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综述编译 > 编译与综述

【《经济学人》】传染:中亚和俄罗斯的危机

 

 


【编者按】自古以来,中亚就对我国有着天然的吸引力。此地古称西域,贯穿其中的丝绸之路连接了东西方和沿路的各个文明,为大汉大唐带来了葡萄美酒夜光杯和汗血宝马。如今,丰富的自然资源(特别是油气)和连接东西方的地理位置给予了它足够的经济和战略重要性。

 

古老的丝绸之路,将在一带一路的战略规划下获得新生。然而国际舞台风云诡谲,进入中亚,需要注意的事情颇多。首先要理解的就是,虽然苏联早已解体,靠着多年的经营和布局,俄国还是对此地有很深的影响。文章里提到,不管是看起来大气磅礴的欧亚经济同盟,还是深度依靠俄国的“汇款经济”,都显示出俄罗斯无与伦比的存在感。如今俄罗斯经济衰退,实力也大不如前,但可以看出仍然在想方设法地保持这种存在感。受伤流血的北极熊,抓住中亚牢牢不放,警惕着一切外来势力,特别是体量极大胃口还不错的我国。这是中国的一带一路战略注定会面临的挑战。

 

当然,机会是和挑战并存的。文中也提到,与对俄罗斯贸易额大幅下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对华贸易的显著增长。毕竟,只有经济增长才会解决或至少缓解让中亚国家政府焦头烂额的各种社会问题。中国建设一带一路的产业布局,也有助于中亚各国实现再工业化,符合他们的期望。欧亚经济联盟,看似“铁板一块”,其实这个联盟把原苏联各加盟国市场连成一片,也给了中国企业很多机会。最重要的是,中国不搞帝国主义,一带一路着重产业布局和经济建设,不是拉帮结派,更不是挖墙脚。我们相信,只要经营得当,中国、沿途的中亚各国乃至俄罗斯,都能从中获得自己想要的东西。而丝绸之路,也必将重现汉唐盛世的繁荣。

 

链接:http://www.economist.com/news/asia/21639564-rouble-plunges-central-asia-feels-pain-contagion

 

 

卢布跳水中亚疼

 

即使碰上好年成,这个时候她的儿子能够在由石油支撑经济的俄国找到工作,尹洁谷·卡迪拉利耶娃(Enjegul Kadyraliyeva)还是得靠儿子寄给她的钱在吉尔吉斯斯坦艰难生存。如今她担心,她将不得不靠在吉尔吉斯斯坦首都比什凯克(Bishkek)坑坑洼洼的大街上卖干酸奶团和棒棒糖挣来的一点小钱来养活孙子。

俄罗斯经济困难,卢布跳水——这是国际油价跳水的结果,由于经济上的不良管理而恶化——这让数百万投亲靠友在这个前帝国主义国家工作并寄钱回家的中亚人担惊受怕。据世界银行(World Bank)称,国外汇款相当于吉尔吉斯斯坦国内生产总值(GDP)的三分之一,塔吉克斯坦国内生产总值的一半。随着卢布走低,外国工人能够汇出去的钱跟着下降,这些钱通常以美元计。根据俄罗斯央行的数据,2014年的第四季度,跟前一年同期比较,乌兹别克斯坦收到的汇款下降了9%。一位分析人士认为塔吉克斯坦的汇款较去年同期下降五分之一。

最近几个月,区域增长降了又降。中亚国家的货币也跟着走低。土库曼斯坦,一个封闭的富产油气的国家,在一月份让其货币马纳特(manat)贬值达19%。部分由于走弱的汇率,吉尔吉斯斯坦和塔吉克斯坦这两个最穷的前苏联国家面临着两位数的通胀率。当然,卢布跌得更惨——去年跌了一半。这让中亚国家的产品在俄国竞争力低下,而俄国是中亚五国最大的市场。乌兹别克斯坦对俄国的汽车出口同比下降35%。一位在莫斯科贩卖进口坚果和水果干的塔吉克斯坦人说,他已经没有利润可言了。

关于在俄国的中亚劳动者,他们的几位国家领导人预计四分之一的人会回国。成千上万的失业年轻人涌入本身就不强势的国家,这样一个前景让腐败横行的政府忧心忡忡,这些政府很少创造工作岗位,只能依靠移民来缓解社会压力。在2009年上一次金融危机中,向吉尔吉斯斯坦的汇款减少了28%,务工人员回国。这为几个月后该国从民选总统变为独裁者的库尔曼别克·巴基耶夫(Kurmanbek Bakiyev)被暴动推翻的根源。

尽管如此,吉尔吉斯斯坦不顾被绑在俄国经济上这一显而易见的风险,忙着通过加入欧亚经济联盟(Eurasian Economic Union)来加强与俄国的纽带,此联盟的设立意在制衡欧盟。欧亚联盟由俄国所主导,是一个前苏联范围内的关税联盟,其规定在201511日生效。即使是吉尔吉斯斯坦的官员,也预计加入联盟后——将在五月份最终确定——失业率会翻倍。比什凯克的一个商业游说组织国际贸易委员会(International Business Council)的主任阿克提莱克·敦加拉罗伊(Aktilek Tungatarov)说:“人民群众对即将到来的一体化十分担忧。我们的领导人无法解释都有啥好处。”中亚的企业表示进入俄罗斯市场仍然会很艰难,同时很多中亚人认为这个联盟实际上反映了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重建苏联的企图。哈萨克斯坦是欧亚联盟的创始国之一,也是联盟唯一的中亚成员国。但是联盟的启动十分坎坷。去年,与俄国的贸易下降了五分之一(作为对比,与中国的贸易增长很快)。就俄国干涉乌克兰一事,两国颇有一番争吵。

吉尔吉斯斯坦的首相卓·奥托尔巴耶夫(Djoomart Otorbaev)说,加入欧亚联盟,吉尔吉斯斯坦别无选择。二十年来,吉尔吉斯斯坦的贸易商们利用本国的世贸组织成员国身份,进口便宜的中国商品,并重新出口到其他前苏联国家,包括俄国。欧亚联盟的关税壁垒会终结这一切。吉尔吉斯斯坦的政府智库国家战略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Strategic Studies)的主任塔兰特·绍塔诺夫(Talant Sultanov)说,“原先的办法行不通了”。他表示,吉尔吉斯斯坦必须学会制造业,当然这会很难。

同时,俄国希望扩张欧亚联盟,并且打上自己的印记。塔吉克斯坦大概一半的工作年龄男性在俄国,同去的还有六百万乌兹别克斯坦人。一月一日,俄国开始要求非欧亚联盟成员国的移民参加俄国历史和语言测试。莫斯科市政府已经让来自非欧亚联盟的外国务工人员申请工作许可的费用涨了三倍。见微知著,何况这些迹象并不微小。

(林梓/译)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