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各期刊物 > 《战略动态简报》 > 总第48期(2013年1月下)

深圳所谓“土地创新”若推广恐酿巨大危机

链接:http://finance.sina.com.cn/china/dfjj/20130118/125514331787.shtml

118日,深圳市人民政府今日午间召开新闻发布会,宣布深圳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实际占用的符合城市规划的产业用地,在理清土地经济利益关系,完成青苗、建筑物及附着物的清理、补偿和拆除后,可申请以挂牌方式公开出()让土地使用权。按照深圳市文件规划,深圳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合法工业用地放开入市,可以用两种收益分配方式供选择,第一种方式是所得收益50%纳入市国土基金,50%归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第二种方式是所得收益70%纳入市国土基金,30%归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并可持有不超过20%的物业用于产业配套

【点评】所谓“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主要是社区股份合作公司(按规定集体占51%,个人占49%股份),手头仍掌握相当多的未完成国有化手续的土地。因此从性质上说,这些土地仍然属于集体土地,并未国有化。本次制度“创新”通过一次性交易,将未完成国有化的土地整体转成国有,但“投资者获得土地,政府获得土地财政收入”,这一模式走的仍然是“圈地”路线:先拆解村集体,成立社区股份合作公司,然后通过此类交易而非正式的土地征用手续,将原属于村集体的土地一次转换成国有土地。深圳土地供应紧张,这样做或许有自身的合理性,但这种做法一旦在全国推广,全国范围内“圈地运动”的阀门就会重新开启。在政府的土地财政饥渴与投资者的土地资本化饥渴驱动下,双方合力瓦解既存的村集体,通过政府控制的社区股份合作公司将集体土地转让出去。如此可以免去繁琐的土地征收程序,免去政府或企业需支付的巨额补偿。在这场资本盛筵中,失去了村社集体庇护的个体农民,必将成为受“饥饿法则”支配的劳动力商品。资本的逻辑是拔一毛利天下而不为,以土地市场化为目的的资本下乡,地方政府对土地财政的病态依赖,以及中央政府将房地产作为支柱产业的决策失误,如再不加以纠正,必将推动一场极可能逆转历史车轮的再封建化过程。(纪武,湛卢)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