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金弘宇|从中美俄新轻坦项目看未来地面战场 ——中俄篇

从中美俄新轻坦项目看未来地面战——中俄篇

金弘宇

导言

不难想象,以“钢铁洪流”扬名立万的俄罗斯人不会将这种半吊子的“轮式坦克”作为装甲部队来使用。更有可能的应用方法是和美军MPF项目类似,交付给机械化步兵单位,用于替代和补充俄陆军中数量庞大且日渐老旧的BTR-80系列步战车。换言之,俄罗斯的所谓“新轮式坦克”相比于中国新轻坦和美国MPF更接近轮式突击炮,而不是坦克。当然至少作为一款轮式突击炮的话这个项目还是不错的,25吨的“回旋镖”在轮式底盘里算得上重型,防护水平肯定要高于中美同类产品,整体水平应该不在意大利“半人马座”之下。但即便如此,俄罗斯军工企业和媒体强行将其定位为“坦克”,恐怕也是俄罗斯在面对主要军事强国新一轮的军事改革时,根据自身综合国力做出的无奈选择。苏联留下的军工遗产已经跟不上时代,普京能否如他当年所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我们仍要拭目以待。至少目前看来,俄罗斯和俄军要走的路还很长。在下一篇中笔者将浅析目前这股轻坦潮流的诞生背景和未来地面战场的发展趋势,敬请期待。


今年3月2日,简氏防务报道美国陆军接受BAE公司对“机动防护火力系统”(即轻型坦克)的投标,无独有偶,俄罗斯塔斯社(俄新社)也于3月4日公布了俄军事工业公司(VPK)关于基于“回旋镖”步战车开发新型轻型坦克的消息。联想起网络上流传已久的中国新轻坦照片,我们可以肯定的说,轻型坦克已经在主要军事强国中形成一股潮流。本系列文章将对各国在研的轻型坦克项目进行简单介绍并初步探讨这股轻型坦克的潮流将会如何影响未来地面战场的形态。

受篇幅所限,本系列将会分为三期,本期将着重介绍中国和俄罗斯的新轻坦项目。

 

一、“次重量级选手”之中国新轻坦

尽管官方发言人已经确认新轻坦测试的消息,中国兵器工业集团下属江麓机电集团也在去年年底宣布“某新型轻型坦克进入批产”,但是我们仍然不知道这款新轻坦的准确代号和具体数据。好在同时期北方工业集团发布了一款与解放军列装款新轻坦同源的VT-5型外贸用轻型坦克,这才让我们可以结合网络上流传的测试照片略窥新轻坦的真容。

新轻坦.jpg

图-1:新轻坦测试照片 

VT-5.jpg

图-2:VT-5展示活动

中国新轻坦相较于美俄同类产品最显著的优点是——这真的是一辆轻型主战坦克。相比于美俄“重型步战车底盘+现有炮塔”的思路,中国的新轻坦的炮塔和底盘基本都是全新开发的,从外观上更接近一般的主战坦克。整体造型低矮,正面投影面积相对较小,整车高度仅2.5米(VT-5数据),相当于ASCOD的底盘高度,明显低于低于AJAX步战车的3米,通用动力的“格里芬”方案的120炮塔还要比AJAX的40毫米炮塔更高,实际上MPF项目竞标者中只有同样是“专业轻坦”出身的M8与中国新轻坦尺寸相当(当然M8能与中国新轻坦相提并论的也只有外形尺寸了)。这是一种典型的坦克设计思路——一方面低矮造型能提高坦克的战场隐蔽性,另一方面,相比于步战车底盘的其他轻坦,其较小的正面投影面积可以减少所需的装甲防护面积,进而节省重量。有意思的是根据公开资料VT-5的重量根据装甲配置不同在33吨到36吨之间,明显高于美军对MPF的重量限制,甚至有可能是中美俄三国新轻坦中最重的(“格里芬”最终会减重至35吨以下)。这意味着其防护水平显然要优于美俄新轻坦,虽然目前仍没有公开数据,但是根据一些外贸产品和外国产品我们可以进行合理推测。一个比较有参考性的对象是与VT-5同底盘的VN-17外贸型重型步战车。

VN-17.jpg

图-3:VN-17重型步战车,设计源自VT-5

根据官方说法,VN-17全重约30吨,可以达到北约STANAG 4569协议规定的6级防护标准,具体来说就是正前方左右各30°范围内水平方向上承受500米距离上30毫米脱壳穿甲弹至少12发的的直接命中。这种防护水平大体可以等效为约100毫米到150毫米均质钢的防护能力。那么整体造型更加低矮紧凑,完全基于坦克设计且重量多出3到6吨的新轻坦炮塔正面防护能力显然要强得多。日本的10式坦克从基本状态到全装甲状态也不过增加了4吨,其他国家的新轻坦,例如意大利“半人马座”120,整个炮塔不过6吨不到的重量。相比于步战车更厚实的基本装甲也能配套更强的反应装甲。保守估计新轻坦在全装甲状态下炮塔正面装甲应该具有等效450毫米均质钢的防护水平,这个水平大体上意味着步战车的30毫米、40毫米机炮和105毫米低膛压火炮已经对其无可奈何,高膛压105毫米火炮也只有部分技术水平较高的产品能在两公里的远距离上将其击穿。如果我们进行比较大胆的乐观估计的话,新轻坦炮塔正面有可能达到等效500毫米甚至550毫米均质钢,理论上来说T-72和T-90坦克的125毫米主炮配合俄罗斯大量出口的3BM42穿甲弹也很难在远距离将其击穿。再加上各类激光对抗措施和已经摆上货架的国产主动防护系统,其综合防护能力完全可以跻身主战坦克之列,至少不亚于所谓二代半主战坦克和部分早期三代主战坦克。

GL-5.jpg

 图-4:与VT-5一同展出的GL-5主动防护系统

机动性方面,新轻坦采用了1000马力的涡轮增压柴油引擎,功重比在28马力每吨到30马力每吨之间。关于新轻坦的动力系统有个有意思的小细节——新轻坦的发动机排气孔在车体后方,而外贸用的VT-5排气孔则在车体右侧。这意味着什么呢?这说明两者的动力系统与96B和96A两型坦克可能有某种很深的关系。相比于基本沿用老59坦克配置,发动机横置、右侧排气的96A,96B彻底改造了其动力系统,引入液力变矩器,发动机纵置,后侧排气,再加上增压器在内的一系列其他改进,其结果除了马力提升之外,还有高原山地条件下的性能大幅提升。2017年的“坦克两项”上96B就展现了不俗的机动性。要知道,海平面上功率相同的两台活塞发动机,根据设计和增压器的不同,其在高空或者高原的表现会有天壤之别,二战时期美国航空兵就是凭借涡轮增压器的优势横行欧陆与亚太的。96B的诞生很大程度上就是因为96A的动力系统在高原地区表现不佳,据称这套与老59同源的动力系统在高原上会损失近四成的功率,功重比只剩大概10的水平,堪比二战时期的虎式坦克,事实上已无机动性可言。回过头来看新轻坦和VT-5,根据VT-5总师李春明在接受采访时的说法,VT-5的发动机功率有883马力(650千瓦),而对比96A到96B动力系统外观上的变化,我们可以肯定解放军自用型的新轻坦动力系统相对于VT-5应该也是类似96B相对于96A的改进,那么高达1000马力的动力和良好的高原山地适应性也就是理所当然的了。相比之下外贸产品则可以使用更成熟的动力系统——毕竟不是每个国家都准备在世界屋脊上和另外一个“军事大国”硬碰硬的。悬挂系统方面,VT-5采用了改进的高强度扭杆悬挂系统和更加高效的高弹阻尼减震器,有观点认为解放军自用型采用了更先进的液气悬挂。综合来看,中国新轻坦在战术机动性层面上是非常优秀的,马力充沛,功重比高,公路行驶速度高达70公里,越野性能优秀。而在战略机动性这个层面上,尽管没有更多消息证实,但是新轻坦基本状态下33吨的重量还是让人不禁联想起运-20那最大66吨的载重。如果这种想法属实,那么凭借战略运输机和高原地区的边防公路,新轻坦将具有强大的战略机动性,从舒适的后方驻地抵达边境敏感地区的时间将大幅缩短,这其中的军事价值不言自明。

新轻坦后部.jpg

图-5:新轻坦后部排气孔细节

 

VT-5右侧.jpg

图-6:VT-5右侧排气孔细节 

这里说句题外话,相比于中国新轻坦,美国MPF的两个主力竞标者,M8只有550马力,“格里芬”方案也不过800马力。M8虽然轻,但是防护不足,III级防护也只能防御30毫米机炮,此时功重比只剩22马力每吨,而“格里芬”方案的AJAX底盘就比中国新轻坦整车还要重,即便减重到整车30吨,功重比也不过26多一点。至于说某些国家大量装备的T-72和T-90,毕竟中国在装甲车辆方面也算师从苏联,俄罗斯人这套能一路回溯到二战时期的动力系统水平如何大家都很清楚,我们只能祝愿他们不要在高原山地趴窝了。

图-7.jpg

图-7:“他们差点害我们赢得毫无光彩” 

说完了防护和机动,我们再来说说新轻坦的火力。尽管一度有中国新轻坦会采用125火炮的传言,但是最终无论是解放军自用的新轻坦还是VT-5都采用了105毫米火炮。对新中国火炮工艺发展史了解的朋友应该都知道,受制于基础薄弱和外国技术垄断,中国的火炮发展之路十分艰难,如今能在穿深指标上达到世界一流实属不易,想要在此基础上实现与美帝同水平的减重工作实在是强人所难。此外还要考虑后座问题,通用动力能把120毫米火炮装上轻坦除了减重工作到位之外,一方面是因为加装炮口制退器和后座距离延长减小了后座力,另外一方面则是MPF项目是给美国的步兵单位装备的一种坦克歼击车,对行进间射击能力没什么要求。40多吨的T-72坦克在发射其125毫米火炮时整辆坦克都会因为后座力而剧烈摇晃,更轻的轻坦想要在使用120或125毫米火炮的同时还保障行进间开火能力实际上本身就不怎么实际。如果放弃行进间射击能力,那么新轻坦装配的那套先进猎歼火控就会被浪费。因此通盘考虑之后为新轻坦装备105毫米口径火炮也是非常合理的。当然这不代表新轻坦的火力很薄弱。目前外贸的国产轮式105毫米突击炮和VT-5的配套穿甲弹都能达到两千米距离上穿深等效550毫米均质钢(严格来说是RHA 220MM/66.4° at 2000m,数据援引自2012年北方工业的外销产品手册),这种火力对抗世界上绝大多数T-72及其改型没有什么问题,甚至于击穿早期型M1艾布拉姆斯的首下装甲也不在话下。在此之上,在2017年中国装甲与反装甲日上传出消息说国产105毫米火炮两千米穿深达到了骇人听闻的700毫米,主办方在接受央视采访时也表示国产105炮在不断改进后在一些性能上已经不亚于125火炮。这更增加了这种说法的可信度。当然,即便真的偶然遭遇了某些105毫米火炮无法击穿的“叹息之墙”,新轻坦还是可以采用炮射导弹进行攻击,或者凭借优越的机动性在依托地形进行周旋的同时召唤友军支援。新轻坦火力的另外一个亮点是采用了尾舱装弹机,这在国产坦克上还是首见。根据官方说法,这款备弹38发的尾舱装弹机相比于过去的盘式装弹机可靠性更高,装弹速度更快。当然笔者认为新轻坦采用尾舱装弹机主要目的还是为了节省底盘空间和减轻重量。再看看M8用着美国人一直嫌弃的盘式装弹机才有了30发备弹,通用动力“格里芬”方案干脆就人工装填,不禁让人感叹美帝这是“地主家也没有余粮”啊。总的来说,新轻坦的火力即便不如吨位更大的主战坦克,也是非常可观的,足以应对高原山地地区可能遭遇的任何潜在对手,即便在一般地形下遭遇全吨位的主战坦克也不遑多让。

总的来看,中国新轻坦并不是美国那种加强给步兵的坦克歼击车,而是一种“次重量级”主战坦克,其目的并不是加强步兵的反装甲能力,而是提高装甲部队在恶劣地理环境下的作战能力。这也是为什么中国新轻坦装备了包括先进火控,新型尾舱装弹机,改进型悬挂系统,卫星通讯系统,信息化战场管理系统和车内环境控制系统在内的一系列“高档”设备,根据坊间传言其造价与全吨位的99式主战坦克相当,战斗力自然是有保障的。从新轻坦身上我们看出解放军的一些不同于美军的理念。美军的MPF项目更多的是从反恐战争中大梦初醒的应急举措,在项目要求上着重强调以空运能力为核心的战略机动性,本质上还是过去“信息化和机动性换装甲”思路的延伸,主要假想敌还是一流军事强国以外的目标——尽管这种思路正在被飞速改变。而中国的新轻坦一开始就是以某些地区性军事强国为目标的,对战术机动性和防护能力有着刚性需求。换言之,中国面对的主要安全威胁从来就不是所谓“非传统安全威胁”——尽管解放军也有能力应对这类威胁——而是实打实的信息化条件下的局部战争。以目前来说,解放军需要的不是96个小时之内让一个重装师抵达地球上任何一个角落,而是在一场周边地区的高强度的局部战争中赢得胜利。正是这种明确的战略需求差异使得美国在新轻坦项目上选择了低成本的短平快路线,而中国却选择了“次重量级”主战坦克的路线。

二、“锦上添花”的俄罗斯新轻坦

俄罗斯的新轻坦项目可以说是中美俄三国类似项目中消息最少的。目前的可靠消息仅有3月4日俄新社(塔斯社)报道的源自俄罗斯军事工业公司(VPK)的消息。俄军事工业公司表示将在“回旋镖”重型步战车底盘上加装2S25M“章鱼-SD”空降自行反坦克炮的战斗模块,研制出一款“前所未有”的轮式坦克。

回旋镖.jpg

图-8:俄罗斯“回旋镖”步战车

且不说拥有两栖能力的轮式坦克算不算“前所未有”——因为这个项目本身就是谢尔久科夫时期引进意大利“半人马座”轮式坦克失败后的替代品(意大利人也称“半人马座”轮坦为“前所未有”)——单论技术指标,这款俄罗斯无名新轻坦还是很不错的,“回旋镖”底盘作为俄罗斯下一代通用轮式底盘,拥有510马力的动力(有升级至750马力发动机的计划)和良好的越野能力,防护性能在轮式步战车中也是比较优秀的。2S25M的炮塔更是采用了125毫米坦克炮的改型,虽然做不到美帝XM360那种减重减后座不减性能的黑科技,但是依然称得上火力剽悍。考虑到底盘和炮塔都是成熟产品,俄方专家称研发工作只需两到三年。 

2S25M.jpg

图-9:俄罗斯2S25M“章鱼-SDM”空降坦克歼击车

这么一款一眼看上去还不错的产品却没有引发类似中国新轻坦和美国MPF项目的热烈讨论,究其原因,无非四个字——“定位不明”。

首先,根据俄罗斯方面的官方说法,这款新轮式坦克的背景是引进“半人马座”轮式坦克失败。早些年这个引进项目相当顺利,2012年已经有搭载105毫米火炮和120毫米火炮的两辆“半人马座”交付俄罗斯进行测试。然而天有不测风云,同年年底,主张引进欧洲武器装备的时任国防部长谢尔久科夫因贪腐问题下台,“半人马座”的引进工作自然也就没了下文。说到底,继承苏联衣钵,军工体系完善的俄罗斯本身就不怎么喜欢引进外国武器装备,梅德韦杰夫在任期间尚且可以欺负他“主少国疑”,在2012年普京回归,以及俄罗斯新一代轮式底盘“回旋镖”和履带式底盘“库尔干人”逐渐成熟的背景下,即便没有人事异动,项目的取消也在情理之中。

然而问题在于,为什么俄罗斯偏偏要选择轮式底盘?是国际市场上没有履带式产品吗?当然不是。且不说之前提到过的ASCOD 105履带式轻型坦克,欧洲市场上还有瑞典的CV90 120-T这类履带式轻型坦克,所以这个说法并不成立。俄罗斯国内也一样有很多成熟的履带式底盘。远的不说,光说新轮式坦克的炮塔来源,2S25M空降自行反坦克炮,就是源自BMD-4型履带式空降步战车,而且伏尔加格勒公司在2013年刚刚将2S25系列的底盘从BMD-3升级为BMD-4。

一种合理的解释是为了追求防护性能。BMD-4底盘马力虽然只有450匹但是胜在重量轻,整车不到15吨,装上125毫米炮塔变成2S25M坦克歼击车,整车也不过18吨——毕竟这是一款专供俄军精锐的空降军(VDV)的产品,同样被要求拥有空降能力的美国M8轻型坦克在执行空降任务时一样也只有19吨多一点的重量。但是这样就带来了一个无法回避的问题——防护性能薄弱。BMD-4的车体只有15毫米装甲,不要说机炮了,即便是面对大口径机枪的穿甲弹都很危险。M8在可以空降的I级防护下也只有防护步枪和破片的能力。这年头连叙利亚的反对派民兵都能在皮卡车上安装大口径机枪和机炮,空降战车的薄弱防护能力对于大多数陆军部队而言显然是不足的。相比之下,“半人马座”和“回旋镖”这种25吨级轮式底盘就能提供相当不错的防护——尽管其肯定不能像中国新轻坦那样与105毫米火炮谈笑风生,但是在加装附加装甲的情况下挡一挡30毫米机炮这种现代陆军常见的伴随火力还是可以做到的。

当然为了防护性能这个说法也不能完全解释俄军选择轮式底盘。毕竟俄罗斯自家的“库尔干人”履带式底盘防护性能相比于轮式的“回旋镖”只高不低,而且同样是25吨,同样拥有两栖能力。那么俄罗斯人凭什么不去选择履带式的“库尔干人”呢?

库尔干人-25.jpg

图-10:俄罗斯“库尔干人-25”履带式步战车

这个问题就要从轮式底盘和履带式底盘的差异说起了。一般来说,履带式底盘的越野能力更好,相比于轮式底盘能适应更加恶劣的地形,而且负载能力更好,能够承载更重的车身,这也是为什么作为“陆战之王”的坦克自诞生以来一直采用履带式行走装置。但是轮式底盘有一个让人无法回避的优点——便宜。这里的“便宜”指的不仅仅是造价,还有燃油消耗带来的后勤负担和维护性。对于履带式车辆而言,有限的“摩托小时”始终是个挥之不去的问题,因此坦克这类履带式车辆在长途运输时一般会采用铁路或者平板卡车驼载的方式运输,或者干脆海运、空运,以避免不必要的后勤消耗。而轮式底盘则没有这类担忧,尽管也需要一定的维修保养和后勤补给,但是整体压力相比于履带式车辆要小得多。有道是“聚沙成塔”,如果我们把眼光从单个武器平台放宽到整支地面作战部队,一支以轮式底盘为主的机械化部队在行军中所面临的后勤压力要明显小于同规模的履带式机械化部队,而且现代化的8*8轮式底盘越野能力也不差,能满足大部分越野需求。既然如此,对于各国,尤其是拥有大规模陆军的国家来说,轮式底盘就是一种非常有诱惑力的选择了。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的原因——宽度。“库尔干人”底盘因为厚重的侧面装甲,整体宽度达到了4米,超过了伊尔-76的货舱宽度,尽管库尔干人也许可以通过类似空运T-72时那样拆除部分装甲的方式勉强塞进伊尔-76的货舱,但是相比于更窄的“回旋镖”底盘就显得太麻烦了。俄罗斯毕竟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对于周边国家和地区的军事冲突有进行武力介入的军事需求,既然如此难以空运的“库尔干人”自然就无法获得青睐。

理解了俄罗斯选择轮式底盘的原因,我们又不得不面对下一个问题——俄罗斯人要搞的真的是一辆“坦克”吗?说到底,尽管履带式底盘有种种麻烦,但是其优秀的承载能力和越野能力依旧是轮式底盘无法企及的。再加上现代化的8*8轮式步战车为了加强防雷性能一般采用高耸的V型底盘,加上火炮炮塔之后整车轮廓会非常高大。更加高耸的车体在战车上容易暴露还是小问题,更大的问题是重心不稳,如果加装了大口径火炮,在倾斜地面上开火时存在整辆车被后座力掀翻的风险。总的来说,如果是作为大口径火炮炮塔的承载底盘,轮式底盘肯定是不如履带式底盘的。横向比较的话,中国在装备了PTL-02式100毫米轮式突击炮和ZTL-08式105毫米轮式突击车之后依然选择发展新轻坦,美国甚至在MPF项目早期放出了如果一切顺利将用MPF替代M1128轮式突击炮的风声。而俄罗斯偏偏要选择轮式底盘,还美其名曰“两栖轮式坦克”,最主要的原因可能还是囊中羞涩。

尽管俄罗斯近年来的经济情况受油价影响还说得过去,但是毕竟国内的产业改革依然任重道远,俄军的现代化改革也在不断的烧钱。考虑到俄罗斯每年还要维持庞大的核武库,在陆军常规武器领域缺钱可以说是自然而然的了。且不说一款算是二线装备的轮式坦克,就算是俄罗斯陆军装甲部队的骄傲,号称“全球唯一第四代坦克”的T-14“阿玛塔”坦克,也在研发中遇到了诸多问题,今年年初俄罗斯国防部才正式宣布将采购区区两个营的“阿玛塔”。面对着“新玩具”不断的中美陆军,俄罗斯自然也要拿出应对措施,在与荷包中有限的预算进行一番思想斗争之后,最后的结果就是这款目前还没有定名的新型“轮式坦克”。 

新轮式坦克.jpg

图-11:外国网友制作的俄罗斯“新轮式坦克”效果模拟图 

不难想象,以“钢铁洪流”扬名立万的俄罗斯人不会将这种半吊子的“轮式坦克”作为装甲部队来使用。更有可能的应用方法是和美军MPF项目类似,交付给机械化步兵单位,用于替代和补充俄陆军中数量庞大且日渐老旧的BTR-80系列步战车。换言之,俄罗斯的所谓“新轮式坦克”相比于中国新轻坦和美国MPF更接近轮式突击炮,而不是坦克。当然至少作为一款轮式突击炮的话这个项目还是不错的,25吨的“回旋镖”在轮式底盘里算得上重型,防护水平肯定要高于中美同类产品,整体水平应该不在意大利“半人马座”之下。但即便如此,俄罗斯军工企业和媒体强行将其定位为“坦克”,恐怕也是俄罗斯在面对主要军事强国新一轮的军事改革时,根据自身综合国力做出的无奈选择。苏联留下的军工遗产已经跟不上时代,普京能否如他当年所言“给我二十年,还你一个强大的俄罗斯”,我们仍要拭目以待。至少目前看来,俄罗斯和俄军要走的路还很长。在下一篇中笔者将浅析目前这股轻坦潮流的诞生背景和未来地面战场的发展趋势,敬请期待。 

普京.jpg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