经略网刊
首页 > 关于经略 > 经略学人 > 编委会 > 贾晋京

贾晋京:2013年,美国在逼近金融崩溃

 

  

  美国国会众议院近日通过短期调高国债上限的议案,允许美国财政部继续发行国债以维持联邦政府运营至5月19日,这是美国国会两党最近在一个月之内第二次推迟债务问题解决方案的达成时限。

 

  债务上限问题并非新问题,而是一直没得到解决的老问题。早在2011年5月,当美国逼近当时14.3万亿美元的债务上限时,就已经发生了严重的“债务上限危机”争吵。从2011年5月到2013年5月,美国国会两党已经打算为债务问题吵上起码两年。为什么他们不能干脆点,直接把债务上限提高到一个很高的水平或者干脆不封顶呢?

 

  这是因为两党争吵的核心是“收的税怎样才够还上欠的债”,如果他们不能达成解决方案,美国的信用评级可能会被下调,甚至发生金融崩溃。

 

  美元当前的主要发行机制是,美联储从财政部购买国债,财政部由此得到美元,再以财政支付形式把这些美元注入到社会进行流通。而美国财政部支付国债收益率的担保则是未来的税收。也就是说,美元的基础是美国国债,美国国债的基础是未来的税收。要增加美元供应量通常要增发国债,而增发国债就意味着未来要加税。

 

  金融危机爆发后,美联储先后于2008年11月、2010年11月启动了两轮“量化宽松”(QE)收购金融体系中的“有毒资产”,花掉了约2.6万亿美元,用光了当时的国债发行额度。所以2011年债务上限危机发生之后,美国面临的最大问题就是:继续增加美元供应量,就得在未来增加税收,然而加税空间却可以说已近极限。美国国会两党争吵的就是具体该向哪些人加税。

 

  不过,当前美国有3.15亿人口,只有1.15亿个全职工作岗位,依靠社会福利资助的人口则有1.27亿。而1.15亿全职工作人口也不是都可以被加税,因为其中有6100万人年工资低于2万美元。与之相比,据美国证交会前主席克里斯·考克斯计算,算上医保、社保和养老金的未来支出,美国的负债已超过86.8万亿美元。要还上这笔债务,靠给五六千万人加税,每人得多缴多少税?

 

  一年半以来美国之所以能过到现在,靠的是在不增加国债发行的情况下,卖出短期国债,置换成同等数量的长期国债。但在不增加新的国债发行量情况下,短期美债也终究会卖完,该措施是不可持续的。

 

  因此,目前两党每一次勉强提高债务上限,都是在下狠心决定“姑且提高一点未来税收”。但要大规模“印钞”,已经没有可能性了,因为大幅度加税的空间已不复存在。

 

  然而,却有一柄“达摩克利斯之剑”悬在美国头上,那就是前两轮“量化宽松”收购的那些“有毒资产”。这些烂账的存在形式大部分是类似债务担保凭证(CDO)这样的衍生品合约,期限一般是5年。上一次“有毒资产”爆发是2008年,迫使美联储当年“印钞”1.7万亿美元救市。如果2013年某月“有毒资产”合约到期出现高峰,而美国政府又无法“印钞”救市,那时金融崩溃就将可能发生。


                                                        

欢迎分享

回到开头

发表评论 | 阅读0条评论

欢迎真知灼见!