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经略评论 | 川普你这样的文明,我们不约

川普你这样的文明,我们不约
文 | 卞江
 
接着昨天钨丝筒子对唐大统领前些日子在波兰克拉辛斯基广场上防弹玻璃后面那个召唤神明保卫西方的演讲解读(如何解读《川普总统致波兰人民的演讲》),我们今天再搬小板凳,坐下来搞个学习讨论。
 
在正式同大家读这篇被知乎贴友誉为文采激昂、堪比天才、只比那篇估计因为GFW(国家防火墙)封锁至今未找到视频影像的Gettysburg Address差那么一丢丢的天才川普的波兰华沙演讲之前,好事的我们想先给大家推荐一本美国冷战后出品、福山大师隆重推荐、美国各大高中大学爱(美)国主义教育历史必选课指定教材《从柏拉图到北约》
 
本书的中文译名显得俗滥不堪,给人一种五毛钱特效的既视感。明明是豪气冲天的《智取威虎山》,怎么到了好莱坞就变成The Taking of Tiger Mountain?摸不着头脑的看客以为是花了看3D大片的钱,去电影院看了一场赵忠祥解说的《动物世界》一般。不!想要真正走进我们严肃推荐的这本充满了刚烈自信的那本书,就必须要好好学外语,大声地念出她真正的名字——From Plato to NATO!所以,按照正统,如果你正正经经地把“柏拉图”的“柏”字念做“bai”,那么多少还是能体会到原文的精妙之处的。但如果你还是食古不化,非要学搜狗拼音输入法那样,把“柏”读作“bo”,且读出了五毛钱的味道,那么一定是你的外语发音不够准确。
 
西方的敌与我.jpg
 
好了,书归正传。为什么要严肃隆重推荐那本爱国主义指定教材呢?故事还是要从唐•川普大统领那捍卫衰落的西方文明伟大诏书开始说起。
 
平心而论,唐统领的演讲抚今追昔,确实打动人心,让人不禁会想起在统领祖父的国度里那些像统领一样担忧欧洲文明遭受劫难的注明历史人物。就譬如在遥远的上世纪三十年代最后一年,一名几乎跟唐统领一样受人爱戴的民选领袖,在柏林德国国会大厦里做的那场载入史册的精彩演讲。在演讲里,那位民选领袖警醒人们,要对愈发严重的外来野人提起注意。那群目无上帝、信仰金钱的国家敌人们,不仅仅会毁灭德国,还会毁灭欧洲。民选领袖还提醒世人注意另一群来自北境以北,自称是“布尔什维克”的异鬼,用不了多久,这群赤佬就会把整个西方文明拖进一场意想不到、大到飞起的巨大危机。欧洲大陆上那群没头脑的圣母婊们,还有那群孤陋寡闻的岛民与喷子们,当然是没有办法领会到民选领袖我的良苦用心。但所幸,在挽救西方文明的道路上,民选领袖我不是一个人与赤佬和野人战斗,在欧洲大陆的最南面,还有我那坠吼坠吼的吼朋友意大利。我们两国手挽手,肩并肩,共同杀野人,打赤佬,感谢上帝!
 
异鬼.jpg
《权力的游戏》中的异鬼
 
光着膀子站在唐统领防弹玻璃外面的波兰民众必然被唐统领的动人演说触及了心灵。他们一起,仿佛在召唤口袋妖怪一样,不断地呼喊着唐统领的名字。拯救西方文明,从杀死那群赤佬与野人开始。
 
作为始终站在“西方文明”之外的我们来说,历史经验告诉我们,不管是西方开始对文明自信了,还是开始谈文明危机了,总有群赤佬或野人要遭殃。毫无疑问,文明这个冰清玉洁自带主角圣光的字眼必须出自优雅的、与最正宗最古典最神圣最牛逼的拉丁语最接近的法语。她的诞生,与欧洲向外殖民扩张的历史一样漫长。难怪曾经有一度,我们的一些“开眼”看了西方的知识人们,像崇敬“文明”一样憧憬着“殖民”。 只可惜,那些伸出去想要拿玫瑰花的手,最后拿进来的,基本上都是蒙汗药。
 
想要找到文明的轨迹并不难,只要跟着钱跑就好。对于欧洲各国那些作为“文明”担当的上等人来说,“文明”字眼开始进入一种特定的上等人语言的时候,便是说这种语言的国家阔起来的时候。18世纪晚期,“西威来谁寻”(civilisation的五毛钱特效读法)才慢慢在阔气来了的英国上等人中间出现。随着作为新时期西方文明担当的英国开着炮舰大肆在世界各地推广真理,说着英语的西方文明进入了一个自信小高潮。说别种西方语言的文明自信表示不服。于是便在20世纪第二个十年开始不久进入了一场需要由宙斯私生的神奇女郎携斩神剑从天堂岛出世才能搞定的食人大战。此时世界上自然是赤佬乱入,野人旁出。
 
0.jpg
神奇女郎.jpg
(神奇女郎离开天堂岛,前往罪恶的旧大陆,拯救被战争荼毒的世界。如果把神奇女郎漫画与基辛格的《大外交》放在一起读,便能更好地理解漫画中的威尔逊主义世界理想的隐喻。在基辛格的霸权主义者心里,20世纪初期,召唤美国开始参与世界事务的是一种超然的道德律。)
 
就在神奇女郎出手暂停大战之后不久,讲德语的上等人决心要让德国重新伟大起来,成为西方文明之担当!此时不但有讲德语的民选领袖大唱西方文明衰落的危机,也有讲英语的文明担当在大西洋两岸共唱西方文明的伟大辉煌,并在保卫西方文明的口号下,一起把讲德语的国家开除出文明队伍。最后,还是靠打了药的美国队长异军突起,手拿星条盾牌,只手战胜野蛮的纳粹余孽红骷髅。1945年之后,美国自然就成了文明担当。
 
美国队长.jpg
美国队长
 
Kenneth Clark.jpg
 
随着冷战时期电视的普及,文明在作为西方文明旧担当的欧洲逐渐成为一个大众话题。1969年,由Kenneth Clark制作的纪录片《文明》在BBC播出。正是由于这部纪录片的成就,“文明”这个字眼才真正在西方民众中间成为常用词汇。也正是由于这部纪录片,“西方”与“文明”也成为了一对毋庸置疑的同义词。“文明”是一个逝去了的霸权,躲在房间里对自身历史的倒叙式描述。
 
与此同时,在西方文明的新担当——美国那里,故事的发展却没按照剧本。随着第三世界独立运动的崛起,美国在第三世界干涉主义政策不断遭到挫折。那种来自西方之外,无法受霸权者控制的反抗力量,也不断在拷打着作为西方文明担当的霸权者本身的文化自信。就在约翰•肯尼迪在西方文明旧大陆,自信满满地讲“我是一个柏林人”的时候,在20世纪60年代一些激进的美国大学里,甚至开始停止教授“西方文明”这类课程。因为美国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意识到,由于越战的残酷、美国对外干涉主义的虚伪、以及国内的种族歧视政策,作为西方文明担当的美国,其霸权主义政策,生生又将“西方文明”变成了帝国主义的同义词。换句话说,二战之后讲着文化自信的美国,与二战之前讲着挽救西方衰落的德国一样,都在对世界上的野人与赤佬们做着同样违反文明逻辑的事情。 
 
随着冷战结束,美国作为西方文明担当又进入了一个自信满满的小高潮。东闯西突,纵横江湖了不到十年,《从柏拉图到北约》的再版还没卖干净,西方文明担当的美国却又唱起了文明危机,西方衰落的调调。而今天唐大统领在波兰广场口吐莲花出来那“西方文明危机”六个华丽丽狂草大字,把它们转成宋体再把字写大了,原来无非就是一个“钱”字,一个“穷”字。
 
在这个新的一百年里,唐统领无论最后是变成了讲着德语的民选领袖,还是变成了意气风发的“今夜我们都是柏林人”,都无法遮掩那种充满着狭隘与残忍的陈旧文明论。真正能够拯救文明的,必定不会是那些忙着在狭小的空间里进行权利的游戏的文明担当们,必将是来自北境以北,大海之外的野人与赤佬。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