国,打破中国战略布局,美国从上下两个层面采取了策略。(1)通过增加经济援助、扶持亲美势力等方式,促进缅甸当局右转,与西方国家联合。而缅甸国内政治整合不力,派系斗争频繁,议会未能达成一致,更是为美国干涉制造了可乘之机。(2)通过赞助所谓公民组织,以维权、环保能名义发起抗议活动,挟所谓“民意”反对中国。此外,中国确实需要转变投资方式。过去中国海外投资多走“上层路线”,直接和政府进行谈判。而权贵阶层垄断利益,当地群众则认为自己没有得到实惠,从而滋生反华情绪,更容易被煽动和利用。就此而言,莱比塘铜矿复工后,投资方企业参与公益事业,为当地带来水电,从而赢得居民信任,无疑是一个明智的做法。

(向宇/编译)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