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金弘宇 | 从中美俄新轻坦项目看未来地面战场——美军篇

从中美俄新轻坦项目看未来地面战场——美军篇

金弘宇

导言

今年3月2日,简氏防务报道美国陆军接受BAE公司对“机动防护火力系统”(即轻型坦克)的投标,无独有偶,俄罗斯塔斯社(俄新社)也于3月4日公布了俄军事工业公司(VPK)关于基于“回旋镖”步战车开发新型轻型坦克的消息。联想起网络上流传已久的中国新轻坦照片,我们可以肯定地说,轻型坦克已经在主要军事强国中形成一股潮流。本系列文章将对各国在研的轻型坦克项目进行简单介绍并初步探讨这股轻型坦克的潮流将会如何影响未来地面战场的形态。

受篇幅所限,本系列将会分为三期,本期将着重介绍美国的MPF项目。

 

一、美国“机动防护火力”(Mobile Protected Firepower, MPF)项目概览

该项目于2017年11月正式上马,根据官方招标文件,该项目的主要目的是为IBCT(步兵旅级战斗队)提供一种伴随步兵和车辆行动的装甲火力单位。项目经理大卫·杜普(David Dopp)在十月份接受采访时表示“我不想称其为轻型坦克,但它确实像轻型坦克”。项目要求坦克应为履带式;重量在25吨到35吨之间;可以由C-17运输机一次运输两辆,但不要求拥有空降能力;要求具备“一定的”(substantial)的装甲防护;要求火力至少为105毫米口径高膛压火炮。

图1.jpg

图-1:美国陆军MPF项目招标文件摘要

MPF项目的特殊之处在于这款新型坦克既不是配属于以主战坦克为主的装甲部队,也不是配属于以信息化著称的轻装甲部队——斯特赖克旅级战斗队(SBCT),而是配属给最轻量化的步兵旅级战斗队(IBCT)。目前IBCT面临严重的火力不足,尤其是反装甲火力不足的问题。由于IBCT基本上是“摩托化”的,载具以悍马为主,反坦克火力只有12具“陶”式反坦克导弹和69枚“标枪”反坦克导弹,一旦遭遇敌方装甲单位基本束手无策。毕竟“陶”式导弹飞行速度慢且需要操作人员全程制导,而“标枪”导弹虽然可以发射后不管,但是价格昂贵,数量稀少。目前美军的解决方案是让IBCT在需要时从友邻单位借调一个装甲连——显然,这种应对方案在面对新世纪以来厉兵秣马的各个军事强国时只能算聊胜于无。

陶式导弹.jpg

图-2:美国陆军IBCT的主要反坦克力量——陶式导弹 

鉴于美国已经正式把中俄列为“对手”,IBCT这种只能“殴打小朋友”的配置显然不能满足川普总统的新时代治军要求。于是乎就有了MPF这么个应急色彩浓厚的项目。美国陆军11月发布招标书,2018年春季就希望拿到样车进行测试,甚至直截了当的表示希望应标方跳过研发阶段,直接“在现有产品上融合新的技术”。对此,BAE公司拿出了压箱底多年,久经考验却一度被美军枪毙的M8轻型坦克方案,而通用动力拿出了基于“AJAX”重型步战车底盘的“格里芬”方案。此外SAIC公司联合新加坡提出了一个基于新加坡NGIFV底盘和CMI公司105毫米炮塔的方案,但是该方案过于“拉郎配”,再加上美国陆军明确表示项目最终将在两家厂商中进行竞争,可以说该方案前途渺茫,故本文将不再对其赘述。

二、“回到未来”之BAE公司M8方案

M8.jpg

图-3:BAE公司M8轻型坦克样车 

先说这BAE的M8方案,熟悉现代坦克发展历史的人一定不会对M8轻型坦克感到陌生。这是一款“根正苗红”的空降坦克,原本计划用于替代M551谢里登空降坦克。M551谢里登这位越战老兵在六七十年代确实堪称划时代产品,轻量化但是基本满足需求的铝合金装甲,在当时看上去很美的152毫米低膛压火炮,可以发射大威力的高爆弹或“橡树棍”反坦克导弹,再加上可空降可泅渡,字面意思上的“海陆空三栖”,甚至在1991年海湾战争中仍有战果。然而八十年代开始美军意识到M551尽管战略和战术机动性出众,但是装甲还是过于单薄,以炮射导弹为主的低膛压火炮在实战中也有导弹飞行速度慢,弹道弯曲,“杀伤盲区”大的问题。于是M8 AGS(装甲火炮系统)作为取代M551的新型空降坦克正式上马。深受“导弹万能论”所害的美军在M8项目上回归了传统的高膛压105毫米直射火炮,但这门XM35火炮采用了优秀的低后座力设计,使得其在保证了强劲火力的同时拥有良好的适装性。此外M8还有一款120毫米XM291炮的演示样车。两种火炮都配置了自动装弹机。装甲方面,由于空降需求导致的严格重量限制,M8采用了模块化装甲,可根据需求灵活调节I到III级装甲配置,战斗全重也随之在19吨到25吨之间变化。I级装甲配置下仅能防御枪弹和破片,但可以直接空降;III级配置下只能使用C-17或更大的运输机空运,但可以防护30毫米机炮;在任何配置下C-17都可以一次空运三辆M8。 

C-17.jpg

图-4:C-17运输机空运M8轻型坦克示意图

1996年M8一度准备投产,但次年项目被正式取消。其角色被斯特赖克底盘的M1128火力支援车取代。究其原因,一是冷战结束,美国军费压缩,二是当时甚嚣尘上的“装甲无用论”。 “用信息能力和机动力代替装甲”成为了当时的一种共识。斯特赖克旅级战斗队(SBCT)也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诞生的。海湾战争的实战和美军自己的军演也确实证明了没有装甲的信息化部队一样能迸发出不亚于装甲部队的战斗力,而且后勤负担更小,机动能力更强。既然如此,M8的下马也就是顺理成章的事情了。M8后来曾出口泰国,虽然也一度传出过土耳其引进M8的消息,但最后还是不了了之了。

M8轻型坦克如今在MPF项目中复出,有两个主要优势:一是其重量更轻,即便是最重的III级防护下重量也要轻于通用动力的“格里芬”方案,而且即便全副武装功重比依然高达22马力每吨,加上液气悬挂系统,越野能力可谓出色,此外尽管项目并未要求,但是轻量化使得M8拥有空降能力,这是通用动力很难实现的;二是其项目更加成熟,早在九十年代就通过了美军的测试,相比之下通用动力的“格里芬”方案至今没有定型,这也是为什么BAE成为了MPF项目中第一个被接受的投标方。但是M8的劣势也是很明显的,九十年代的105毫米火炮在今天看来恐怕难堪反装甲的重任,而火力恰恰是其竞争对手“格里芬”的最大卖点。从目前的消息来看BAE并没有拿出当年120毫米火炮样车的意思,过去的二十年里 BAE是否对105炮进行了重大改进我们也无从知晓,只能继续等待美国陆军进一步放出消息了。

三、“强强联合”之通用动力公司“格里芬”方案

格里芬.jpg

图-5:通用动力公司“格里芬”技术演示样车

再说这通用动力的“格里芬”(Griffin)方案,该方案由通用动力自家的AJAX步战车底盘,源自艾布拉姆斯的炮塔和源自FCS(未来战斗系统)的XM360主炮组成。用通用动力的工作人员在2016年AUSA(美国陆军年会)上的话来说就是“我们只用了五个月时间就将三个既有项目融合成一个”。

A-JAX.jpg

图-6:AJAX步战车

底盘方面,AJAX步战车原本是欧洲ASCOD(奥地利-西班牙联合开发)通用底盘项目,意图是在世纪之交用一种通用底盘替代奥西两国大量且型号繁杂的老式装甲车辆和坦克,包括老掉牙的M113装甲运兵车,M60坦克和其他履带式火炮,工程、后勤保障车辆等。九十年代研发基本完成,底盘采用了经典的扭杆悬挂,通用性自然不必多说,防护性能上根据配置不同最高可以防御30毫米机炮。在换装更强的800马力发动机,新型传动系统和履带之后,ASCOD进化为ASCOD II 并赢得了英国国防部的青睐,成为英军下一代通用底盘,ASCOD也获得了AJAX这个新名字,并将于2019年在英国陆军形成战斗力。可以说,AJAX算得上是新一代重型步战车的代表之一。有意思的是,早在1996年,ASCOD就有了第一辆搭载105毫米GT-7火炮的轻型坦克原型车,这款轻型坦克后来进入奥地利陆军和泰国皇家陆军服役(对,又是泰国皇家陆军)。值得一提的是GT-7火炮是英国皇家兵工厂招牌产品L-7坦克炮的改进款,和上文提到的斯特赖克底盘M1128火力支援车的M68主炮算是表亲,实际上M1128的低投影面积无人炮塔最早就是在ASCOD上进行测试的。从这个角度来说,ASCOD同样算得上“根正苗红”的轻型坦克。 

ASCOD-150.jpg

图-7:九十年代的ASCOD 105轻型坦克

炮塔方面,通用动力作为M1艾布拉姆斯的制造商直接沿用了M1的炮塔,在其基础上减轻装甲并保留其他设备。“如果一个士兵爬进去,他会发现里面从触感到氛围,从面板到操纵杆,和艾布拉姆斯完全一样”从通用动力工作人员的这段话我们不难看出,“格里芬”方案就是看准了美国陆军追求“短平快”的心思,不仅炮塔不想重新开发,甚至连坦克乘员的训练时间都想节省下来,此外还省下了整合观瞄系统、火控系统的时间,还能方便地安装强力火炮,可谓一举多得。 

说到火炮,“格里芬”方案最大的亮点在于其火炮——源自FCS(未来战斗系统)的XM360轻量化120毫米主炮,这款主炮在兼容北约通用的莱茵120毫米坦克炮炮弹,且弹道性能几乎一致的同时,减重了近一吨,总重不足4100磅(约1.9吨),甚至比它的前辈ASCOD 105轻型坦克的GT-7型105毫米火炮还要轻,后座力也相比于莱茵120毫米火炮大幅减小。换言之,相比于BAE公司M8方案那略显孱弱的火力,“格里芬”拥有等同于M1艾布拉姆斯和豹2等主战坦克的火力,而且弹药通用。这意味着“格里芬”完全有能力和各国现役先进三代主战坦克一较高下,真正成为步兵单位的反装甲中坚力量。

M360.jpg

图-8:测试中的XM360轻量化120毫米坦克炮

当然,“格里芬”还是面临着严峻挑战的,首先是迫在眉睫的减重工作。AJAX步战车搭配CTA40毫米埋壳弹炮塔就已经有38吨到42吨了,远远超出美国陆军要求的35吨上限,其中炮塔只占了3到4吨,大部分重量来自于底盘自身。在此基础上还要把炮塔换成更大的120毫米火炮炮塔,偏偏还是以重著称的M1艾布拉姆斯的炮塔,可谓困难重重。当然通用动力还是有很大机会的,毕竟前辈ASCOD 105轻型坦克在火炮炮身更重,备弹更多的情况下整车重量也控制在了30吨以下(虽然是以牺牲防护为代价)。另一项挑战同样来自于炮塔,虽然这款成熟的炮塔带来了士兵上手速度快,成熟可靠且便于安装XM360这款优秀火炮的优点,但是也继承了艾布拉姆斯的一项重大不足——没有自动装弹机,炮弹由装填手手动装填,这对坦克的持续作战能力有一定的负面影响。即便MPF项目再怎么“短平快”,作为一款21世纪第二个十年上马的新型坦克,这也未免太过寒酸了。当然,通用动力已经表示现阶段大家看到的都是“技术演示样车”(technology demonstrator),真正提交给军方的产品将有进一步改进。对此我们也只能拭目以待了。

四、总结

看完了这两款MPF主力竞争者,我们不妨回到开篇MPF项目经理大卫·杜普所说的那句话“我不想称其为轻型坦克,但它确实像轻型坦克”。确实,虽然MPF这个项目名称,即“机动防护火力”(Mobile Protected Firepower)这三项属性本身就是坦克的代名词,但是整体来看MPF项目确实不那么“坦克”。它在很大程度上放宽了防护的要求,却对机动和火力有着不亚于,甚至超过坦克的要求。这东西到底像什么呢?回溯历史,笔者想到了一个美军历史上一个与之极为相似的东西——Tank Destroyer,即“坦克歼击车”或“自行反坦克炮”。

美国坦克歼击车部队.jpg

图-9:二战时期的美国坦克歼击车部队 

1939年二战全面爆发,美军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反坦克力量在理念和装备上都无力阻挡正在横扫欧陆的纳粹德国。1940年步兵出身的安德鲁·D·布鲁斯将军提出了一种机动反坦克炮的概念,在机械化底盘上安装大威力火炮,作为步兵师下属反坦克火力担任坦克“救火队”。1941年末,试验性部署于第三集团军的坦克歼击车营在演习中击败了第一装甲师,证明了自己的价值,美国陆军随即将步兵师中所有53个反坦克营独立出来改编为坦克歼击车营。这些坦克歼击车营的火力最早以汽车牵引的牵引式反坦克炮为主,后来以M18“地狱猫”坦克歼击车为主,尽管装甲防护聊胜于无,这些坦克歼击车依然凭借着机动性,强悍的火力和侦察能力在二战中立下赫赫战功——让我们把眼光放回到现代,“应对眼前军事威胁的短平快项目”,“重在解决步兵单位反坦克火力不足”,“轻装甲,高机动,重火力”,MPF项目与美军当年组建坦克歼击车营的背景是如此的相似。甚至于我们将MPF项目预计采购数量504辆除以目前14个IBCT(步兵旅级战斗队),就会得出一个每个IBCT分得36辆的数字,抛去一小批用于训练等原因不会编入作战部队的部分,这个数字到与目前美军HBCT(重型旅级战斗队)一个联兵营(Combined Arms Battalion)下属的坦克数量(29辆)相当。请注意,美军的BCT(旅级战斗队)实际上相当于一个紧凑型的师。也就是说,美军又回到了“给步兵师配备坦克歼击车营”的时代,尽管这个说法并不准确,但还是让人不禁感慨历史总是螺旋上升的。

综上所述,我们不难得出这样一个结论:美军的MPF新轻坦项目实际上并非是一种坦克,而是为反坦克火力薄弱的步兵单位配备的一种履带式坦克歼击车,其目的在于迅速为14个步兵旅级战斗队补充强有力的反坦克火力。在深陷9·11事件以来十余年的“反恐战争”之后,美国陆军正在迅速从“非传统安全威胁”中脱身,开始着手准备与军事强国之间可能会发生的大规模军事冲突。当然,美国不是唯一一个认识到这一点的国家,甚至不是第一个为应对未来强敌而做相应准备的国家。下一篇中笔者将对中俄两国新轻坦项目进行介绍,敬请期待。

特朗普.jpg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