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读评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说了啥(二)

大超

 

0.jpg

戏如人生,人生如戏,开年大戏《怒火中烧:川普白宫秘闻》仍在上演。本文将第5至8章放在一起,接力三木兄,这里为各位看官奉上“第二弹”,笔者未曾跨过作者伍尔夫君进行小心求证,姑且根据该书内容加以重述——毕竟,仅从书中内容来看,川王白宫里每天发生的事,绝对是比戏精彩,比小说还丰富呐。

伍尔夫君第6章标题为“在家”(At HQME)。且说天下甫定,老川王自己第一件要做的事是搬家。乔迁本应喜迎人,奈何总统责任重,入主白宫的特朗普笑没哭多。老川王客串总统,对新家的初体验如何呢?

对此,伍尔夫君指出, 老川王的第一反应是“嫌弃”——对其他沉浸于普通政治生活的总统来说是“高迁”的白宫官邸与川普塔相比不过尔尔,仆人、保安、侍从、顾问,白宫有的,塔里统统都有,所以当总统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0.png

老川王的第二反应还是“嫌弃”,毕竟在塔里住了三十多年,虽然一直保持着上世纪八十年代的风格,但好歹高端大气上档次,相比之下,1817年重建的白宫只做了小修小补和些许设备更新,著名的“啮齿动物问题”更是让这座老宅的历届主人不胜其扰,甚至是吓到弹起。有羡慕川王旅馆老板技能的友人好奇他为啥就不重新建一个白宫,但似乎川王自己已经得上了“搬家综合征”,果然不是自己的地盘就是各种不适应,有那么多双眼睛盯着,川王也是没法任性地大拆大建嘛——与纽约地标川普塔相比,落差不是一点点。如果说还有第三反应,那便如川王自己参演过的电影《小鬼当家》一般:一边怕得要死,一边还要说“我玩得起”。

据川王的竞选干将凯丽安·康威(KellyanneConway)讲,川王自己舍小家、顾大家,毅然放弃了纽约川普塔舒适的家,努力与新家“融为一体”(part ofthis great house)。伍尔夫君的这段描写实在精彩,古往今来万人之上的在位者,日常起居中不经意流露出的“总有刁民想害朕”心理也不过如此:在白宫里,他缩回他自己的卧房——自肯尼迪白宫时代以来总统夫妇分房而居还是头一遭(尽管梅拉尼娅到目前为止也只在白宫里待了一丢丢时间)。在最初几天里,加上已经摆在那里的电视机,川王又订了额外的两台电视,给卧房门加了道锁,因此还跟坚称有权进入卧房的特勤处谈崩了。他痛骂为他从地板上拾掇衬衫的后勤员工:“如果我的衬衫在地板上,那是因为我想让它待在地板上。”然后他又强制颁布了一系列新规矩:任何人不得触碰任何东西,尤其是他的牙刷。——这里伍尔夫君不厚道地加了话外音,吐槽川王长期害怕被人下毒,因而喜欢吃金拱门——没人知道(好嘛,现在大家都知道了)他要来,而食物都是预制的,相当安全。

更有甚者,他对自己的内务亲力亲为,会亲自通知内务部门换床单,并且他要亲自撤床单。——这谨小慎微,也是没谁了。为了自我调节小情绪,老川王在除了和国师班农共进晚膳的时间里,习惯于6:30窝在床上啃芝士汉堡,盯着三台电视机屏幕,跟朋友煲电话粥求安慰。——这里又响起了伍尔夫君牌话外音,能自拍、能发推、能求助场外观众的手机,才是老川王连接世界的真正依托。老川王经常打电话跟一小撮朋友吐槽,最经常打给汤姆·巴拉克(Tom Barrack),巴拉克君位同起居注官,专司记录川王焦虑指数,制表比较之。

0 (1).jpg

老川王客串《小鬼当家2》剧照

为了照顾老川王搬家闹出的小情绪,也为了缓解“观之不似人君”的尴尬,白宫众人不可说没有开足马力,川王自己也难得忧中见喜。开门第一喜是成功任命大法官尼尔·哥萨奇(Neil Gorsuch),哥萨奇君成功扛住了挑剔的媒体,仅凭这一点,就足以成功圈粉老川王。这位保守立场坚定、诚实、拥有法律和司法金牌信誉的新晋大法官就是一个行走的发光体,令老川王的星星眼里容不下其他,更是忘了自己在任命之前根本不知道哥君姓甚名谁,忘了曾不离不弃、差点海誓山盟的卢迪·朱利安尼(Rudy Giuliani)还在眼巴巴等着川王兑现“苟富贵,无相忘”的诺言呢,结果朱君不但没当成大法官,连国务卿的美梦也被雷克斯·提尔森(Rex Tillerson)给敲碎了,更不要说国师班农与大内总管普利巴斯从中作梗,妥妥做实了老川王“嫌贫爱富贵,抛弃糟糠妻”的渣男形象,隔着文字,笔者都能感受到来自朱利安尼的浓重的怨妇气了。——但那又怎样呢,对川王来说,高兴就好。

另一件让川王找回场子的事,莫过于他自创的“总统战略与政策论坛”(the president’s Strategic and Policy Forum),论坛表面上由黑石大佬史蒂芬·施瓦茨曼(Stephen Schwarzman)牵头,聚集了一大批CEO和商业巨头,如伍尔夫君所指,论坛汇集了一大票“美国曾经伟大”(when-America-was-great)时代的巨头,媒体和科技公司根本插不进脚;而实际上,论坛的主意来自驸马爷库什纳,借此为自己谋一个可以和商业大佬们碰头的平台。对老川王自己来说,论坛的作用与皇家“苏州街”无异,白宫众人也乐见其成,所谓“营造一个让他觉得舒适的环境,创建一个气泡,让他隔绝于卑劣的世界”,他当然享受这种“众王之王”的感觉,携白宫全部大员出席,或正襟危坐作励精图治状,或在椭圆办公室内忙着指挥热情的观众合影,决定谁入镜,谁消失,“假装微服私访”的把戏玩得不亦乐乎。

好景不长,莫名出现的“浴袍事件”让老川王所有故作端庄的努力一秒破功。2月5日,“假新闻”、狗仔队《纽约时报》披露了老川王白宫故事一则,大致是说登基半月,老川王夜半着浴袍游荡于宫中,还没法搞定灯座开关。消息一出,川王瞬间炸毛,化身“雪姨”,怒斥媒体,据伍尔夫君描述,其状大略如下:有本事造谣,就开门把话说清楚呀!凭什么历届总统都不喷,偏偏要来找朕茬?光拿浴袍来说事,为啥不提朕当天从墨西哥人手里抢回了价值700万美元的就业机会?老川王义正言辞,头可断,血可流,尊严不可丢 (dignity isso important)。

此外,感受到世界的深深恶意,老川王再次煲电话粥向友人求安慰,在接下来的48小时内不停追问:浴袍何物?朕乃人中之龙,非池中之龙,岂愚夫愚妇口中“深夜浴袍男”?舆论如是,吾辈之哀也!再者,怀揣“总有刁民想害朕”的想法,老川王开始在白宫内抓内鬼。伍尔夫君指出,川王登基半月,白宫众人手中各有一份检举内鬼的名单,争相在自己被曝光之前,先把别人捅出去。至于“浴袍事件”本身,一说泄密者是国师班农,自诩为国王的“树洞”,却婊气十足地到处告密;一说川王之所以悲伤逆流成河,源头也还是自己,总之尚无定论,一时间人人自危。

0 (3).jpg

花开两朵各表一枝。伍尔夫君书中第8章名为“组织结构图”(ORG Chart),恐怕他自己都把自己逗笑了——川普白宫的组织结构图?开玩笑,还有这种操作?伍尔夫君一语“好的管理贬低自我”微言大义,然而对于白宫众人来说,真相是必须适应老川王“突然间的自我”。老川王家搬得不开心,后院里也是没得清静。朝廷正值用人之际,一众打江山的兄弟也需要封赏,老川王一边希望继续做“我爱人人,人人爱我”的自己,一边又怒斥被操控传闻,试图推行军事化管理,强调自己终极大boss的绝对地位。然而能跟着他进白宫的,个个都不是省油灯,一时间白宫三分,普利巴斯、班农和库什纳之间的互相鄙视成就了一出宫斗大戏。

0 (4).jpg

根据伍尔夫君描述,笔者手绘的白宫“组织结构图”

关于国师班农君及其背后的金主莫尔西,作者伍尔夫君已经在前四章里毒舌吐槽过,后面还有更精彩的互撕情节,笔者在这里不做回溯,亦不剧透,姑且说说一入白宫就几乎被打入冷宫的大内总管普利巴斯和驸马爷库什纳。

普君仕途,可谓一路坎坷,如伍尔夫所说,此君被踢出白宫已成为白宫众的共识,唯一的分歧在于这件事何时发生才不会让老川王觉得太尴尬。而普君自己也似乎一直在怀疑人生,甚至是在胜选后的过渡期内,他都在怀疑自己能不能挺到川王的就职典礼,到了真正领大内总管职,他又开始怀疑自己能否在川王的军事化管理下熬过一年,遂给自己立了个小目标:挺过6个月。

至于老川王自己,伍尔夫不客气地指出,人家是根本不在于有没有“组织建设”这种操作的,川王自己就可以分饰幕僚长一角,将媒体秘书升为首席幕僚,然后再将媒体秘书也变成奴才和替罪伴读(a mere flunky and whipping boy),继而扶植分封自己的一众亲友。但同时,川王又越来越喜欢普利巴斯,因为其没啥存在感,在必要时又能成为合适的沙袋,骂不还口,打不还手。

但诸位看官也不能忘了老话:咬人的狗都不叫。普君背后站的可是共和党在国会的大佬保罗·瑞恩(Paul Ryan),后者操控的可是实打实的立法权,根本不屑于国师一党的小把戏。普君在白宫里就像个受气的小媳妇,抱怨政治新手没经验,更不满新家极品亲戚多,免不了要回国会建制派的“娘家”哭上一哭,而事实证明,娘家硬气还是很管用的。

至于驸马爷一党,伍尔夫君为第5章的标题生造了一个词“杰万卡”(Jarvanka),这分明就是在告诉各位看客:精明如皇太女,不过是老川王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然而伍尔夫君也把话说了回来,库什纳当年之所以能成为老川王预定的大驸马,除了溜须拍马哄老头技术一流,还得说二人气味相投:库什纳简直就是老岳父的翻版!川王登基第九日,邀斯卡布罗(Scarborough)和布热津斯基(Brzezinski)这对姘头共进午餐,席间提到二人的结婚难问题,正统犹太教徒库什纳当即宣称自己是互联网上的一神教牧师(Internet Unitarian minister),要为二者证婚,老川王也不含糊,马上说自己为二人赐婚,结婚地点都替二人想好了,就在海湖庄园!

还有,库什纳小夫妻俩最大的优点就是听人劝,尽管老川王一再发出入仕邀请,二人总是小心翼翼地拒绝,但这也一点都没耽误其实际插手朝政,膨胀野心。伍尔夫君在书中提到了连体婴“杰万卡”之间的“小生意”:如果未来时机成熟,由皇太女来竞选总统(或者先来竞选)——伊万卡的江山梦在于取代希姨(Hillary Clinton),成为美国的第一位女总统。

库什纳从民主党阵营跳槽过来不到一年时间,“杰万卡”成了实际的幕僚长,库什纳想在墨西哥问题上有所作为,无奈刚刚促成美墨总统协商,转身就被老岳父的推文打了脸。而连体婴的另一边,皇太女伊万卡则似乎一步一个脚印,在由调停者和上流名媛组成的“潜在影子白宫”(a potential shadow White House)中站稳了脚跟,显得更成功些。伊万卡也曾抱怨老川王当总统影响了自己的生意,但找准新目标以后,她洗白成功,树立起自己事业家庭双丰收的形象。

尽管如此,作者伍尔夫君还是忍不住吐槽,“迷你川”(mini-Trump)就是迷你川,再怎么包装,伊万卡都逃不过“乃父光环”,正所谓父在观其志,皇太女有样学样,在川王《做生意的艺术》之后推出了自己的《工作女人:重写成功规则》(Women Who Work: Rewriting the Rules for Success),销量甚佳——即便处于叛逆期,她也没有像同龄富二代一样怒怼父母;伍尔夫期待一个更有血气的伊万卡,然而皇太女真真是严格遵从了“在家从父,出嫁从夫”的妇道,在老川王入主白宫之后,伊万卡便要帮着驸马跟父皇讨价还价,也接受了“在美国,政治全靠人脉”之道,招兵买马,安插棋子,成功邀请蒂娜·鲍威尔(Dina Powell)加入白宫。

0 (6).jpg0 (5).jpg

“迷你川”的总统梦

白宫令出多门已不是一天两天的事了,在伍尔夫君看来,一个没有组织架构的白宫之所以能撑下去,多亏了副幕僚长、女官凯蒂·沃尔什(Katie Walsh)。沃尔什此女,在常规政治世界里本平淡无奇,但放在川普的白宫里就显得精贵了许多。按照作者的说法,此女乃典型的共和党中人:身家干净,为人活泼,做事条理分明,干活极有效率。沃尔什是政治世界中的专业者,反应能力和组织技能远超意识形态。自视为“低头做事”型人(a head-down-get-things-done kind of person),沃尔什拒绝各种胡言乱语——在诸位中国看官眼中,沃卿气质绝对配得上“佛系女子”的称号。

伍尔夫君提及了这位佛系女子的成长史,尤其是她曾求学于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经历,还顺便调侃了一下常春藤学校不出政府管理人才的现状。在为老川王助选期间,沃卿扮演着为川王输送可用全国政治资源的舵手角色,功不可没;跟着川王入白宫,沃尔什为案牍所劳,更是全程见证了上文提到的三股势力之间的“塑料花友情”。

伍尔夫试着从沃卿的视角透视白宫,得出的发现也是相当有趣:面对总统,沃卿的工作是努力将一系列的想法变成计划,而鉴于老川王“深不可测”的文化水平以及“不看也不听”的个性,沃卿做得最多的工作就是“猜”,这一点也得到了负责做预算的米克·穆万尼(Mick Mulvaney)的证实,后者为了搞定一个预算案,愣是要转头在老川王的演讲中寻找政策灵感;此外,沃尔什还是总统的工作调度,但她发现总统和他的幕僚之间几乎不曾交换过任何的信息,在她看来,国师班农就是个另类右派斗士,库什纳是纽约民主党,普利巴斯是共和党建制派,仨人各自运作着属于自己的(或自己金主的)白宫,又各自为老川王服务:班农贡献灵感和目标,普利巴斯-瑞恩贡献专业的治理经验,而驸马爷则惯于奉承老王,提醒其提防前两者。

沃卿将白宫各势力看得透亮,但她也越发认为白宫的日常管理变成了不可能完成的任务,面对升级中的宫廷撕逼大战,她也越发无所适从。处于混乱之中的佛系女子也曾将副总统彭斯的办公室当成避风塘,但她也清楚,一个沉默寡言、“参加葬礼和剪彩”的副总统能力毕竟有限。于是乎,这位苦撑白宫组织架构的女将度日如年,终于3月30日黯然离场。在伍尔夫君笔下,沃卿也是可怜之人,笔者读罢也不禁感叹:打败佛系女子的,绝对不是堆积如山的工作,而是对工作意义的永恒追问呀!

0 (6).jpg

“佛系女子”沃尔什:微笑上任,但很快笑不出来

再说搬家前就存在的“历史遗留问题”:通俄门。若仅仅是一个恶性竞选策略,随着川王入主白宫,这件事就应该被遗忘了(let it go),但看上去民主党(“奥巴马派”)、媒体、智识阶层等等不喜欢新总统的人就是意难平,于是乎他们齐齐发难,不放过任何一点将老川王和俄罗斯联系在一起的阴谋论和证据。据伍尔夫称,闹剧始于一位“奥巴马式女人”,56岁的萨利·雅茨(Sally Yates)代理司法部长——尽管老川王是政界菜鸟,但他至少懂政客们的心思,而雅茨恰恰是他搞不懂的官僚,他就是摸不清这类人的脾气和动机。于是,麻烦来了,雅茨紧咬住新任命的国家安全顾问马克·弗林(Michael Flynn)不放,白宫对此问题的态度也是一变再变:朝廷中人几乎是第一时间一齐质疑弗林的可信度,经过了弗林本人的回应,白宫似乎又觉得这“都不是事儿”,纯粹是媒体和吃不到葡萄的民主党人在羡慕嫉妒恨。

与老川王一脸懵逼地看待自己的胜选一样,民主党人至今还不清楚到底是怎样失败的,于是只得通过一贯反川普的媒体,挖点料出来找回场子——国会民主党人相信无风不起浪,国会共和党人则将整个事件看成是为控制川王的暴脾气而摸到的一张好牌,智识阶层也能在倒川行动中获益,更不要说那些被“奥巴马式女人”填充的FBI和DOJ了,想必,她们也一定从收集和调查证据中找到了激情和乐趣。

就这样,各门各派似乎一时间都统一在了“反川王”的大旗帜下,难怪毒舌的伍尔夫君要说,“如果所有的政治都是一场关于你对手的力量、洞察力和克制的测试,那么不管经验事实几何,通俄门都是一场相当聪明的测试,挖了许多坑,留给许多人跳。”毫无疑问,力量、洞察力和克制,政治菜鸟川王统统没有,于是乎他和他的许多朋友们都进坑了,更有甚者,围绕川王的“通俄”动机还延伸出了膜普论、金脉交易论、黑客入侵论、交友不慎论及敲诈论等五大理论,不可谓脑洞不大。为了防止被团灭,朝廷众干将选择弃车保帅,纷纷猛批弗林,在被《华盛顿邮报》记者套词之后,普利巴斯和班农再次站出来质疑弗林,连一向没什么存在感的副总统团队也站出来吐槽弗林乱说话。重压之下,老川王对弗林绝对是真爱,爱到不听众人劝告,爱到见日本首相也要带上处于风口浪尖的弗林,爱到将所有的错都推在聊天录音带上,然后坚持带着弗林和加拿大首相吃午餐。

正是在弗林的事上,笔者看到了老川王“冲冠一怒为红颜”的气质,也真正体会了本书标题“怒火中烧”的些许味道。弗林最终因为对副总统撒谎而被解雇,而在伍尔夫看来,弗林压根就没有向彭斯汇报的必要,因为他对老川王的影响力显然更大。或许,弗林与跟随川王入住白宫的其他各位无甚两样,也是被川王的胜选给吓傻了,但稍有区别之处在于,弗林此前的浮夸风使其树敌太多,而他也更为胜利冲昏头脑。解雇弗林是川王的无奈之举,其中多少带有“霸王别姬”式的悲凉,但谁又能说这一解雇不算变相的保护呢?离开白宫的弗林成了如今华盛顿潜在的最有权力者,但“通俄门”这把枪却依然顶着老川王的脑门,至此,老川王成了真正的寡人,独守着“白宫”这座孤家。

0 (7).jpg

来自弗林的“深情凝视”

 

总结本集剧情,正所谓:

川王乔迁忧胜于喜 夜半浴袍端庄全无

三分白宫各为其主 女官苦撑难挽局面

通俄门余波意难平 为遮丑弗林终遭弃

预知后事如何,请听下回分解。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