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各期刊物 > 《经略》网刊 > 2013年2月号 (总第24期)

靳鹏: 妥协中的危机——简述1912年三届内阁

 

1912年随着清帝逊位与南北议和成功,一个全国性新政府如何组建,提上了日程。一个妥协而成的新政府的组建,势必要容纳各方力量。

在这一新政府中,总统之位,毫无疑问同盟会已经交给了袁世凯。同盟会的办法,是通过内阁限制袁氏之权。那么人事的中心,势必集中在了内阁总理与国务员(总长)之上。对于这个通过各方力量妥协而成的新共和国来说,从内阁总理到各部部长名单的出台,如同难产。

对于内阁总理一职,同盟会坚持需由同盟会会员出任。袁世凯不允,经过权衡利弊,袁世凯提出由南北议和之际的北方代表唐绍仪出任内阁。

唐绍仪(18621938),汉族,又名绍怡,字少川,186212日生于广东珠海唐家镇唐家村。自幼到上海读书,1874年官派留学美国哥伦比亚大学。1881年,唐绍仪应召回国,入天津水师附设的洋务学堂读书。1885年,唐赴天津税务衙门任职,后又被派往朝鲜办理税务,成为清政府驻朝鲜大臣袁世凯的书记官。唐绍仪办理外交,才思敏捷,训练有素,袁视之为左右手。

1904年,唐绍仪以清政府议藏约全权大臣身分,先后两次与英国办理交涉,签订《续订藏印条约》,使英国确认中国对西藏领土主权。武昌起义后,充当袁世凯内阁全权代表,唐绍仪赴上海,与民军全权代表伍廷芳举行议和谈判。

唐绍仪在沪期间,与同盟会领袖孙中山、黄兴等,建立了良好的私人关系。唐与孙为同乡,乡音倾盖,一见如故,握手称中山,颇似故交。更为有意思的是,唐绍仪为清廷代表,却心向共和。和谈之际,唐曾谓伍廷芳,“我共和思想尚早于君,我在美国留学,素受共和思想故也”,唐并称其留美之时,即醉心于美利坚之平民政治,后来益悟其共和政体之有利于国计民生,更复倾倒不置。

唐给南方同盟会与立宪派以好感。南北斡旋毕,内阁总理难产之际,唐似乎是南北双方都能接受的人物。但同盟会仍坚持前议,需以同盟会成员出任总理。此时,立宪派官僚赵风昌提出了一个折衷的办法。赵认为,新内阁应为南北新旧两总统交替之桥梁,唐绍仪是双方都信任的人物,所以是合适的。只要唐绍仪加入同盟会,此一问题,就可以解决。孙黄遂接受赵凤昌的建议,欢迎唐绍仪加入同盟会。至此,内阁总理人选,总算尘埃落定。

323日,经参议院通过,袁世凯任命唐绍仪为总理。唐绍仪于325日到南京组阁。30日正式发表内阁人选。

唐绍仪内阁名单

职务

阁员

政治派别

备注

内阁总理

唐绍仪

同盟会

北洋旧人

外交总长

陆征祥

 

陆军总长

段祺瑞

北洋

 

海军总长

刘冠雄

北洋

 

财政总长

熊希龄

立宪派

(后共和党)

亲袁

司法总长

王宠惠

同盟会

 

教育总长

蔡元培

同盟会

 

农林总长

宋教仁

同盟会

 

工商总长

陈其美

同盟会

实际未到任

交通总长

唐绍仪

同盟会

兼任

内务总长

赵秉钧

北洋

 

唐绍仪内阁,同盟会席次占六,看起来是同盟会优势。但握有实权的陆军、海军、财政、内务四部门,掌握在袁世凯手中。而同盟会一方掌控的,不过农林、工商、司法与教育四部门。就权重分配来说,民国首届内阁的真正主导力量,已转向北洋一边。而人望颇高、同盟会二号人物的黄兴,并未入阁。同盟会原拟黄兴出任陆军总长,为袁所拒。袁世凯委任黄兴为南京留守,统帅南方各省陆军。此一职务,一因财政入不敷出,以黄兴之威望,收拾、遣散革命以来南方的各路军队,二,就同盟会来说,也不乏以南京留守,凝聚革命军事中坚力量的用意。

41日,孙中山宣布解除南京临时大总统职务。5日,参议院议决议临时政府北迁。

唐绍仪内阁,它首先是一个平衡各方的混合内阁,同时,它又是一个危机内阁。混合内阁已如上所述,它由平衡各方实力而成,而危机内阁,是由于唐内阁处国家新成立、百废待兴之时,军队问题、财政问题、外交承认问题、银行借款问题、府院权力问题、内阁党派冲突问题,环环相扣,交织而来,成为唐内阁的致病伤。任何一个矛盾的激化,都将使得唐内阁破产。唐绍仪受命于危急之际,首先撞上的,是军队与财政两项问题,这是外界注意较多的。辛亥革命之后,形成联省格局,各省都督,仅在政治上有一共和共识,而达成勉强统一而已,财政与人事,各省几乎各行其是,形势近乎分崩离析。而起于辛亥的南北两方军队数目,较之于清末规定军队之定额,又倍增,使得军费大涨,政府难以支持。

围绕唐绍仪内阁的首要问题,首先是财政问题。对于财政匮乏,至五月,就已经闹得不可开交。南京留守黄兴一再电报北京,称若再无军费,则南京有兵变危险。于此,筹款成唐内阁第一要务,52日,唐绍仪与英、美、德、法四国银行团议借款,银行团要求稽核用途,解散军队须由各国武官监督,为唐所拒绝,借款失败。此事引起财政总长熊希龄及四国银行团的攻击。

内阁借款问题,很快演变成党派之间的争论。总体来看,同盟会一派反对借款,而立宪派与袁世凯则认为借款为必须。双方在报纸上展开激烈争论,事态进一步扩大。先是财政总长熊希龄表态辞职,而后520日,唐绍仪提出辞职,为袁世凯所挽留。

借款为盟会一方所阻,那么财政问题的绣球,就抛给了同盟会一边。在抨击熊希龄浪潮中,南京留守黄兴数发通电,斥熊卖国让权,断送民国。黄随之提出的办法,是“国民捐”。黄兴以为,四万万人口,除一贫如洗无力捐助者外,以爱国热忱,踊跃输将,能救国危。他通电政、学、军、商、农、工各界,“国家者,吾人民之国家。与其将来殉债而致亡,无宁此时毁家而纾难。”国民捐运动,获得江苏、浙江与上海三省中军政学商界的一些相应,也收到了不错的成效,但总体来看,仍是杯水车薪,难济时危。随后,黄兴等制定国民捐规则,拟定以资产计算,除不满五百元之动产不动产捐额多少听国民自便外,其余均以累进法实行的章程,还规定了奖励办法:捐五百元以上者,发给铜牌;千元以上者,给予银牌;万元以上者,奖给金牌,等等。但参议院在审议“国民捐”议案时,未曾通过。非但立宪派不支持此一运动,黄兴在同盟会中获得的支持,也并不多。

至五月底,立宪派与同盟会两方面提出的挽救民国财政的方案,至此都已经破产。唐内阁从北迁至其内部分裂瓦解,前后不过一个月的时间。其他国家大政方针,根本不可能顺利进行。宋教仁较早注意到,财政问题至为关键,不过,他在这场唐内阁的财政风波中,似乎也没有良策。宋教仁对此一混合内阁的看法,总体颇为负面,“虽唐总理有提纲挈领之志,各部总长各有励精图治之心,而人自为战,互相掣肘,不复成有系统、有秩序之政见;加以党见纷歧,心意各别,欲图和衷共济,更所难得,夫如是而求其成立集权政府,建设统一国家,岂非缘木求鱼之类乎?”

唐内阁至6月,再也难以维系下去,“王芝祥督直事件”成了压倒唐内阁的最后一根稻草。

王芝祥是直隶通县人,曾任前清政府的广西布政使。辛亥革命时,因倾向革命被举为广西副都督。南京临时政府成立后,王任第二军军长兼本部髙级顾问。南北议和之后,都督由省议会公举。直隶代表谷钟秀、刘若曾等人考虑王芝祥有声望、又是直隶人,便向唐绍仪推荐王为直隶都督。对此一提案,因王为革命党人,同盟会当然深表赞同。唐向袁世凯提议之后,袁未表示反对。顺直议会(包括顺天府在内的直隶省议会)随后正式决议,推王为直隶都督。

随后,王芝祥进京呈请袁世凯任命,袁虚与委蛇。615日,袁未通过内阁副署,直接委任王芝祥为南方军宣慰使。这一举动,严重违背《临时约法》。唐绍仪不堪受辱,同一天即留下了一份请假报告,愤而出京,避居津门,再不愿出山。至此,唐内阁倒台。有意思的是,对于袁世凯的违宪行为,作为立法机关的参议院并未重视,立宪派议员坐山观虎斗,直当成看唐笑话,同盟会中的部分议员,也认为是唐与袁个人之争,并未给予支持。

纷纷扰扰的唐绍仪混合内阁,在京的时间,仅仅维系了不到两个月,就以失败告终。唐绍仪混合内阁的初衷,是为协调各方,最终受制于袁世凯与党争,难以成事,至于倒台。这一结果,对于民初的政治实践,提出了一个很大的命题。到底什么样的内阁,才能真正地集中权力,负起责任,并且不受各方面掣制?

对于民初政治状况来说,唐内阁的最终倒台,并不是各派力量愿意看到的。唐内阁倒台之后,重组过程势必异常困难。尽管如此,唐内阁还是在激烈的冲突中迅速倒台了。

混合内阁难以成事,也由于与唐绍仪的冲突,袁世凯不愿再以同盟会出面组阁。六月底,袁世凯的授意陆征祥组成“超然总理混合内阁”。所谓“超然总理混合内阁”,是指内阁总理无党派归属,而阁员取自民初党派。陆征祥本人为清末民初外交人才,长年在外办理外交事务,确无党派,在政治上也无明显的倾向。但实际上,陆对袁世凯来说不过是提线木偶。倾向于政府的共和党,对于此一提议,初表赞成。占参议院25席统一共和党,也倾向于赞成。同盟会则对陆出任内阁总理,模棱两可,唯独反对同盟会员再入内阁。参议院选举遂以7410票,通过陆征祥为总理。

但陆内阁在阁员名单上,却出了问题。陆秉承袁世凯之旨意,提名同盟会员孙毓筠、胡瑛、沈秉堃,打算委任以教育、农林和工商总长。这一提名,遭到同盟会激烈反对,宋教仁甚至斥责此提议为逼奸政策。同盟会试图沟通袁世凯改换名单,但袁仅改胡瑛为王人文。

参议院一方,共和党本赞成陆内阁提名,并许统一共和党以阁员之位。同盟会激烈反对。按照这一局面,陆征祥内阁获参议院通过,本来大有希望。

718日,陆征祥往参议院演说大政方针并阁员名单。陆为上海人,吴侬软语,其演讲极难听懂,且中间有开菜单等数语,令参议院全不解其意。甚至连部分共和党人,也认为陆的演讲,“言词猥琐”,不堪重任。统一共和党一方,因陆内阁名单中,并无该党党员,本已经极度不满,遂与同盟会一方一起反对陆内阁。结果,袁所提六阁员,一律被否决。

自唐绍仪挂冠而去,此时已近一月,而国家陷入无政府状态。参议院此次否决,引起袁世凯极度不满。北洋集团秉承袁世凯之旨意,以军人通电全国,谓参议院轻率而为。而舆论方面,对于此次倒阁,也并不同情。

袁世凯遂乘势于7 23 向参议院提出二次阁员补充名单:财政周学熙,司法许世英,教育范源濂,农林陈振先,交通朱启钤,工商蒋作宾。阁员名单,终为参议院通过,但陆征祥经历此次风潮,却已无心政治,遂效唐绍仪,以治病为名,挂冠而去。

陆征祥组阁近一个月,仍以失败告终。民初的第二个内阁,——“超然总理混合内阁”,也行不通。

平衡无法维系,怎么办?

19128下旬,孙中山、黄兴北上,再次与袁世凯磋商内阁问题。最终推出了“政党内阁”——赵秉钧内阁。

 

国务总理  赵秉钧(国民党)

外交总长  梁如浩(国民党)

内务总长  赵秉钧(国民党)

财政总长  周学熙(无党)

海军总长  刘冠雄(无党)

陆军总长  段祺瑞(无党)

教育总长  范源濂(无党)

司法总长  许世英(国民党)

农林总长  陈振先(国民党)

工商总长  刘揆一(国民党)

交通总长  朱启钤(无党)

 

1912年,内阁人事问题,在这样的情势中结束:

赵秉钧以北洋旧人入国民党,但不过是入党而已。陆海两军总长因军人禁入政党命令,未有入国民党。财政周学熙、交通朱启铃属前清官僚,坚持不入党。范源镰在宣告脱离共和党,但不入国民党。

这份看似完全“政党内阁”的名单,表面上是国民党大胜,而实质上军政财大权,仍在北洋之手。1912年年底,国民党中走议会制路线宋教仁一派,力图在新的选举中获胜,用“完全国民党内阁”夺取行政权,架空北洋系。

1912年三次艰难的组阁,是1913年政治斗争序幕的开始,当然,这些斗争还是集中在了国会与内阁领域。但从这一态势来看,即将来临的1913,围绕内阁与国会问题,必定危机重重。一个小的变动,即可导致局势的破裂。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