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经略评论 > 经略时评

经略评论 | 汉堡G20抗议者们究竟想要什么?


G20德国峰会.jpg
 
汉堡G20抗议者们究竟想要什么?
文/吴双
经略研究院研究助理
 
摘要
中国媒体报道聚焦于抗议中的冲突和骚乱,屏幕上到处是警察与示威者的对峙,以及多少警察受伤,多少示威者被捕的消息。然而,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些抗议者到底想要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探究的一个问题。
 
汉堡G20峰会抗议1.jpg
 
7月8日,汉堡G20峰会在抗议者的示威声中落下帷幕。
 
中国媒体报道聚焦于抗议中的冲突和骚乱,屏幕上到处是警察与示威者的对峙,以及多少警察受伤,多少示威者被捕的消息。然而,世上没有无缘无故的爱,也没有无缘无故的恨,这些抗议者到底想要什么?这是值得我们探究的一个问题。 
 
目前的欧洲给人一种“右翼民粹势力强势崛起”的印象,但这次抗议运动,主力却是各路左翼组织。抗议者们事先建立了若干网站,发布宣言、行动的时间地点、宣传材料等,并募集捐款。网站Call – G20 Demo就是其中之一。该网站列出了签字响应7月8日大游行号召的个人、团体和组织。在174个团体和组织中,可以看到共产党与社会主义政党、工人组织、学生组织、环保团体以及女权、动物保护等等形形色色的左翼势力。 
 
事实上,欧洲左翼力量是有抗议G20、G7、G8之类峰会的“斗争”传统的。网站G20 Welcome to Hell上的一篇题为《阻塞、破坏、拆除》(BLOCKIEREN – SABOTIEREN – DEMONTIEREN)的行动宣言回顾了自上世纪90年代到21世纪,左翼分子们转战西雅图、热那亚、哥德堡、布拉格、斯特拉斯堡、罗斯托克、雅典、哥本哈根、巴黎、海利根达姆、米兰、文德兰、法兰克福等城市,坚持抗议“资本主义核心国家”(der kapitalistischen Kernländer)首脑聚会的光荣“斗争”历史。据该文章所说,他们的抗议曾一度迫使G7、G8峰会从大城市转移到偏僻的豪华酒店,以避开抗议运动。回忆过去,自然是为了塑造彼此之间的认同,增强并肩战斗的凝聚力。
 
在众多抗议组织针对此次汉堡峰会发布的宣传材料中,前述《阻塞、破坏、拆除》提供的论述相对比较系统,对当代国际体系的弊病及其根源都有一整套认知。在该文看来,2008年金融危机以后,全球的资本主义政权都经历了一个衰变和转向的过程。由于金融危机的冲击,东亚、北美、欧洲之间的自由贸易陷于停滞,原有的WTO框架下的各个自由贸易协定也被抛弃,统一的全球大市场实际上解体了。世界经济增长率遭到腰斩,包括第一世界国家、商品出口大国在内的所有国家都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但只有少数国家的应对策略取得成功,比如美国、中国、德国、荷兰、瑞典等,这些国家通过CETA、TTIP等贸易协议将已取得的成果固定下来。其他国家则被迫采取保护主义、货币贬值等手段增加出口,由此导致贸易战争。文章认为,这意味着资产阶级政权体系内部出现了分裂。而广大亚非拉贫穷国家的处境则更糟糕,它们根本无力保护自己的经济,结果导致大规模社会解体和动荡、骚乱,甚至长期内战。而西方不再通过直接军事干预重建秩序,而是让该地区势力自己摆平动荡。于是,世界资本主义逐渐发展成“封闭资本主义”(Gated Capitalism):只关心少数继续增长的经济孤岛,而用篱笆和栅栏把那些贫穷的、陷入困境的经济体挡在外面。
 
资本主义核心国家之间的竞争加剧,导致它们更加倾向于使用军事手段。文章认为,战争本来就是资本主义进行危机管理的重要手段。冷战期间,两大集团暂时克制住直接战争的冲动,主要在亚非拉打代理人战争。但苏联解体之后,新自由主义秩序崛起,强烈要求开辟销售市场、争夺资源。为了保卫自己的势力范围和经济利益,资本主义核心国家越来越多地诉诸军事手段。几乎所有G20国家都直接间接涉及目前的某些武装冲突。叙利亚战争,就是资本主义战争逻辑的完美体现。阿拉伯之春以后,俄国在中东的影响力日益萎缩,因此必须保住自己在叙利亚乃至整个中东的影响力。对美国和欧盟来说,掺和叙利亚战争一方面是镇压伊斯兰极端运动所需,另一方面则是为了保持自己在中东的权力基础,并遏制俄国。地区性力量土耳其参与叙利亚内战,则是为了镇压库尔德人以及国内外的伊斯兰与世俗反对者,满足自己的地区政治诉求。与之相比,叙利亚人民的死活则根本无关紧要。
 
汉堡G20峰会抗议2.jpg
 
另一方面,自从1970年代中期以来,战后社会化的资本主义模式(das kapitalistische Vergesellschaftungsmodell)遭遇危机,主张去监管、私有化的新自由主义模式开始兴起。而新自由主义的推行离不开战争,包括低烈度冲突,内战,公开的军事干预等,因为需要保护销售市场和资源。攻打南斯拉夫、肢解苏联,以及非洲大陆上的各种冲突,都争夺销售市场和资源的必然结果。不同形式的军事化政策的共同点是,摧毁那些敌视新自由主义的社会和经济体。而这种破坏稳定的策略(die Destabilisierungsstrategien)导致各地对抗西方的新自由主义政治、经济扩张的反向运动(reaktionären Gegenbewegungen)。伊斯兰恐怖主义就是对资本主义核心国家扩展的反应。而外部的军事化,也导致内部的军事化,即通过压制手段、军事化方式解决社会经济问题变得越来越稀松平常。换言之,贫富差距拉大等社会经济问题引起的骚动,不再通过充分就业和经济繁荣的承诺,而直接通过压制、控制来解决。
 
在该文看来,资本主义体系正在发生战略重组。经济危机导致全球共同市场解体,这又导致资本主义核心国家之间对抗的加剧,以及各种形式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威权主义在欧盟、美国、亚洲兴起,经济上采取保护主义,同时要求关闭边境,阻止移民进入。也因此,这种民粹主义转向同时带有浓厚的种族主义色彩。战争、竞争、剥削政策越来越盛行,相反,和平、人权、经济公正、负责任地使用自然资源则不符合资本主义剥削的利益。尽管G20将作出一系列影响深远的重大决定,但它并不是全人类多数代表的会议,而是资产阶级政权、威权国家、好战的军事集团等统治者的聚会,他们的目标是促进全球剥削(die globale Ausbeutung)。因此,G20峰会不但无助于解决问题,反而致力于维护当今这个导致大量武装冲突、贫困、无数难民流离失所的世界秩序。
 
汉堡G20峰会抗议3.jpg
 
在这一视角下,峰会在汉堡召开便具有独特的意义,因为汉堡是德国这个资本主义核心国家“通向世界的门户”(Gate to the World/Tor zur Welt),是整个资本主义体系的供应链(the chain of logistics)的枢纽和心脏。在一篇题为《摧毁供应链,瘫痪汉堡港》(BLAST THE CHAIN. BRING THE HARBOR TO A HALT.)的行动号召中,抗议者们认为,商品的快速分销(the distribution of commodities)是当代资本主义实现剩余价值的关键,资本主义为了实现利润最大化,需要完善的供应链条将商品快速送达指定的目的地。制造与分销之间的协调一致是整个资本主义体系顺畅运转的关键。在这个意义上,供应链对当代资本主义中的意义,堪比工厂对早期资本主义的意义,供应链就是21世纪的工厂。因此,要撼动资本主义秩序,就必须直击它的心脏,从而干扰资本主义体系的运作。
 
另一方面,在资本主义秩序下,商品可以自由流动,但人员的流动却是有条件的、受控制的。当今资本主义秩序并不绝对阻止人的流动,但首先将人定义为劳动力(human labour)并引导、控制其流动。只有一部分拥有知识和技能、能够创造剩余价值的劳动力可以合法、自由地流动,但更多的普通劳动者就未必了。也因为如此,对全球化精英来说,流动只是一张机票的事,但普通劳动者却缺乏自由流动的自由。抗议者认为,阻塞、瘫痪汉堡港,可以让政客们尝尝普通劳动者那种被束缚在一地,无法自由流动的滋味。
 
这一派左翼力量的叙事带有明显的马克思主义色彩。事实上,他们也确实自视不同于其他抗议者。他们认为,与资产阶级反对派(bürgerlichen Opposition)不同,他们并不打算提出任何让统治阶级(den Herrschenden)得以维持资本主义体系存活的替代方案,而是要与全世界所有解放力量(emanzipatorischen Kräften)一道,决定合适的政治行动。在他们看来,右翼势力提出的封闭国境、阻止难民的策略,具有明显的局限性,这种策略只有在民族国家的视角下才是有意义的。在这种视角下,国内的贫富差距拉大、财富分配不均不是丑闻,保护难民反而成了丑闻。而在当今世界,民族国家越来越走上对外竞争、对内压制的错误道路,民族国家和资本主义已经无法为所有人提供更好的生活(a better life for all),因此,国家(State)、民族(Nation)、资本主义(Capitalism)、性别主义(Sexism)、种族主义(Racism)都应该被扫进历史的垃圾堆。由此,抗议者们组织了Global Solidarity Summit,探讨替代当今世界秩序的不同可能性。
 
汉堡G20峰会抗议4.jpg
 
与之相比,其他许多左翼抗议者并不从整体上否定现行世界秩序。事实上,在很多左翼抗议分子的宣传材料里,压根就没有对现行世界秩序的整体性、结构性分析,他们只是指出当今世界治理存在的诸多问题,并要求改进。乐施会德国分会的观点就非常典型。他们指出当今世界存在诸多问题,但他们没有把问题的根源归结于整个秩序的结构出了问题,而是我们的努力还不够。例如,当今世界各国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贫富差距拉大的情况,但乐施会德国分会给出的解决方案是要求各国打击跨国公司的逃税避税行为和避税天堂(Steueroasen)。又如,当今世界很多地方还存在严重的饥饿问题,但问题的根源是我们的努力和承诺还不够。美国政府已经提供了将近6400万美元的紧急援助,这很好,但还不够,还需要更多,德国以及其他G20大国都应该承担起责任。
 
按照上述叙事,金融危机以来世界秩序的转变似乎是19世纪世界秩序的某种回归:一堆帝国主义国家为了争夺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不惜大打出手;对内则奉行精英统治,排除、压制平民参政。不过,G20被他们界定为“资本主义政权”的俱乐部,但其内部的异质性实际上非常大。经济扩张首先要有强大的产业基础,这样才有足够强大的谋利冲动推动政治和军事扩张。但就俄国、土耳其的产业实力而言,很难说它们有什么动力为了争夺原料产地和销售市场等经济扩张而进行军事干预或策划代理人战争。不知是否是因为意识到这个难点,他们将自己重点批判对象限定为资本主义“核心”国家,德国、欧盟、美国。而他们对中国的处理,则存在诸多模糊之处,这同时也反应出了中国在当下国际体系中的定位尚存在诸多不确定性。
 
在很大程度上,这套左翼叙事面临的问题,反映出二战以后左翼运动的共同困境。传统的反资本主义运动建立在强大的工业经济以及由此而来的庞大的产业工人队伍的基础上。在西方工业繁盛的时代,大的工业城市周围形成了所谓的红色地带,即工会、共产党等等构建的无产阶级文化和认同地带。但随着西方世界去工业化和第三产业化,产业工人逐渐被兼职的、临时的和以转包合同等形式雇佣的劳动力取代,这些劳动力往往具有较高的流动性。由于丧失了过去那种庞大、集中、纪律性强的产业工人队伍,就很难组织起大规模的反资本主义运动。随着传统的工人阶级及其价值观的衰落,另一些更加碎片化的价值观伴随着碎片化的劳动群体兴起了,因而如何统合起这些在组织上和价值观上都各不相同群体,共同反抗资本主义,就成了所有左翼力量都必须面临的问题。
 
具体到此次抗议汉堡G20峰会的运动中,问题就是,你如何建构一套统一的叙事,统合起关心经济平等的共产主义/社会主义者、关心气候变化的环保分子、关心性别平等的女权主义者、关心LGBT、难民权利的人士以及动物保护主义者等等势力?简言之,在一个非常异质的社会基础上建构出某种普遍性,就是当代左翼运动面临的根本问题。
 
汉堡G20峰会抗议5.jpg
 
这次大规模抗议中的砸抢烧等失控局面颇遭人诟病。但这一点其实并不难理解。美国社会学家奥尔森分析过“集体行动的困境”,集体行动是需要有人付出组织成本的,但缺乏资源的底层人民集体行动的成本非常高,光是发起运动已经很不容易了,建立起严密的组织控制内部的极端分子、防止外部的投机分子趁机浑水摸鱼搞破坏、谋私利,则非常困难。换个角度看,既然底层人民宁愿克服高昂的集体行动成本也要发声,恰恰说明他们有一些非常强烈的诉求没有被听到,也说明现行体制对这部分诉求的回应性不足。如果只看打砸抢烧,不看运动的纲领和诉求,就会很容易忽视运动的诉求及其合理性以及现行体制的盲点和不足。
 
理解一个国际体系,既要看它的建制结构,又要看它的反抗运动,否则我们无法理解这个体系存在的内部矛盾以及推动它演变的动力机制。这样当国际体系发生突变的时候,我们可能就会陷入惶惑。在此意义上,越过“打砸抢烧”,关心欧洲左翼势力的诉求,无疑是必要的。按照欧洲左翼的说法,全世界的统治者们已经联合起来了,全世界的人民呢?
 
汉堡G20峰会抗议6.jpg
 
【参考链接】
http://g20-demo.de/en/groups-and-organisations/
https://g20tohell.blackblogs.org/g20-welcome-to-hell/de/
https://shutdown-hamburg.org/index.php/aufrufe/langaufruf-von-ums-ganze/?lang=en
https://www.oxfam.de/ueber-uns/aktuelles/2017-07-10-g20-beschluesse-helfen-menschen-armut-kaum#Hungerkrisen
http://solidarity-summit.org/en/global-solidarity-summit/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