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经略评论 | 《战狼2》可以更火一些!

 《战狼2》可以更火一些!

方瑞
 
《战狼2》给人惊喜,也有显著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我们期待吴京在以后的创作中,突破自我,真正地将中国道路对世界的贡献展现出来,而不是满足于在好莱坞的审美体系中植入一个中国的英雄符号,不管这种植入是多么成功,它始终还是一种模仿。
 
战狼21.jpg
 
2017年7月份有两件事情值得庆祝,一是那名诅咒中国应被殖民三百年的炸药奖得主,在中旬黯然离世;二是由吴京执导并主演的《战狼2》在下旬毫无意外地“火”了。
 
火到什么地步呢?85小时票房破10亿大关,创造华语影史“破十亿”速度纪录;7月30日一天就拿下了3.57亿票房,创造华语影史单日票房最高纪录。
 
《战狼2》的故事并不复杂,非洲某国发生内战,我海军舰队迅速前往撤侨,吴京扮演的孤胆英雄冷锋深入交战区域,与叛军及其西方雇佣军势力激烈交锋,找到了加害其女友的大反派并成功复仇,最后高擎五星红旗带领着中国与非洲工人穿过交战地带,成功到达我使馆保护区。整片以无数细节展示了中国在非洲的巨大影响力与威望,而男主角在保护中国侨民的同时,也处处保护着他所遇到的非洲平民,不断为五星红旗增光添彩。
 
炸药奖得主离世时,笔者的微信朋友圈里一片蜡烛,个个好像都是标榜精神独立、思想自由的知识分子,幽怨神伤、含沙射影,这让笔者很诧异,究竟是各位对炸药奖得主“殖民三百年”的言论毫无了解,还是了解之后不以为耻反以为荣?现在,《战狼2》票房大火,终于让我们看到,热衷于“云上坟”或“云戴孝”的朋友圈、哀叹文艺病,在中国毕竟只是极少数,与这极少数病态“精英”相反,绝大数普通民众,期待并感受到的是一种充满安全感和自豪感的生活。 
 
战狼22.jpg
 
活着有时并不难,但自豪地活着却很不容易。自豪的基础是对自己生活方式的认同,且这种认同获得了他人的极大承认。但他人为什么非要承认你的生活方式是对的呢?承认有不同的动机,要么你做到了一些他人做不到的正确事情,要么你拥有他人所不具备的某些力量。
 
一个弱小的国家,也可能会在某方面做出很厉害的正确的事情,比如古巴的医疗系统,花小钱办大事,不仅很好地提升了本国公民的健康水平,还向外输出医生,比美国以及某些非要学习美国的国家不知道高到哪里去了,非常值得敬佩。但由于这个国家国力太弱,就没有多少人知道这回事。所以,要在全世界获得承认,还需要有能够引起别人重视的力量。以力量为基础,做出了非常令人敬佩的事情,那就更能获得承认。
 
《战狼2》的许多细节让我们同时看到了这两个维度。中国是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国家足够强大,所以非洲某国一发生内乱,我们就把军舰开过来了,即便是这一国家的叛军,也希望获得中国的承认,因此不敢对中国人开枪。但更重要的是,中国在非洲修桥、铺路,建设工厂,派遣医疗队对抗瘟疫,在这片土地上留下了许多烈士的墓碑,类似的许多事情,是那些殖民非洲的西方列强不屑做、也做不到的。当吴京在片中展现这些细节时,他给中国观众带来的,就是一种获得被尊敬和被承认的强烈感觉。 
 
这种受到尊重和承认的强烈感觉,是炸药奖得主与整日幽怨神伤的公知们无法提供的,他们多年来不厌其烦地论证:中国走的是错误的道路、偏离了人类文明的主流,不仅中国政府有问题,中国民众也有问题,甚至中国人种都有问题,所以中国一定要洗心革面,按照西方的标准自我改造,才能够被重新接纳到主流中来。有人称这样的论调为“逆向种族主义”。对此,《战狼2》以一简短镜头给予了痛快回应:大反派在倒下之前,以为自己势在必得,冷笑着说中国人永远是劣等民族,冷锋将其打倒后,干净利落地撂下一句:“那他妈的是以前!”无数网络影评都提到了这个镜头,可见其对观众的影响之大,正在于回击了某些谬种流传的自卑论调。
 
冷锋的回答释放出一个明确无疑的信号:中国人早已经摆脱了劣等民族的地位。这个回答很解气,不过却是有缺陷的,因为它仍然隐含地承认,这个世界是分高等民族和劣等民族的,只是中国人通过自己的努力,摆脱了劣等民族的地位,已经与西方列强平起平坐了,甚至在许多方面体现出更高的文明程度——比如说,美国一碰到该国内战就关闭了大使馆、扔下侨民不管,而中国仍坚持不懈地撤侨。 
 
中国与西方都有自己源生的划分文明等级的标准。在中国是古老的“夷夏之辨”,在西方则有所谓“文明的标准”(standard of civilization),二者都能划分出文明国家、半开化国家和野蛮族群。但是,中国在划分“夷夏”之后,又有“王者不治化外之民”的说法,推崇的是“但闻来学,未闻往教”。而近代的西方帝国主义和殖民主义,却将自己的对外侵略包装成为“传播文明”,那些抗拒被强加“文明”的人,被帝国主义者们宣布为人类的敌人,加以残酷镇压。
 
战狼23.jpg
 
在中国的“夷夏之辨”里,西方原来是“蛮夷”。但是,清朝屡败于西方,在甲午战争中更是败于“脱亚入欧”的日本,传统的“夷夏之辨”从此难以为继。“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社会达尔文主义随之涌入,西方“文明的标准”在中国日益流行。多少国人将过去的“夷夏观”颠倒过来,视西方为“夏”,而自为视“蛮夷”。这种颠倒的“夷夏观”,激励一些人奋力向上,改变中国的命运,但同时也让另外一些人心安理得地接受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所以炸药奖得主的“殖民三百年”言论一点都不新鲜,它反映出的正是19世纪以来,某些中国知识分子对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意识形态的持续内化。 
 
俄国的十月革命,产生了布尔什维克领导的新国家,并由此带动了中国与其他一系列国家的革命。二战以后,亚非拉地区一系列殖民地和半殖民地相继独立。新中国建立之后,更在国际主义精神指引下,以“独立自主,自力更生”的意志鼓舞自己,也鼓舞别人,意图与全世界受压迫者们一起,真正建立起一个联合国宪章中描绘的平等的新世界,并不惜以战争来保卫这一通往新世界的和平。正是在这种平等的理想下,新中国才成为了所有相信未来人们心中新世界的方向。1971年,正是这些来自曾经被侮辱与损害国家的人民们“将新中国抬进了联合国”。也正是在这一刻,被霸权主义不断侵占的联合国才真正为反霸权者们带来了希望。
 
这样的民族政策和国际主义路线,其前提就是否定优等民族和劣等民族的划分,承认每个民族都有自我发展的潜力。这是当时中国处理与亚非拉国家关系时所遵循的国际主义大逻辑。
 
坦赞铁路.jpg
中国援建坦赞铁路铺轨现场
 
70年代末,中国经历了一个大转变,以求利用西方主导的资本主义世界体系来发展自己,且所谓“开放”首先是要对西方国家的开放。所以,中国变得特别在乎是否得到西方国家的承认。而要寻求这样的承认,就迫切要了解西方的标准,并按照这个标准来改造自己。但西方冷战心态与政策的延续,却让我们总是感受到挥之不去的敌意,也产生了很深的沮丧感。 
 
这种沮丧感,如前所述,一直都产生着两方面的效果、两种路线:一方面是让实干的爱国者们憋了一口气,努力以更大的建设成就来证明中国的力量;另一方面,也产生了《河殇》,产生了炸药奖得主“殖民三百年”的高论,19世纪的帝国主义与殖民主义话语直接在新中国复活。此外,冷战结束之后美国建立起单级霸权,它使得美国的标准成为全球标准,中国知识界也难以自外于这一霸权和标准的射程。在这种的风气下,你作为一个中国人,不批判中国、拥护美国,就不配被称为有独立的思想、自由的精神,你要敢讲什么制度自信、道路自信,那就是五毛,就是小粉红。
 
《战狼2》正是在新世纪中国国力大大增强的背景下,对于这种逆向种族主义风气的强烈反弹与全面席卷。它表明,我们走独立自主的道路,不仅达到国力强盛,足以对所有中国公民宣布:“当你在海外遭遇危险,不要放弃!请记住,在你身后,有一个强大的祖国!”而且我们在非洲大陆上做得比欧美列强更好,也赢得了非洲人民的尊敬。航母、导弹,对国民的执着保护、对非洲人民的全方位帮助,影片充沛流离地体现出“我们做得对、做得好”这一强烈认同,适应了今天观众们对于安全感与自豪感的日益强烈的感受,一举横扫19世纪以来幽怨哀叹、卑下自嘲的病态呻吟风气,反映着上升大国国民的勃勃思想生机。所以它在今天当然能毫无意外地火了。尽管,它本来还可以更进一步,将民族优劣论这一西方标准扔进历史的垃圾堆,而重新举起国际主义与平等主义这杆大旗。
 
对此,就需要提及《战狼2》的另一个缺陷。影片学习和消化了好莱坞的美国英雄叙事,打造出了一个强大的中国英雄的形象,这是吴京巨大的成功。然而这个成功同时意味着:它只是在好莱坞的审美体系内,植入了一个中国英雄的符号,但并没有改变这个体系本身。好莱坞的审美体系没有经过20世纪革命的洗礼,它不断表现美国的孤胆英雄捍卫正义、拯救世界,而不会强调其他国家与民族的主体性,因此,它不可能理解和表现20世纪革命中的国际主义。中国与非洲的密切交往本因20世纪革命而起,在革命退潮之后,国际主义的主题仍不绝如缕。不理解20世纪革命中的国际主义,就无法充分地展现中非交往的深层次精神纽带。 
 
战狼24.jpg
 
那么这种国际主义的关键是什么呢?那就是坚持将弱小的国家与民族视为劳动与战斗的主体,而非被支配的客体。中国并不是要居高临下地拯救谁,而是以自我解放的经验,激发其他弱小民族的主体性,从而走出一条适合自己的独立自主的道路来。 
 
在《战狼2》里,非洲人民要么像野兽一样互相杀戮,要么是在战火和瘟疫中悲惨地等待拯救,要么只是提供一些调节气氛的花絮舞蹈,他们只是被动的被观察者、被消费者,因为在他们的等待与无助之上,投射着观众的优越感与欲望。在《人民的名义》中扮演“达康书记”的吴刚在这个剧中扮演了中资工厂的保安,他跟冷锋吐槽非洲时说:非洲很好,吃得好、风景好、妞儿嘚!非洲人民的苦难,只是我们实现自我优越感而需要消费的背景和质料,所以这苦难与我们相隔膜,向观众兜售的是吃得好、玩得好、妞儿好!
 
片中的中国英雄冷锋拯救了很多人,但他并没有像20世纪的中国革命者一样,告诉当地人如何克服种种精神胜利法,自我组织起来,改变自己的命运。我们这些花钱买了票的观众,在电影院以观众的视角看非洲经历的瘟疫战乱饥荒,这跟一百年前西方所谓的“友好人士”看当时的中国的视角,又有什么不同呢?我们可以很同情,并从同情中获得了某种优越感。但是,只要对照一下一百年前中国自身的境遇,我们这种优越感,并无高贵可言。
 
当然,一个讲撤侨的影片,很难承载这么重的精神内涵。但是,完全可以在片里很容易地增加一些新的元素,例如让工厂的非洲保安最后在主人公的带领之下一起打败了反派,而非始终只出现在背景中,借以说明一个道理:最大的拯救,是教人如何组织起来,团结起来,自我拯救。同时,要节制对他人苦难的消费。己所不欲,勿施于人。
 
总之,《战狼2》给人惊喜,也有显著的缺陷,但是,瑕不掩瑜。我们期待吴京在以后的创作中,突破自我,真正地将中国道路对世界的贡献展现出来,而不是满足于在好莱坞的审美体系中植入一个中国的英雄符号,不管这种植入是多么成功,它始终还是一种模仿。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