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刘晨光 |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重逻辑和三重建设

  

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三重逻辑和三重建设
 
刘晨光
中共中央党校科社教研部副教授
 
三重逻辑和三重建设是内在一致的。国家建设主要遵循的是现代化逻辑,党的建设主要遵循的是社会主义逻辑,文明建设主要遵循的是民族复兴的逻辑。但严格来讲,三重建设均贯穿着三重逻辑,最后交织成一个整体。这样一个整体,最后就是生成一个新型的现代的社会主义的文明,也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新文明。
 
 
十九大报告是一篇大手笔,它关于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论述有着严密的理论逻辑。思考这个逻辑框架,不只是对于这个文本思想的思考,更主要的是对于我们这样一个新时代,未来30多年直到本世纪中叶所要做的事情的思考。如果这样一个基本的逻辑清楚的话,它也就意味着,我们可以更加自觉、更加明确地将自己有限的生命投入到这样一个新时代、这样一个大事业中。
 
三重逻辑就是民族复兴的逻辑、现代化的逻辑和社会主义的逻辑。三重建设就是党的建设、国家建设和文明建设。这三重逻辑和三重建设是交织在一起的,大概构成了当代中国发展以及不断展开的新时代建设的基本线索。
 
首先,民族复兴逻辑是一个主导性的逻辑。十九大报告开头开宗明义讲中国共产党人的“初心和使命”,比较明确,就是为中国人民谋幸福、为中华民族谋复兴,这个句式来自先贤说的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报告最终的落脚点,也是走向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光明前景。此外,报告有个非常显著的地方,就是专门辟了一节论述新时代中国共产党的历史使命,说我们党从一经成立就义无反顾地肩负起这样一个历史使命。在“四个伟大”中,“伟大复兴”是目标,其他三个都是手段。
 
0.jpg
 
我们怎么样叙述过去的历史观?我们应该有一个怎样的未来观?这两个问题是统一在一起的。在报告中,三重逻辑其实展示得比较清楚。在民族复兴逻辑主导下,在后面用三个“意味着”对于新时代的重大意义进行界定,第一个“意味着”就是民族复兴逻辑主导,第二个主要讲社会主义逻辑,但交叠着民族复兴的逻辑,第三个是现代化的逻辑,也交叠着民族复兴的逻辑。
 
此外,五个“是”对新时代基本内涵的界定也非常清楚,基本线索是从现代化的逻辑到社会主义的逻辑,再到民族复兴的逻辑。这里有一个差异,就是从理论上讲,是民族复兴逻辑主导下的社会主义逻辑加现代化逻辑,但在具体实践中,可能是反着的,就是从现代化逻辑到社会主义逻辑,再到民族复兴的逻辑。
 
还有,从两个阶段的目标来看,第二个阶段,在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同时基本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这是社会主义逻辑,要比基本实现现代化晚一个阶段,这就意味着现代化逻辑在先。民族复兴是主导,但是不意味着现代化和社会主义的逻辑就是次要的,因为实践上它们可能是优先的。民族复兴不仅是我们经济、科技、军事上的强大,还包括我们在国际上影响力的强大,这个影响力是通过社会主义道路,以及新型现代化的模式在世界范围内产生的。
 
关于三重建设。现代国家建设这个逻辑可能是比较明显的,因为我们的初级阶段基本国情没变,发展和建设还是第一要务。再就是从两个阶段的目标来看,最终是在本世纪中叶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这是民族复兴主导下的现代国家建设。但是现代国家建设的大方向,不能把我们党的建设完全包含在内,除了五位一体,它甚至包括了国防、军事、外交各方面,但是不能把党的建设完全包含在内。
 
从现实来讲,党是国家的建设者和领导者;从理论来讲,我们的国家建设要遵循社会主义本身的逻辑,这里涉及的还有马克思主义政党建设的基本逻辑。中国共产党作为现代国家建设的领导者,其自身的建设,在报告中有非常多的阐述,有画龙点睛,也有浓墨重彩。
 
0-2.jpg
 
报告最后讲党建的一节对新时代党的建设有非常浓墨重彩的阐述,从八个方面具体展开。国家建设不能涵盖党的建设,但是党的建设也不会游离于国家建设之外。在讲到以人民为中心的时候,说要把党的群众路线贯穿于治国理政各个环节,这是一个妙笔。
 
国家建设和党的建设都突出了非常显著的制度化的导向。国家建设的制度化导向主要体现在国家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要求,突出体现在用制度体系保证人民当家作主健康运行。党的建设制度化导向主要体现在党建总要求中,要把制度建设贯穿到党建各个方面的内容中,这是一个非常新的提法,突出表现就是党内法规制度建设不断完善。同时,国家制度建设和党的制度建设二者要有机结合起来,这本身就是出于治理体系现代化的要求,也是为了提升党的执政能力和领导水平。
 
在党的建设和国家建设之外,还有一重建设就是文明建设。如果说党的建设是决定性的,国家建设是基础性的,那么文明建设可能就是根本性的,因为无论是党的建设还是国家建设,最后都要落脚到文明建设。
 
我仔细看了报告对“文明”一词的使用,有狭义、有广义,但是这一次特别把物质文明、政治文明、精神文明、社会文明、生态文明一起说,对应着五位一体总体布局,构成了文明建设的总体框架。
 
再者,文明建设的根本性也体现在主要矛盾的转化上,就是满足人民群众对美好生活的需求,美好生活需求也就要求我们对于文明程度的全方位提升。提升到更高的文明程度,包括人的全面发展、社会全面进步,包括更高程度的共同富裕。
 
另外,文明形态是不断生长的。它注重的是在民族复兴、现代化、社会主义三重逻辑下,对中华文明、现代文明和社会主义文明的融合,是在继承中华文明精华和吸收人类文明成果的基础上发展创造的结果。
 
0-3.jpg
 
最后总结一下。三重逻辑,从理论上讲,就是民族复兴逻辑主导的社会主义逻辑加现代化逻辑,从实践上讲,就是在建成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基础上实现民族复兴。其中,无论理论还是实践,社会主义逻辑都处在中间位置。一方面,社会主义对于现代化构成一个规定,确保现代化沿着社会主义方向前进,另一方面,社会主义也是民族复兴得以实现并具有世界意义的必然之路。
 
三重逻辑和三重建设是内在一致的。国家建设主要遵循的是现代化逻辑,党的建设主要遵循的是社会主义逻辑,文明建设主要遵循的是民族复兴的逻辑。但严格来讲,三重建设均贯穿着三重逻辑,最后交织成一个整体。这样一个整体,最后就是生成一个新型的现代的社会主义的文明,也就是我们中华民族的新文明。
 
 
(本文系作者于20171015日在北京大学朗润园召开的“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学习十九大精神”座谈会上的发言速记稿整理)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